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章 起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cript>

    却说永嗔这边,遵从太子哥哥的意思,仍是依照原定路线,大摇大摆一路南下,直到扬州都安然无虞。永嗔却丝毫没有放松,反倒随着队伍越是南下,神经愈发紧绷起来。他的紧张感是如此不加掩饰,以至于连苏淡墨都劝他。

    “郡王爷,您且宽心,如今太平盛世,皇家旗帜打出去——哪里有人敢逆天而为?您瞧瞧,您这两日半宿半宿地跟秦小将军在外面守着,熬得燕窝都发青了。咱家说句托大的话,咱家也是看着您长大的,都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更何况是那一位。”苏淡墨说着拂尘冲太子所居的房门一摆,“您在外头守着不睡,里面那位也且看着书不睡呢。”

    永嗔玩笑道:“倒不是我紧张,只是此地……”说着声音低了些,透出几分故弄玄虚的奥妙来。

    苏淡墨果然附耳过来,认真问道:“此地怎样?”

    永嗔一本正经道:“此地……有妖气!”

    “嗐……”苏淡墨遮着嘴‘喷’的一笑,“郡王爷您这儿跟咱家逗乐呢。”

    永嗔从驿站二楼望下去,冷笑道:“瞧着,妖气可不就来了么。”

    苏淡墨凑过去,悄悄望了一眼。

    只见宽广寂寥的官道上,有男子白马金鞍不疾不徐而来,在他身后一行跟了十几位青布短打扮的侍从疾奔跟随。

    俄而听得马蹄声越来越近,仿佛官道上的尘土都纷纷搅入了驿站中来。

    苏淡墨眯眼瞧了半响,叹道:“一晃眼,十数年就这么过去了。”

    永嗔只是冷笑,眼看着那男子奔到驿站跟前儿,被驿站兵丁拦下,不知出示了什么东西给那军官看,竟被径直放了进来。眼见着那男子进了驿站,入了驿站小楼,竟似极熟悉般沿着楼梯直奔上来,仿佛并没有看到永嗔与苏淡墨这两个大活人一般,直接跪倒在了太子永湛所在的北面房间门前。

    “吱呀”一声,房门从里面打开了,竟是太子永湛亲手来开门,又亲手扶那男子起身。

    永嗔忽然大步上前,一伸手拽住那男子胳膊,二话不说就将他双臂反剪按到了墙面上,无视太子哥哥惊怒的眼神,将来人上下一通翻捡,咧嘴笑道:“柳公子,对不住。本王西北呆了几年,下手没个轻重。您这好歹也是见一国储君,不查不验就近身了算怎么回事儿呢?倒不是我疑柳公子……”他言辞素来机敏,虽是咧着嘴,眼中却绝无笑意,“只是难保有歹意的人,把如意算盘打到柳公子身上,借着您使坏招。柳公子迷迷瞪瞪着了人家的道,岂不是白担了虚名?”

    柳无华给他死死压在墙面上,双臂几乎脱臼,一张清俊出尘的面容涨成了紫红色,强自压下喉间痛呼。

    “胡闹!”太子永湛皱眉,上前一步按住永嗔手臂令他放手。

    忽听得“叮当”一声脆响,却是永嗔将从柳无华怀中摸出来的匕首摔在了地上。

    “听到了没?太子说你胡闹!”永嗔咬牙冷笑,一手按着柳无华,脚尖一挑捏住那匕首,“柳无华,就这么闯进来见太子殿下——还怀揣着匕首,你胆子不小啊。”

    “永嗔。”太子永湛压低了嗓音,等他终于抬眼看来,这才向他伸出手去,示意他将匕首还来,又道:“是孤召他来的。”

    永嗔瞪着他,半响,败下阵来,将那匕首往他手心一摔,拽着柳无华往后一扯,撒手,扭头就下楼,冲到楼梯半截处,又仰脸怒道:“我当是作甚不肯改道而行,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旁人瞧着那琉璃杯,知道易碎珍稀要小心供着,偏那琉璃杯自个儿不晓得,偏要从柜子里跳出来跌个粉碎才痛快!”撂下这一句,气愤难抑,将那楼梯木板踩得吱呀作响,一路走出了太子永湛视野。

    “臣无状。”柳无华伏在地上,来时齐整的衣衫被永嗔扯了个七零八碎,看起来好不狼狈。

    太子永湛将那匕首递还给他,屈指示意他起身,淡声道:“委屈你了。勇郡王不知内情,还望勿怪。”

    忽听得楼下人鸣马嘶,众兵士嚷着“走水了!走水了!”,眼见着滚滚浓烟已从窗户涌进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