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87.我会努力,为了你(万更求首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空暗沉沉的,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细密的小雨。冷风裹挟湖面的寒气窜入室内,打着旋儿掀起了女孩儿的裙摆。

    “不,我不同意。”顾长歌慌乱的抓住她的手腕,“你……不可以……”

    他努力找寻挽回的借口,“你……你想过安安吗?他马上就该上学了,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你的事业不是刚刚起步吗,难道你想放弃?”

    “不然呢?”

    锦妍淡漠的盯着他,忽然侧过身子面向大堂中正在三三两两低声交谈的人群,“你能当着他们的面正大光明承认我的身份,承认你喜欢我,承认你要为了我和黎家解除婚约,承认你要娶我?!”

    仿佛被蜜蜂蛰了手心,顾长歌全身一颤,下意识松开了她。

    他……做不到。

    “不过如此而已。”毫不留情拂开他留恋的手指,锦妍平静的耸耸肩,“顾公子,好聚好散吧。”

    “不……”顾长歌反手抓住她的衣袖,“不要这样,妍妍,我求你……”

    “放手。”

    强硬的抽回衣袖,锦妍语声冷冽,“我的男友可以不高不富不帅,可以赚的少没工作,可以买不起房子买不起车,可以不会浪漫不送礼物不说情话,但是,至少——他不能让我随便弯腰。”

    “顾长歌,我很失望。”她低垂着脑袋慢慢整理自己褶皱的衣袖,“不过都是自己的选择,当初又没人逼着我喜欢你,这能怪谁呢?识人不清而已。”

    “妍妍……”顾长歌的声音又干又涩,“请给我时间,我保证……”

    “算了。”锦妍寡淡的摇摇头,“就这样吧,再见。”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褪去所有颜色,顾长歌呆立原地,女孩儿孤寒料峭的果决背影越来越远,越走越快,最终在大门处消失不见。

    而他,却连伸手挽留的勇气都欠缺。

    ——

    面无表情的淋着雨走出私房菜馆,一路拐出胡同后,锦妍直接打车去了机场,打算立刻返回横店。

    许是因为天气不好,上京的机场冷冷清清。安静的等在候机大厅里,她怔怔靠在椅子上,心底压抑的愤怒、委屈、无奈、羞耻,全都一点一点涌了上来。

    她一直很努力,努力演自己不喜欢的戏,照顾自己讨厌的小孩子,适应连自己都鄙弃的新身份。

    大家都说天道酬勤,可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是无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

    比如,恶意被人阻断的事业。

    比如,无望的爱情。

    为了让自己与对方更加般配,她拼了命的演戏学习,可这一切在此刻看来,却更像一场小丑的独角戏。

    因为一次意气用事的争风吃醋,她甚至要弓着身子舔着脸去求人家高抬贵手,放她一条活路。

    就像古代最低贱的奴才,央着主人赏口饭吃。

    ——凭什么?!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侮辱?!

    “喂。”

    胳膊忽然被人碰了碰,干净纯粹的少年声线在身边低低响起。

    锦妍愣了足足半分钟,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她身边坐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高挑少年。他的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低低的帽檐遮住上半张脸,线条完美的下巴又尖又俏,皮肤白得似乎能发光。

    她收拾表情,扯起嘴角,说话的时候才发现声音又哑又涩,“什么事?”

    “给你。”

    少年抬抬脸,伸手递来两张面纸。

    他的手指纤细修长,仿佛天生就该弹钢琴,带着一股赏心悦目的优雅矜持。

    锦妍盯着面纸愣了一瞬,下意识摸摸脸,一片冰凉。

    她居然不知不觉流了满脸泪水。

    “雨太大,你的妆被淋花了。”停顿一瞬。少年如此说道,口气颇为认真。

    让女士难堪是件失礼的事,他的本意是想帮锦妍解围开脱,表示自己没看到她在哭,她不用尴尬,可他编造的理由却实在太蹩脚——机场里哪来的雨?

    再说……锦妍也并没有化妆的习惯。

    看着少年背脊挺直嘴唇紧抿,整个人如临大敌的端正样子,锦妍忽然“噗”的一下笑起来,注意力分散,心中的委屈也消退不少。

    “谢谢。”她接过纸巾擦干眼泪,又从包里拿出镜子照了照,铺了点散粉,看得一旁的少年直撇嘴。

    女人可真善变,上一秒哭得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下一秒就能乐呵呵的补妆,仿佛接到了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他性格冷淡,本身不是爱管闲事的人。机场里空空荡荡,飞往S市的候机厅里更是只有她一个,他不可避免就多看了这个女孩儿两眼。

    她很美,就像柜子里精致易碎的陶瓷娃娃。暗淡的天光下,她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眼泪却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哒啪哒往下掉,哭得寂然无声。

    比他见过的任何一种哭泣都直击人心。

    于是,他鬼使神差的走过来,坐到她身边,编了一个连自己都唾弃的谎话——

    可真稀奇。

    18:23,锦妍和少年一前一后的登机。巧得很,两个人的座位正好相邻,锦妍靠窗,男孩儿就坐她身边。

    “好巧欸。”锦妍笑米米的和他打招呼,“你也去S市?”

    想去横店要先坐飞机到S市,然后转火车或者大巴,并不能直达。

    “S市?”

    男孩摘下耳机,低声喃喃,“S市啊……嗯。”

    他的语气有点茫然,如果不是锦妍提醒,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这班飞机在哪降落。

    锦妍眉梢微扬,不动声色的打量他几眼——这丫不会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吧?

    不过……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又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飞机在跑道上加速滑行后骤然起飞,在升空的一瞬间,锦妍忽然感觉胸腔一堵,刚刚在私房菜馆里喝过的干红干白伴随着还没消化的食物,咕噜噜地一齐上涌——

    “呕……”

    下意识捂住嘴,她侧过身体用手肘狠狠捅着身边的少年,示意他赶紧让开。

    “你干什么?”略显不耐的抬高帽檐,男孩儿偏过身子面对着她,“飞机平稳飞行之前不能随意……乱……动……”

    “哇!”

    他的话还没说完,实在忍不住的锦妍已经弯着身体稀里哗啦呕了起来。

    恰巧吐了他一身。

    无暇顾及他难看的脸色,锦妍虚弱的扶着座椅半靠着扶手,五脏六腑纠结翻滚,连胆汁都差点吐出来。

    从硬被灌下两杯酒开始,她就一直不太舒服,但先前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并没觉得难受。现在飞机起飞,身体一瞬间失重,酒气上涌,所有被忽略的不适通通冒了出来……

    十五分钟后。

    勉强收拾妥当的锦妍脸色惨白的坐在头等舱,整个人软趴趴的歪在靠椅上,看起来非常虚弱;在她对面,无辜被殃及的男孩儿冷冰冰直挺挺的盯着窗外,仿佛一尊散着冷气的大理石雕塑。

    他的衣服被吐得不成样子,锦妍抱歉得要命,可飞机上不卖换洗衣物,无奈之下她只能从自己的旅行袋里翻出一件嘻哈风T恤暂时救急。

    他非常高,目测至少一米八二,穿上T恤后还不伦不类露着一截精瘦的腰,引得过往空姐频频往这边抛媚眼。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病歪歪的撑着额头强打精神,锦妍一个劲的朝他道歉。自己不但吐了人家一身,就连从经济舱升到头等舱的钱也是这男孩儿刷的——她当时只顾着呕吐,压根没力气掏卡,等回复精神的时候,已经被空姐扶到这里坐着了。

    要不是现在身体虚弱,脸色惨淡实在红不起来,恐怕她此刻的双颊烫得都能煮鸡蛋了。

    男孩微微偏过头,眼神很冷。他似乎想说点刻薄埋怨的话,但动动嘴唇,纠结一瞬,最后出口的却是:“没关系,你身体好些了吗?”

    看着他别别扭扭的神色,锦妍弯起唇角,再次轻笑起来。

    他的鸭舌帽早就摘掉,暴露在日光下的五官线条精致,就像日式漫画中走出来的男主角,带着一股优雅的冷峻。

    ——家境优渥,教养良好,优雅,绅士。

    还有点叛逆的可爱。

    默默在心底给他贴着标签,锦妍微微颔首,“谢谢,我好多了。”顿了顿,她试探性的提议,“你是要去S市吗?来旅游?”

    眼见男孩儿沉吟着不说话,她放缓语气,“如果只是随便逛逛的话,我可以给你做个向导,你在S市的所有消费都由我来负责,千万不要客气。”

    毕竟,她给他添了这么大的麻烦,不补偿点什么的话,总是过意不去。

    男孩眉头微蹙,思考一瞬,忽然反问,“你打算去哪儿?”

    “我?”锦妍耸耸肩,“横店。我是演员,正要去拍戏,不过不是主角,而且只剩了最后一场戏,时间宽裕得很,你不用担心。”

    “演员,啊哈。”

    他意味不明的扯扯嘴角,似乎有点感兴趣,但看起来又像完全没兴趣。

    ——真是个纠结的熊孩子。

    “难得相遇,我也不能总是‘喂’‘喂’的叫你吧。”锦妍凑近上半身,以手托腮,“我叫许锦妍,你呢?”

    男孩儿顿了一瞬,“Alston。”

    “……啊哈。”锦妍唇角抽搐,后悔自己刚刚没和他说她的名字是Elizabeth,“你还是学生吧,高中?偷跑出来的?离家出走的话父母会担心的……OK,算了,当我没说。”

    尴尬的轻咳一声,锦妍暗道自己真是多管闲事。如果不是两个人的交集颇多,她也不会说这些不中听的规劝——结果,这死孩子连个敷衍的表情都欠奉。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Alston叫来空姐,亲手倒了一杯热水推给她,“抱歉,我刚才在思考事情,并不是有意轻忽你,请不要放在心上。”

    他站起来,微微欠着身把简易纸杯推过来,温和礼貌堪比顶级西餐厅中最优秀的侍应生,却又比他们多了一分莫名的优雅和尊贵。

    他的措辞一律是正式的书面用语,让与他闲聊的人也不自觉跟着拘谨起来。

    即便心底再不愿意,他对女士也很温柔,一不小心就会让女孩儿们有种自己被对方捧在手心的错觉。

    食指轻敲桌面,锦妍难得对Alston的家世产生了几分兴趣。

    今天意外的同学会上,她有幸见识了上京权贵圈的二代三代。虽然他们在接触陌生人时不会表露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骨子里的矜贵骄傲却还是会从各个细微的举动表现出来,一旦相处久了,必定让人心里不快。

    可Alston,却难得把尊贵与亲民融合得非常完美。他不会刻意展现自己的出挑,却会让人莫名生出距离感,意识到自己与他不可逾越的差距。

    与他相比,上京那些自诩不凡的权贵们更像是暴发户,礼仪气度流于表面,无法和真正的名门相提并论。

    Alston见她一直盯着水杯出神,还以为她不爱喝白开水,“你的肠胃需要休养,现在不宜喝果汁、咖啡和碳酸饮料,最好多喝温水养一养。”

    “谢谢。”思绪回笼,锦妍笑米米的喝掉了半杯水。温热的暖流顺着喉管一路流进胃部,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我不是未成年人。”在心里打定主意后,Alston难得多解释了一句,“我已经21岁,完全具有自主行动能力,敬请放心。”

    “……哦。”锦妍干巴巴的应了一句,——她放什么心?

    “你说你是演员?”Alston专注的盯着她,黑白分明的淡漠眼眸就像纯粹澄澈的稀世水晶,流光溢彩却毫无感情。

    “嗯。”锦妍暗道在现今这个微博猖狂的年代居然还有人不认识自己,“我叫许锦妍,十八线小演员,正在一部电影里饰演小配角。”

    只有三场戏份的女三,和小配角也差不多了。

    “嗯。”Alston点点头,“你刚刚给我带来了巨大麻烦,虽然我觉得这不算什么,但如果你不做点补偿,心里一定不安稳,是吧?”

    你真的觉得“这不算什么”……吗?

    锦妍的唇角微微抽搐——孩子,你那时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想做什么?”她有点警惕,“我可是良民,从来不干违法乱纪的事。”

    “我只是想看你演戏。”Alston的唇角弯开一个轻微的弧度,“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锦妍皱着眉头思考一会儿,“可以,但是你要听我指挥,不许自己行动。”

    毕竟,没有导演愿意让自己的剧组混进外人。安亚彬还算宽松,不少名导都要求全封闭式拍摄,拒绝媒体采访,相关演员连通告都不能接。

    “好。”Alston爽快地答应,“我看够了,自然会主动离开,你不用担心。”

    锦妍点点头,二人就此一拍即合。

    ——

    飞机于21:46在S市降落,锦妍与Alston走进市中心的酒店时,已经接近午夜了。

    在飞机上,当锦妍提议说他在S市的所有开支自己全包时,Alston不置可否,锦妍还当他默许了,结果两个人入住酒店开了两间单人房后,却仍是Alston刷的卡。

    倒不是锦妍掏卡慢,也不是她舍不得刷——明明两个人同时递出的卡,可不知为什么,前台小姐直接忽视了锦妍,在接过Alston的金卡时还冲他隐晦的嫣然一笑……

    难道,刷卡也要看脸?

    还是,他身上隐藏的王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