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夫妻一体团子遇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等到小心翼翼地又过了快三个月。苏黎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儿了:这怀孕都四个月过了,怎么这肚子还没鼓起来?

    这次苏黎说什么都要凤小稚说明真相。凤小稚看他也确实担心得人都要憔悴了,这才迫不得已叹息着说出了真相。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怕你知道了以后吓着……”凤小稚如此这般一通解释,苏黎直接就僵了!

    毛线?他在凤小稚肚子里播下的种,长成了一个——蛋?

    说起来这事儿也是谁都想不到。这孩子是在之前两人都还身怀凤凰血脉的时候怀上的,可是那时候也才一二十天,谁都不知道,凤小稚自己也不知道,就在神降日把自己的那份凤凰血脉给跟着蓝草心送上天了。

    那时候,小鸟蛋已经有了,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是**的生命,也不像苏黎那样是残余血脉,凤小稚舍弃自己的凤凰血脉竟然没怎么影响到它,它的血脉还在。

    所以,如今的情况就是:苏黎有后了——凤小稚肚子里怀着他的蛋!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但也绝对不唯一。至少,蓝草心一家三口,以及白夭矫、龙墨兰这一对儿,是从头到尾都知道的。不是谁的嘴巴大,而是这几个最亲近的人,瞒不过去啊!

    对于这颗鸟蛋的存在,蓝草心是毫无芥蒂地疼惜的,衣小虫是无可无不可地看待的。白夭矫和龙墨兰双双前来恭喜,但是苏黎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人始终紧紧牵着的手和眼睛里那侥幸清醒的神情,仿佛都在说“幸好幸好不是我们……”

    苏黎心里直咬牙,默默地诅咒这一白一黑俩蛟龙赶快怀个黑白花杂蛋——你们龙族也是蛋生的好吗?最起码我家凤凰蛋是纯种的!

    真正知道真相而又最兴奋的只有某糯米团子!而且团子大人抱着凤小稚的肚子的第一时间就毫无避讳地喊出了苏黎没有说出口的心声:“凤凰蛋!我喜欢小姨的凤凰蛋!白舅舅,快让舅妈也怀一个蛟龙蛋啊!快啊快啊!”

    让他赶快让龙墨兰怀孕,还大喊快啊快啊……这臭小子是在催他们当场表演?白夭矫一双眼睛顿时一眯,光芒闪了闪又笑了,蹲下去抱起团子大人亲切地道:“蛟龙蛋有什么好的?等舅舅和舅妈历劫化龙成功了,怀上的就是纯种的真龙龙蛋,那才是真正血脉纯正的——龙种哦!”

    以为他看不出来苏黎眼神里的怨念?切!这颗小凤凰蛋还不知道是哪个想下界的小仙一头冲进来历劫的呢,他和龙墨兰才不要在凡世间再费这份神。龙族繁衍不易,要繁育也要等到双双化龙之后,直接生出小龙来,才不让孩子还要辛苦修炼才能成龙!往后的日子,能照看着小蓝一家幸福地渡过今后的一生,已经够了。

    “可是,人家好想要一对龙凤福将啊……”糯米团子大人咬着手指含糊不清地低声自言自语,可惜声音太低太模糊,谁都没听清楚。反倒是明明离他还有几步远的他美丽妈咪秀美微微一蹙,若有若无地看了他一眼,却被丈夫悄无声息地搂住腰身递了个眼色,最终什么也没说。

    乐部的凤大堂主身体不好需要休养,半年多不再在帮会中出现。后来一直到蛋蛋被生出来,再被凤娘辛辛苦苦孵出个人模人样的小婴儿,凤大堂主其实是去养胎,苏某人终于有后了这件事才被放心地在整个帮会里公布出来。

    小丫头一出现就惊艳了众人,而知道小公主不是胎生而是卵生的这一骇人事实的,在帮会里只有她爹娘、她大姨和大姨夫四个人,这四个人不说,没有人会怀疑小公主“不是人”,从此天龙会又诞生了一段扭曲而美好的另类传奇。

    而同时,因为凤小稚因为这次孵蛋差点累没了命,苏黎心疼至极,坚决再也不要孩子。从此后真正只把一大一小两个鸟公主含在嘴里捧在手上,宠上了天。

    而从下一代天龙会的king开始,会中也新设了一个极其超脱而又极其重要的职位,就由古灵精怪却又技冠群雄的前任king的独生女儿担任,这个职位的名字就叫做——“凤”!

    ……

    婴儿苏小凤满百天庆贺的时候,4岁的团子大人自然也跟着父母到场庆贺。庆贺完了又在那里住了几天,一家人回程的途中,一家人第一次坐下来商议一个重要的问题。

    蓝草心温柔地搂着团子在腿上,平静却认真地对衣小虫说:“米?衣?威尔斯这个名字团子在国外可以用,但是在华夏不行。团子在华夏还是要有一个中文名字的。之前,是我们忽略了。我看,这次回去我们就去找师公,正式请师公给团子赐名,好不好?”

    既然是要起中文名字,就要讲究传统,而在这方面,有谁比终南子更底蕴深厚呢?前两个名字都起得太随意了,这次,要郑重一点才好。

    衣小虫默然。的确,团子在夫人肚子里的时候夫人就对他有了糯米团子这个**称,生下来以后又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外文名字,孩子不是在国内出生,也没想过在国内落户,竟然就忘记了给孩子起个中文名字!要不是这次苏黎和凤小稚的女儿在筵席上就宣布了大名“苏小凤”,团子的中文名问题到现在还被忽略着。

    不过……小名儿是夫人起的,外文名是儿子自己起的,好歹这一次该他这个父亲给起了吧?

    衣小虫深邃着一双黝黑的美目看着儿子不吭声,糯米团子身上一抖,眼睛眨了眨,鬼精灵地迅速领会了帅帅老爸的眼神含义,一扭头甜甜地搂上了蓝草心的脖子撒娇道:“妈咪!这一次让爸爸给我起名字好不好?团子想要爸爸妈妈没人给我一个能叫一辈子的名字作为礼物哦!”

    蓝草心搂着儿子秀眉一挑,明白了过来,娇嗔地看着衣小虫道:“你直接说不就好了?我还能看师公比你重了?”

    衣小虫赞许地跟儿子对了个眼神,含笑看向妻子:“我的确有这个心思,但你想的我也明白。师公道学渊源,而我长期生活在国外,其实对华夏文化还没有普通人懂。我也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蓝草心眼神里透出一丝疼惜,凑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丈夫的脸颊,温柔地道:“我起了个糯米团子的小名给儿子,儿子自己也不过是借着我起的小命又起了个米米,都有什么了不起的内涵渊源文化底蕴了?正因为我觉得自己起的名字一般,才想着让师公帮着把把关而已。也没说就不要听你的意见了。你也是的,什么时候都是独断专行的,每次遇上我的事,就千般顾忌万般考虑,不肯让我有一丝一毫的委屈。我们是夫妻,这么相处这么能行?你要是一直这么对我,反而让自己失去了本性,跟我在一起就不能自由自在,我还不如离……”

    “不许胡说!”衣小虫脸色一变,伸出手指按住了蓝草心的柔软红唇。

    蓝草心抓住他的手指,就势亲了一下,斜睇着他笑道:“这还像是我喜欢的那个衣小虫!”

    指尖上柔柔一吻像一簇小小的电流瞬息间流过衣小虫身体其它部位,衣小虫眼神一深,反手紧紧扣住蓝草心柔若无骨的小手:“哦?你喜欢?”

    就觉得自从重新相认之后,跟以前比起来,两人的相处里总是哪里缺了点什么。尤其是床第之间最为明显。蓝草心的身子小了几岁,甚至回到了处子之身,娇嫩无比,又没有了修为,衣小虫总是害怕自己修炼过巫武的身子伤到了她,每次都是极其小心,也不敢时间长,而且都是很长时间实在忍不住了才要一次。而蓝草心事中总显得隐忍,事后也从不主动要求,他越发觉得她害怕,更是忍着自己不去动她。可是如今听蓝草心这么说,难道是……

    衣小虫整个人噼噼啪啪地冒着看不见的火花,蓝草心脸儿也忍不住红了。团子大人叹息一声跳下老妈香软的怀抱:“商量好什么名字了,麻烦告诉我一声……”深知此时自己已经沦为电灯泡,还是去找又强又独又冷又帅的江零叔叔玩儿吧!

    还是那艘结婚时乘坐的游轮,还是那间曾经度过了洞房花烛夜的房间。甚至连喜庆红火的帐幔都布置得跟以前一模一样!

    蓝草心被衣小虫横抱在怀急冲冲地上了楼,红着脸只当他要立刻找房间做点什么,一落地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地惊呆了。

    “这是……我们那时的新房?你……是什么时候布置的?”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从离开总部上了船,一家人就住进了另外一间有着超大床和儿童设备的精致家庭舱房,一家三口睡在一起,她以为她的小小怀念他已经忘了,再加上他一直也不怎么显得很想要她在,也就没有好意思提起。却没想到……

    “喜欢吗?”关上门把所有人和事都隔离在两个人的婚房之外,红色的迷离暧昧的世界里只剩下他和她,衣小虫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低头吻过她的额头、鼻尖、脸颊和小巧精致的下巴,呼吸急促而又忍耐,“上船之前就布置好了,原本是想跟你再好好地……怕你害怕,也怕我在这里会控制不住伤了你,没敢说,只敢……实在忍不住想要你的时候,自己过来躺在婚床上解决一下……”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