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 番外三.闲云朱赫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三【上】

    十五岁那年,她从尚仪局懵懵懂懂地出来,被公公一路带着走过了幽深曲折的宫巷,来到了惜华宫。

    主子是个很好的人,含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有些局促地答道,“闲云,悠闲的闲,云朵的云。”

    她的新主子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眉眼弯弯的,“悠闲的云朵?倒是很有诗意的一个名字。”

    她抬头去瞅主子的表情,笑眯眯的没有一点架子,和和气气的,便松了口气,微微笑着说,“是进宫的时候带奴婢的老嬷嬷给奴婢起的,说是不争不抢,在宫里才能活得长点儿,也能活得好点儿。”

    这样的实诚话叫新主子笑弯了腰,也让闲云腆红了脸。

    二十岁那年,她的主子已经是荣冠后宫的皇贵妃了,偶尔会拉着她的手,笑吟吟地说,“赶明儿皇上宴请朝臣时,你擦亮眼睛好好看看那群世家公子些,若是有看得上的,我替你向皇上讨门亲事去!”

    闲云苦笑着摆摆手,“罢了,罢了,奴婢这辈子可没想过要嫁人,还是陪在主子身边伺候着就好。”

    “瞎说,女孩子家家的,又长得标致周正,哪儿有留在我身边伺候一辈子的理?人家会说我耽误了你一辈子的。”

    闲云笑了笑,轻轻地拍拍她的手,“嫁过去做什么?又不是王孙贵族家的姑娘,嫁过去也只能做妾,成日要看正房的脸色,又要忙着讨好丈夫……”

    又不是人人都和主子似的,能碰见一个这样专情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竟然还是高高在上的天子。

    说起来,她还真羡慕主子。

    寒冬一去,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初春,主子的衣裳也该换了,闲云便领着两个小太监去尚衣局领这一季的料子。

    路过荷塘之时,她回过头去跟那两个小太监说话,本想叮嘱两个新来的小家伙一会儿去了尚衣局须得稳妥些,别左顾右盼的像个愣头青——她在惜华宫好歹也待了五年了,带过不少新来的宫人,自然明白这群小家伙初来乍到的有些不懂规矩。

    岂料耳坠子没挂稳,随着摆头的姿势倏地掉了下来,又因为玉石圆溜溜的,竟然沿着斜坡滚到了荷塘里。

    闲云忙跑到荷塘边,却只看见涟漪层层,很显然,她的耳坠子已经沉下去了。

    心里又焦又躁的,这可是去年生辰时主子送她的礼物,且不提玉质多么罕见珍贵,是身为皇贵妃的主子才有资格向皇上讨要的,光说主子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亲手把它打磨出来这份心意,她也决计不能辜负。

    这下怎么办?

    天气这么冷,冬日的寒意还没完全褪去,要她跳下池子去捞……简直是不要命了。

    可是难道听之任之,就让它沉在这下面了?

    迟疑再三,闲云咬咬牙,仍是打算跳下去捞一捞。

    她愁眉苦脸地仰头闭了闭眼,像是在给自己加油鼓劲,然后小心翼翼地拎着裙摆,终于迈出了右腿。

    意外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

    她原本只打算忍着寒冷走下去捞一捞的,毕竟这池水只没及小腿,要冷也只冷半截,岂料——

    岂料身后猛的传来一个声音,“不要!”

    迈出的腿还在半空悬着,拎着裙摆的手也还小心翼翼地握着,就连面上视死如归的表情也还没来得及收起来,闲云只感觉到背上忽地传来一个极重的力道,好像有人重重地推了她一把,然后……

    然后她一个重心不稳,扑通一声栽下了荷塘。

    朱赫愣愣地站在岸边,不可置信地看了眼自己僵在半空的手——他做了什么?

    他明明是要抓住她的衣裳,阻止她轻生的举动,岂料用力过猛,算错了距离,竟然直接把对方推进了荷塘里。

    眼下,闲云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全身湿透地站了起来,从头到脚都被刺骨的池水给浸湿了。

    她僵硬地抬起头去看着那个站在岸边发愣的人,一边哆嗦,一边伸手指着他,“你,你,你……”

    朱赫自知做错了事,哭丧着脸,见她冷得浑身哆嗦,忙跟着跳了下去,外袍一脱便给她披上,然后小媳妇似的低头说了句,“姑娘,得罪了。”

    在闲云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他猛地将她打横抱起,然后身姿轻盈地跃上岸边,又把她放了下来。

    一系列的变化叫闲云来不及反应,只知道自己明明是要下池子去捞耳坠子的,岂料就被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路人甲一巴掌推入水中,全身湿透;再然后他居然没征得自己同意,就把自己打!横!抱!起!肌!肤!相!贴!

    她浑身*地站在岸边,看着这个作死的人,咬牙切齿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混账东西!你存心作弄我是不是?”

    气急了,她一个巴掌就朝他打过去,只听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那张年轻而轮廓分明的面庞竟被她打得微微泛红了。

    两个目瞪口呆的小太监赶紧跑到她身边来,结结巴巴地问着,“云姑姑,你……你没事吧?”

    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

    这么冷的天!这么刺骨的池水!她就这么活生生给人推了下去然后占便宜!

    饶是闲云素来脾气再好,也忍不住炸了毛。

    站在她面前的朱赫面上一阵青一阵红的,一边局促地挠耳朵,一边嗫嚅道,“我,我见你想不开,居然轻生要跳湖……所以就,就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才赶来救你……谁知道用力过猛,竟然把你,把你给推下去了……”

    轻生?跳湖?救她?

    放屁!

    闲云气得脑袋都快冒烟了,当下指着他的鼻子,一边发抖一边恨恨地说,“我轻生?我跳湖?你见过哪个轻生跳湖的往这种浅得连膝盖都没不过的池子跳的?当我是二傻子是吧?”

    她认定了这家伙是存心把她推下去的。

    原来她没轻生?

    知道她不是跳湖的,而自己又一不留神真把她给推下去了,朱赫都快哭出来了,苦着脸跟她解释,“不不不,我对这附近不熟,我也不知道这水会这么浅的,不然决计不会推你下去……我,我对不起你行么?我也是救人心切啊!”

    他这才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明明是在玄武门那儿值守来着,偏生侍卫队长今儿让他来给内侍府送件东西,绕来绕去一大圈没找到路就算了,居然还叫他遇上这种事情。

    素来除了吃和睡就只会练武的小侍卫今日算是撞大运了。

    闲云自打跟着容皇贵妃以后,何曾受过半点委屈?就连主子娘娘都待她亲如姐妹,就别提下面的人对她是多么众星拱月了。

    她虽没养成什么骄纵的性子,可今日遇到这等凄惨之事,心头的怒火烧得正旺,眼见着面前的人穿着侍卫队的衣裳,当下得理不饶人地他恶狠狠地说,“你是那儿的侍卫?给我老老实实交代!”

    朱赫心道,这下完了!看她这穿着打扮,还有刚才那俩小太监对她的称呼,就知道她定是哪位主子身边顶顶要紧的人物,若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的身份说了,他还能继续在宫里混口饭吃、练他喜欢的武功吗?

    他今年不过十七岁,也没遇到过什么大风大浪,就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少年罢了,哪里有主意应付这种场面?

    可是他不愿意离开皇宫,也不愿意丢掉现在的生活,当下心头是挠了又挠,终于想出个法子。

    闲云正在气头上,忽见面前的小侍卫开始脱衣裳,本来他的外衫就已经跑到她身上去了,他自己压根就没剩几件,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一脱……

    “喂!喂!你做什么?!”她一把拽住朱赫的手,气恼地吼他,“占了我便宜不说,现在还想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你这个登徒子!年纪轻轻居然这么卑劣!”

    眼看着自己的举动换来更加大的误会,朱赫只能苦着脸把她的手轻轻推开,然后径直朝着池子向前一倒——

    噗通,水花四溅。

    闲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脱去衣裳的小侍卫就这么毫不犹豫地倒进了荷塘里,再爬上来时,狼狈的模样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她的脑子出现了暂时的短路状态。

    “一报还一报,不知道你满意了么?”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