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牵你小手,伴我一生(凤小稚VS苏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知道她心里有他,却从不敢想她竟然**他如此——她所恐惧的,是漫长生命中失去了他的日子!

    如果没有深**,又何惧失去?

    他骗她签下了几乎全世界的结婚契约,将她的整个人困在怀中方寸之地,占有她的全部,也燃烧自己的所有!当他与她共赴巅峰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在那一刻电闪雷鸣!这一生,牢笼新房中没日没夜的抵死缠绵是他永世不悔的记忆!整个身心畅快淋漓地感受着她对他同样的深情和渴望,醉生梦死在灵与欲交织的迷梦之中,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颠沛疯狂,只觉得哪怕让他之后立刻死了,他也能笑着阖眼了!

    然而真正尝过滋味之后,却是从此越发放不下。见不到她就想,见到她就更想,两个想不是同一个想,却同样让人魂牵梦萦、坐卧不宁。忽然就明白了圣经那本书最经典的一个设定: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取出来,变成了他的女人。

    世界上只有那一个特定的女人,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变成。只有把她的身体容纳在自己身体里,男人才能得到那独一无二的灵肉交融的真正满足感、完整感。别的女人,都不行!

    唯一的遗憾,就是无论实际上怎样拥有她,她却始终不肯接受哪怕一场最简单的婚礼,向哪怕最亲近的亲人宣告两人的关系。

    “快醒来……”有柔软馥郁的唇轻轻在他唇角摩挲,执着地将他从深沉的迷梦中拽醒。他心头混混沌沌地纠结不舍,游历在留下和走出之间。那段与她抵死缠绵的记忆让他愿意永世沉沦,可是梦魂外飘离着的呼唤和红唇也让他下意识地想要出去牢牢抓住……

    “我数三声,你再不醒来,我嫁给别人了哦!一,二……”

    一阵心慌让那迷醉的幽梦地动山摇,来不及再纠结不舍,他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撑起了沉重的眼皮,便看到了一张心心念念的无双笑靥,斜飞凤眸微挑,唇角还抓着一丝坏坏的笑:“好可惜!竟然真的醒了啊!我还以为我这下子终于可以嫁给别……”

    “不许!”嗓子哑哑地很痛,精神也很糟糕,可是他的眸子确实燃着明灯一样光华璀璨且燃烧着烫人的热度,一伸手按住她的头咬上了她刚刚持续挑逗他的唇瓣:“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

    凤小稚毫不反抗地笑着含着泪光任他亲吻,许久直到他到底刚醒来体力不济气喘吁吁地分开,她才反手托住他的脑袋看着他,幽幽地吐出让人惊异的字句:“貌似,真的是这样呢!”

    苏黎蓦地睁大眼:“什么?”

    凤小稚却不立刻回答他,而是轻啄了他的唇角一下转移了话题:“苏黎,我们举行婚礼吧!”

    苏黎立刻就把刚才的话题完完全全地抛去了爪哇国!他没听错?凤小稚同意跟他正式举行婚礼了?而且还是主动要求的?

    愣了那么千分之一秒之后,下一刻某个刚从自弃而死的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俊美男子回魂一样地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抱起伏在床前笑意盈盈的女子就冲了出去,一边疯子一样狂奔一边傻子一样大笑大喊:“我要结婚啦!哈哈哈……我要结婚啦!……”

    凤小稚难得在苏黎怀里羞红了脸——被这货零智商的反应给窘的!

    天龙会king大婚,会长大人和乐部堂主喜结良缘,婚礼盛况热闹空前。整个婚礼上苏黎都笑得很傻很傻,让新娘大人好几次实在忍不住给了他大大的白眼。但转过身去,却又偷偷地笑了。

    这样的大事,阿青和蓝草心自然是要带着孩子过来重点参与的。不但参与,而且因为关系的特殊性,这一家三口都承担了婚礼上极其重要的角色。

    老king好不容易搂着老婆来观礼,打死都不多干一把活儿,婚礼有人安排没人管,衣小虫怜悯苏黎已经欢喜傻了,又看在自己当年娶蓝草心,前前后后苏黎费了不少心的份儿上,默默地承担起了男方主要负责人的工作,把整个婚礼调度起来。

    蓝草心自然和茅无音作为新娘子的娘家人出现。为了壮声势,还把白夭矫、龙墨兰、青蓝七卫、龙鳞等人都算了进来。所有这些人自然是以蓝草心为主,因此整个婚礼上蓝草心也是在女方这边居中调度,需要把方方面面照顾得井井有条。

    就连糯米团子也在婚礼上承担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不用问了,自然是跟着新郎新娘走红地毯的花童咯!

    婚礼盛大也就意味着各种事务纷繁复杂。好在之前天龙会有过给衣小虫和蓝草心举办婚礼的经验,而且部众们各司其职、规矩严谨、训练有序,又有天部把整个婚礼早设计出了一整套无所不包的方案,因此整个婚礼虽说是暗地里轰动了全球,但其实半点儿纰漏也不会出。

    只在婚礼主要仪程结束,新郎新娘开始环球蜜月旅行之前,衣小虫单独跟苏黎有过一段谈话。

    此时的苏黎还在嗖嗖冒傻气的状态之中,嘴巴合也合不拢,明明英俊无比的一个黑暗世界老大,硬是笑得像个呆瓜。衣小虫这时候叫他有话说,他以为是因为之后他要替他暂代king的事务,衣小虫舍不得老婆要叮嘱他早点儿回来,于是一开口就笑呵呵地道:“阿青,你别开口!咱俩现在不但是兄弟可也是连襟了!不说帮会交给你管个十年八年的,好歹就算是为了蓝草心不怨你不疼小姨子,这个蜜月你总得给我管到底吧?”

    正式结婚了,小丫头这下没理由避孕什么的了。一个月的时间,努力些足够让她给他怀个娃儿了!最好刚开始几天就中标,这样出去的时候是一对新婚燕尔,等蜜月结束的时候回来可就是一家三口了!老婆怀孕了,他不得近身照顾?到时候衣小虫要是敢不给他把天龙会管下去,就是他苏黎乐意,心疼凤小稚的蓝草心也不会乐意啊!

    说是只让衣小虫暂时代管一个月,可苏黎早把主意打得圆满了,他太了解阿青了,这家伙狠心的时候比任何人都狠心,可是却是个完完全全的妻控。只要是蓝草心的意愿,咳嗽都不用一声,他一准儿早早儿地悄没声儿就给做好了,那叫一个毫不犹豫、万死不辞!

    衣小虫看着傻缺傻缺的自家好兄弟,脸色再冷淡还是忍不住从鼻孔里鄙夷了一声。要说他是妻控,这货就是典型的妻奴,太没出息了!

    半斤不笑八两,他今天也不是为这个找他来的。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如既往毫无寒暄地直奔主题:“凤小稚变了,你知道吗?”

    苏黎一愣,再笑起来就没有了刚刚的傻气:“你什么意思?”

    衣小虫看他一眼:“本来你没资格知道。不过我家蓝儿还是让我过来给你提个醒:凤小稚的凤凰血脉、你的凤凰血脉,都没了!从此以后你和你老婆都是平平常常的普通人,你最好保护好她!”

    苏黎的笑容停留在脸上,慢慢淡去,留一张前所未有严肃的脸:“阿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衣小虫负着手,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光影中,玉般的面颊毫不畏惧地朝着太阳的方向,语气平淡却傲然天下:“就是你听到的这个意思!凤小稚再涅槃就要圆满升天了,所以她抓住唯一的一次机会,在涅槃之后放弃了凤凰血脉,选择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嫁给你!她的凤凰血脉无效了,你身上的凤凰血脉自然也就随之无效了。所以蓝儿说,今后,要你保护好她!”

    苏黎晃了晃才站稳:“她放弃了……凤凰血脉?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血脉不是不能放弃的吗?她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是不是还为此付出了什么别的代价?”

    衣小虫深深看了他一眼:“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去问她!不过怎么做到的这件事,涉及到天界的事,奉劝你不要乱问,免得自取其祸!你只要记得蓝儿叮嘱你的话,就够了!”

    衣小虫离开之后,苏黎低声自语:“傻丫头,你竟然给我这样大的一个惊喜!是因为这样就不会面对孤独的后半生了吗?”喃喃自语着,眼中渐渐有了水光。眨眨眼散去眼中的泪意,久久才重新缓缓笑了出来:“你在考验我吗?看我这辈子能不能照顾好你,才肯许下今后的生生世世?小丫头,你给我等着!”

    不说苏黎从这天起怎样把妻奴这个词从宗旨到行动贯彻除了一个崭新的境界,单说那天衣小虫离开苏黎之后回到蓝草心身边,伸开双臂从身后抱住自家夫人细致柔韧的迷人腰身,下巴支在她的肩膀上,脸颊贴着脸颊,满脸的冷清不见,绝美面容上满满都是**意。

    “你交代我的事,已经办好了。苏黎果然是不知道的。看来正如你所料,凤小稚并没有告诉他。”说着正经事,比夫人更鲜艳的丰盈红唇却已经悄悄地开始在她白嫩的耳垂上磨蹭,身上的热度一点一点在升高。

    “唔……”他手段高超,又对她的身子无比熟悉,手上嘴上触动的都是她的敏感点,蓝草心身子一软,发出一声哼咛,刻意压制了一下才能勉强开口说话,“希望苏黎不会怪我!小稚不告诉他,应该也是觉得他有可能因为心疼她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