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87.我会努力,为了你(万更求首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藏的王霸之气直接碾压了病歪歪的自己?

    昏昏沉沉的拿着房卡与他一同走进电梯,锦妍懒洋洋的打个呵欠,头重脚轻,眼皮有些沉。

    额头上似乎烧着个火炉,滚烫滚烫的,她靠着电梯的铁壁,浑身一阵一阵的发凉。

    “你赶时间吗?”

    Alston突然出声询问。

    锦妍的眼前雾蒙蒙的,模模糊糊间,她看到男孩子正笔直的站在自己侧前方,薄唇微微抿着,目光专注的盯着一级级上跳的红色数字,认真得不可思议。

    脑子慢半拍的运转,她点点头,“嗯,我不赶……安导说六天内回去就行。”

    “那好,你明天后天大后天都在房间好好休息。”Alston顿了顿,“我第一次来S市,想要一个人好好逛逛,打算迟些再走。”

    “嗯,好。”

    简直求之不得。

    晕乎乎的刷卡进入房间,锦妍用脚踹上门后,跌跌撞撞一头扑向了大床,连药都没来得及吃,就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

    Alston带着客房部主管来敲锦妍的门时,已经是日落柳梢头的黄昏了。

    她错过了早饭,没吃午饭,到现在为止既没踏出房间,也没打电话叫过客房服务,不声不响的,十分让人担心。

    Alston其实并不想在S市游玩,但锦妍昨天的面色实在太差,她需要休息,因此他才说自己想要随便逛逛,就是想让她趁机给自己放个小假。

    结果,这家伙居然直接一病不起了。

    酒店客房部害怕客人在房间里发生意外,并没过多坚持就答应开门看看锦妍的情况。“嘀”的响声后,一群人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里面却轻悄悄的,仿似无人。

    客房部经理站在门口,他不方便随意窥探客人*,只能一个劲的盯着Alston求助。

    想到自己与许锦妍毕竟只是萍水相逢,Alston眉头微蹙,有点暗怪自己多管闲事。思考片刻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锦妍的电话,

    昨天分别前,他们互留了号码以便联系。

    电话拨通后,有手机铃声从房间里传出,证明锦妍的确是在里面。

    Alston转向一旁的女性客房服务员,“你进去看看她的情况,我不方便。”男女有别。

    女服务员愣了一下,点点头,走进房间。

    锦妍歪在床上,双颊有着两抹病态的嫣红,正沉沉的昏睡着,连衣服都还是昨天穿的,并没换过。

    女服务员又推又叫的,过了好半天,她才朦朦胧胧睁开眼睛。

    “嗯……”她微弱的哼哼一声,声音很是嘶哑,“你……”

    “小姐,您的身体还可以吗?”女服务员摸摸她的额头,小小惊呼一下,“您发烧了,最好马上去医院挂水。”

    “没事,发个烧而已。”

    沉沉睡了一大觉,锦妍觉得自己舒服多了。虽然仍然在发烧,但身体却不再那么沉重。

    她轻呼口气,撑着身子爬起来,脚下软软的就像踩着棉花,刚下床时,险些跌倒。

    慢腾腾的看到门口这么一大群人,她愣了一下,“你们……”

    “你没事就好。”Alston礼貌的朝她点点头,“快到晚饭时间了,要一起用餐吗?”

    客房部经理在旁边听得一阵无语,唇角直抽——敢情搞出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一起共进晚餐?!

    锦妍愣了一下,下意识看看外面的天色,慢半拍的点点头,“……啊,好。”

    她居然不知不觉睡了一天一夜!

    洗个澡又换了身柔软的棉布裙子,锦妍擦擦头发,吃过退烧药后,慢吞吞晃出了房间。

    Alston已经优雅的坐在三楼饭厅里,特地点了一碗黏稠的海鲜粥。

    “抱歉,让你担心了。”锦妍脸色很差,精神却不错,“今天出门了吗,喜欢S市吗?”

    “还可以。”Alston矜持的点点头,“博物馆很不错,难得有完好的新石器时期器皿,虽然玻璃柜里放的只是高仿。”

    锦妍默默吞了口粥。学术探讨什么的,她可一点都不喜欢。

    “我打算明天去科技馆,后天……”他思考一瞬,“去历史陈列馆吧。你好好休息。”

    “21岁,你应该在读大三吧?”锦妍扬眉,“你是……历史专业?”

    “不。”Alston的眉眼有些冷淡,“公共政治。”

    公共政治是国外的说法,国内一般叫做国际关系——他在外国读书?

    “这个时间应该在上学吧。”锦妍算算月份,“你们学校6月放假?”

    “上学期修够了学分,我又不想提前毕业。”Alston寡淡的扯扯嘴角,“至于这段时间……环游世界吧,反正以后很难再有机会。”

    环游世界……就去横店?

    锦妍翘起唇角,慢悠悠的“哦”了一声,“请放心,我会尽快好起来,然后认真带你‘环游世界’的。”

    她特意加重了“环游世界”四个字,Alston听出弦外之音,脸色有点僵硬。

    没错,他的确是无处可去,而且,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父亲找到逮回去……

    接下来的两天,两个人都只一起吃了晚餐,并没深入交流。第三天的早晨,由于细心调养,锦妍的感冒虽然没全好,却已经不再发烧。他们收拾行李,轻装简行,早早去汽车站坐上了开往横店的大巴。

    Alston仍然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机场装扮——白T恤,牛仔裤,鸭舌帽,耳朵里塞着白色耳机,也不知到底在听些什么。

    “到了之后,你的对外身份是我的新助理。”锦妍推推他的胳膊,“态度谦和点,谁说话都听着,就算不好听也千万不能还嘴。”

    “嗯。”Alston乖乖点头,“我不会添麻烦的,请放心。”

    他的气质沉稳冷淡,莫名让人信服。锦妍点点头,也不多说。她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慢慢眯起眼睛,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喵呜,喵呜,喵呜~”

    半梦半醒间,某人特定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迷迷糊糊掏出手机,锦妍压根没反应过来打电话的是谁,“喂,你好。”

    “妍妍……”

    顾长歌的声音低低沉沉,其中沉淀着一股莫名的坚定,与之前似乎有些不同。

    锦妍闭着眼睛似听非听,大脑有些混沌。过了好半天,她才揉着太阳穴坐直身子,却正巧听到对方说的最后一句话,“……我马上就要走了,可能八个月内都不会再联系。现在的我无法让你满意,对不起,但是……等我,我发誓,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

    果然是年轻人,动不动就弄个誓言啥的……

    锦妍撇撇嘴,正要说话,对方却未卜先知一样,连声音都慌了两分,“你别说话!不许拒绝!我不听!”

    顿了顿,他又恨恨加了一句,“你不信也没关系,你不等我……也没关系!反正孩子都有了,就算过程曲折点,你最后也总会是我的!”

    说完,居然当先摁断电话。

    锦妍被他搅得睡意全无,正要认真和他说两句,结果这家伙竟然又挂了……

    头疼的揉着眉心,她努力回忆,刚刚恍恍惚惚间,她好像听到对方说什么要去联合国维和部队参加特训,然后……统一派往叙利亚……

    叙利亚……

    那个内战混乱,战火频繁的中东国家?!

    浑身猛然一个激灵,锦妍彻底清醒过来。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她八成也就当个玩笑;可是顾长歌……

    那家伙骨子里叛逆执拗得很,他是确确实实真敢这么先斩后奏的!

    不自觉坐直身子,她眉头紧蹙,一遍一遍焦急地打着电话,可每次听到的都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会上飞机了吧?!

    “顾、长、歌……”

    她低低的一字一顿,简直想把那个男人揪过来打一顿。

    一直冷眼旁观的Alston意外听到顾长歌的名字,眉梢微扬,眼底划过一抹罕见的惊讶——

    与此同时,微博上已经炸开了锅。

    大V“顾长歌”在20秒前上传了一张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官方证件,附带一段话:

    “为了成为更好的人,为了不再让人失望。世界这么大,苦痛远远多于浮华。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现在的自己所认为的天要塌了的大事,其实根本不算什么。我希望自己可以拥有解决一切的能力和直面所有的勇气。有人告诉我说真正能令人尊重和放在心上注意的,只有自己。我会努力。为了你。”

    短短一分钟不到,转发数量就达到了上千,评论更是一瞬间飙至五位数,乱七八糟:

    “卧槽!我男神这是被甩了吗?!!”

    “楼上SB闭嘴,这怎么可能!”

    “嘤嘤嘤放开那只男神,我来!”

    “你们这群人发花痴找不到重点吗?顾公子要去维和了!他不是外交官吗,怎么突然投笔从戎了?”

    “呵呵,我就是退役军人,以前一直觉得你就是那种耍嘴皮子刷刷脸的网红二代,真没想到关键时刻居然这么有使命感。无论因为什么,我挺你,我为之前自己的错误观点向你道歉。不接受铁血磨砺的不是真男人,外人不会懂的。”

    “联合国维和部队干什么的啊?危险吗?”

    ……

    “这个……混账!”

    京城顾家的书房里,同样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的顾长歌的两个哥哥——顾氏长子顾长墨和次子顾长杰,在网上看到这条微博后,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居然真的有胆子跑去维和……”顾长杰擦擦眼睛,风流漂亮的桃花眼此时看起来却有些呆,“昨天半夜他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梦游在说胡话……”

    “他还告诉你了?”一向沉稳冷静的顾长墨也淡定不起来了,“你不知道他一直说走就走说干就干吗?!”

    “可……”顾长杰恍恍惚惚的看向大哥,“他就不怕老头子打断他的腿?没道理啊……小三儿最乖最怕他了……”

    “这还叫乖?”顾长墨的眉头纠结成“川”字,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跳着疼,“你知道他几点的飞机吗?——算了,现在肯定拦不到人……他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军界高官,平时忙得很,一回家就被催婚,因此一直独自住在外面,只有重大节日才偶尔回来。

    “我也不知道啊!”顾长杰摸摸鼻子,有点心虚。年少轻狂时,弟弟的未婚妻一直追着自己跑,他烦不胜烦,既埋怨小三儿管不住自己女人,又嫌弃他低声下气给自己丢脸,因此学生时代一直不怎么搭理他。后来他离经叛道的自己成立公司,美酒佳人逍遥快活,更是不怎么与小弟联系。

    尤其,那件事后,小三儿乖乖听从家里安排世界各地的飞,这些年来兄弟间相会的次数居然屈指可数。

    眼见大哥一个眼风横过来,他立刻举手投降,“啊啊啊我突然想起来了……”

    心思急转,他回忆这段日子与小三儿仅有的几次联系,竟然当真发现一丝端倪。

    脸色古怪的看了大哥一眼,顾长杰的话语有些吞吐,“他前天半夜给我打电话,好像惨兮兮的说……自己失恋了。”

    提到感情这个禁忌话题,顾长墨的脸色也古怪起来。

    顾长歌对黎雅倩求而不得,后来又稀里糊涂与许锦妍搞在一起,他们知道自家弟弟最不愿意听的就是自己感情的烂账,因此多年来既不问又不管也不主动插手,三人间极有默契。

    “黎雅倩不是早就回心转意了吗?”顾长墨撇撇嘴,对那个任性的大小姐显然没什么好感,“怎么,她又出幺蛾子了?真不知道老头子到底在想什么,小三又不是娶不到老婆,结果搞得好像非她不可一样……”

    “不是她。”顾长杰的神色更加古怪:“好像是,那个……”

    “谁!”顾长墨不耐的瞪他,“你舌头被猫叼走了?”

    “是我们的小丫鬟!”顾长杰破罐子破摔,“小丫鬟,记得吗?你大一刚学网球的时候还让她在旁边候着帮你捡球的……”

    “……什么啊?”顾长墨年近而立,天天忙得像陀螺,早就忘了自己寡淡的大学岁月,“说名字,别提你给那些女人们起的情趣外号!”

    “许锦妍啊!”顾长杰眼角直抽,“高二和三儿搞到一起,怀孕退学,后来被黎家赶出家门的那个黎雅倩的小跟班!”

    “开什么玩笑!”顾长墨失手打翻了电脑,带得桌子边的笔筒书籍钢笔哗啦啦掉了一地。

    看到他的这副反应,顾长杰反而坦然了——原来觉得见鬼了的不只他一个啊!

    两个人一起知道更好,省得以后顾长歌干什么出格的,老爷子只骂他一个。

    “许锦妍当年不是被她亲生父母领走了?”顾长墨站在一地狼藉里,大脑飞速运转,“难道她找回来了?不对,她父母一看就是穷得要死的农民,还流里流气的,就算再次把她卖掉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依许锦妍的软弱,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自己回来……”

    福至心灵的一拍桌子,他情不自禁扬高声音,“难道,她当年根本就没走,而是被小三藏起来了?!”

    “不可能!”顾长杰立刻否定,“小三那年才多大?19还是20?他敢阳奉阴违?”

    “为什么不敢?”顾长墨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非常成立,“那个女孩儿当时还怀着他的孩子……没准,连孩子都被他偷偷藏起来了!”

    “那现在岂不已经五岁了?!”顾长杰吓了一跳,“不不不,绝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两位,”他伸手指指客厅方向,“他们不得气死啊!”

    -本章完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