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章 君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cript>

    永嗔才冲出小楼,便见火起,心中警铃大作,几乎下意识地,立刻返身入楼,冲上楼去,隔着越来越浓的烟雾,正撞见柳无华攥着匕首冲前胸大开的太子哥哥扎下去。

    永嗔心胆欲裂,手上用力竟是从楼梯护栏上硬生生掰下一块木头来,挥臂用力将木块冲柳无华掷去。他危急之中纯粹靠本能反应,竟也准头惊人,那木块直飞过去。

    柳无华只听脑后风声大作,原还在犹豫不决,此刻咬牙便刺。

    永嗔掷出的木块后发先至。

    柳无华后脑先挨了一击,眼前一黑,握着的匕首便失了准头,直直扎入了太子永湛左臂。

    太子永湛闷哼一声。

    永嗔已疾奔而至,一脚踹开正软瘫下去的柳无华,眼见太子哥哥左臂伤处血水已然浸湿衣裳,当下却并不敢拔。眼见周围浓烟滚滚,小楼摇摇欲坠,外面已是喊杀声震天——护卫太子的士兵被柳无华带来的十余名侍从所阻拦,一时竟冲不进来。

    永嗔攥着太子哥哥胳膊,拖他沿着后窗一看,见楼后乃是滚滚江水,当即踢穿窗户,负起太子哥哥,便要纵身跳下。

    “带上、柳无华……”太子永湛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疼痛,黄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不断地沁出来,沿着面颊而下,滚落入领口。

    永嗔不理,探出一半身子,这便要跳;忽觉一股向后的力拉住了他。他侧头一望,却是太子哥哥伸臂死死撑在窗户两侧。

    “带上他……”太子永湛的声音低微,语气却坚决。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永嗔暴怒。

    “带上他。”太子永湛强忍着剧痛,半趴在永嗔肩头的脸色开始泛黄,眼神却是始终如一的认真;仿佛此刻那铁石般坚硬撑住窗户的并不是他的手臂,仿佛那滴滴答答顺着窗沿滑下去的血不是从他身上滴落。

    永嗔胸膛剧烈起伏着,显然在爆发的边缘,浓烟越来越呛,让他几乎看不清近在眼前的这人。

    “我他妈真的是……”永嗔冒着浓烟退回门口,拽死狗一般拖着昏过去的柳无华,拖到窗边用腿顶着他胸膛,要直接把他翻入了滔滔江水——却又是太子永湛横过完好的右臂拉住了柳无华。

    永嗔无法,眼见火势越来越大,小楼坍塌就在眼前,当即便背着一个、拖着一个,纵身跳入了江水中。

    ***

    扬州北郊入城处,自梅花渡口以南,一望无边的密林沿着群山绵延起伏,蜿蜒的小路上,一辆青布罩的马车慢吞吞走着。赶车的有两位,扬鞭的那位看着满脸精神,全然一副快乐壮小伙的模样;另一边戴草帽的人就显得阴郁多了,下巴上还冒着青青的话茬,垂在车辕旁的两条腿,一挑裤腿卷到小腿肚,一条又没过了鞋面,不修边幅到了极点。

    “小少爷,您没尝过这扬州地界的黄泥螺吧?”小伙子扬鞭,却是半空中虚晃一枪,仍由着那老马慢吞吞走着,“嘿,扬州黄泥螺,那真是呱呱叫、别别跳!我这外号就这么来的,好吃!实惠!虽是个贱物,却比一般二般的牛羊肉还要美哩!小少爷,小少爷,您咋老阴着脸哩?放心吧,就里面那位受的伤,死不了……”

    这“死”字一出口,阴郁少年立马眼刀扫来,看他的目光就犹如看死人一般。

    “黄泥螺”立马噤声,心里嘀咕着,却老老实实只赶车了。

    那阴郁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永嗔。

    自昨日驿站起火,他背着太子哥哥跳入江水逃生,在水里浮沉了大半个时辰,几乎要脱力沉下去之际,这外号黄泥螺的小子才颠儿颠儿寻过来,自称是青帮的入门弟子,接了上头的任务,瞧着驿站起火情形不对就赶过来了。

    永嗔这一路上也与黄泥螺打过交道,不过都是书信往来。书信往来之时,这黄泥螺真是得力干将;见了真人,却是个时常不在调上的。要他准备的伤药全然带错了,勉强能用,却颇有些药不对症;还是永嗔自己向来随身携带的药物起了作用。

    马车里如今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死活永嗔都不关心的柳无华;另一个却是至今高烧未退的太子哥哥。

    想到此处,永嗔一阵心焦,声音沙哑道:“你守着外面。”掀开车帘,迈过躺在车板上的柳无华时狠狠踢了他小腿一脚,这才在太子哥哥面前蹲下身来,盯着他左臂上的半截匕首,不能下定决心拔刀。

    眼见昨日还含笑儒雅的太子哥哥,此刻躺在颠簸破旧的马车里,唇色发白,人事不知,衣衫上还残留着斑驳血迹,永嗔心中一酸,几乎滚下泪来。

    也许冥冥之中真有神明,在永嗔的注视下,太子永湛睫毛轻颤,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永嗔大为惊喜,竟不敢作声,怕声音太大又吵晕了太子哥哥。

    太子永湛悠悠转醒,却是强撑着坐起来,用右手从胸前摸出一个油纸包来,示意永嗔接过去,虚弱道:“让你的人,送给……父皇。”

    “好。”永嗔甚至没去理解这话的意思,就将油纸包接过来,慌乱道:“你且躺着,这些都不忙此刻说,先养好身子。你、你左臂中了匕首——别担心!等你略好点了,我给你□□,就是拔的那一下痛,忍过去就好了……”

    “我好着呢。”太子永湛笑起来,却是立刻便牵动伤处,痛得脸色大变,他清醒之时便不肯呻·吟出声,只假作咳嗽。

    永嗔哪里看不出来,却深知太子哥哥骨子里是极为要强的,只好顺着他的意思低头去看那油纸包。

    拆了那封的严严实实的油纸包,里面却是黄缎的奏本。

    这一日的水淹火侵,那奏本却是完好无损;打开来,只见题头第一句便是朱笔写就的:父皇亲启儿永湛……

    永嗔手上一颤,几乎捏不住那薄薄三页的奏本。

    一切似乎有了答案。

    当日他提议换车换路之时,太子哥哥拍在他肩头的手掌,意味深长的那句“跟父皇也如此说吗?再想想。”,入了扬州地界之后自己守在外面时太子哥哥房间里亮着的灯,出人意料而来的柳无华细思又在情理之中,包括眼前这一封——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写好的密奏。

    换车换路,是为了避开五皇子一系的暗箭,然而这话太子永湛如何能对景隆帝讲?分明下江南路上,五皇子一系还什么都没做,太子竟有疑兄弟之心!大逆不道的话,永嗔能顶着景隆帝无所谓的讲出来,太子永湛却不能。换车换路之事,永嗔自己但做无妨,多了太子永湛便不能!太子永湛非但不能自己主动换车换路,甚至还要管束住永湛也不换,如此才是正统之道。

    太子之所以为太子,就是因为名分注定的“正统”二字。

    因正统而得的位置,也会因不再正统而失去。

    不得不等五皇子一系先有暗箭伤人之举。

    然而真等五皇子伤人,谁又能预料结果如何呢?

    “只是,”永嗔颤声道:“你又何必……自污……”何必非选柳无华来做此事?岂不是平白惹人遐思,使物议纷纷扬扬,于自己名声有碍。

    太子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