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 番外三.闲云朱赫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赫浑身上下滴着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然后捡起地上的衣裳就开始穿,“我只是个小侍卫而已,对你也没什么用处,更不会妨碍着你什么了,今日之事只是场误会,还望你看在我知错就改的份上,不要与我计较……”

    闲云还在震惊,却见那小侍卫穿衣服的速度奇快无比,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的模样,然后……然后转过身去就开跑!

    “喂!你站住!谁准你走了?”闲云气得跺脚,立马回过神来,指挥着一旁的两个小太监,“给我追!立马追上去!”

    无奈两个小太监哪里会是常年练武的侍卫的对手呢?

    朱赫跑得飞快,几下就窜来没影儿了,徒留下闲云气得牙痒痒,只觉得肺都快炸掉了。

    臭小子,别让她再遇上他!否则,否则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

    大冷天的掉进池塘,闲云一回去就病倒了,并且一病就病了十天半个月的,鼻子通红,成日咳嗽,整日喝着枇杷膏也不见好,反而上火上得厉害。

    惜华宫上上下下都知道,素来好相处的云姑姑这些日子因为身体抱恙,脾气坏得厉害,底下的人一旦做错点事,少不了得顿骂。

    不过还好还好,宫女子们谁没得过几顿骂?昔日还没来伺候主子时,在尚仪局别提被骂得多惨了,动辄罚站受罪,闲云这里已经算是温和的了。

    只可惜寒食节到的时候,闲云的病都还没大好,仍是咳得厉害。

    偏生这几日过节,御膳房不做热食,早中晚都是吃熟食,桌上摆的都是各种油炸的吃食。

    闲云的脸色越发难看。

    明明都咳成这样了,难道还要继续吃这些上火的东西么?可是这是规矩,要么吃,要么饿肚子。

    更倒霉的事情是太后设宴款待众妃,要说从前,跟着皇贵妃去的人铁定是她,可眼下她还病着,动辄咳嗽,主子哪里敢把她带过去?

    试问一群人在那儿优雅安静地吃饭,你一个奴才在下面咳个不停,这还像话么?

    于是她手底下的两个小宫女跟着主子去赴宴了,留下她一人闲在宫里没事干,最后只得怏怏地抱着个匣子,打算把些发灰的金饰银饰拿到尚工局去,亲自督促着底下的人给擦拭擦拭。

    她把自己裹得像个包子,没办法,这就是病中的人,又实在是闲不住,只好想出这个法子给自己找点事儿做了。

    尚工局离宣武门不远,闲云抱着匣子,大老远的瞧见了尚工局的牌匾了,正打算加快步子,免得被风一吹又受凉。

    身边走过几个侍卫,那衣服和前几日把她推下荷塘的小侍卫一模一样,恨得闲云牙痒痒,忍不住侧目看了几眼。

    这一看不打紧,呵,还真叫她看到了熟人!

    为首的那人身长腿长的,侧脸怎么看怎么眼熟。

    这家伙,化成灰她都认得!

    闲云猛地停下脚步,沉声喝道,“都给我站住!”

    她穿着华服,一看就是资深的姑姑,只是年纪尚轻,能走到今日的位置想必是跟了个好主子。

    那几个侍卫猛地站定了,规规矩矩地等着这位贵人指教。

    闲云眯着眼,缓缓地走到为首的小侍卫面前,看着对方尴尬又不安的神色,微微一笑,“呀,真是巧,居然又见面了。”

    朱赫心下直呼倒霉,皇宫这么大,短短半个月里,竟然叫他连续两次碰见这年轻的姑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当下露出个难看至极的笑容,哭丧着脸说,“是,是啊……怎么会这么巧。”

    闲云笑得越发动人,一面用帕子掩着嘴轻轻咳嗽着,一面缓口气,温柔地看着他,“既是巧合,那也就证明咱俩有缘,这位小哥,我正好找你有些事,劳你跟我走一趟了。”

    众目睽睽之下,朱赫不得不从。

    几个同一分队的兄弟们还以为他艳福不浅,被这个清秀漂亮的姑姑看上了,纷纷对他挤眉弄眼,只有朱赫自己心下明白,这一趟必定是鸿门宴。

    不得已,跟着闲云往惜华宫的方向走去。

    闲云板着脸不说话,一心想把他押回惜华宫好好处置,最好叫他挨上一顿板子,叫他也跟自己一样十天半个月都缓不过来。

    朱赫心头暗暗叫苦,只得赔笑着,一路上没话找话说。

    见她不听掩着嘴轻咳,他就状似关切地问,“姑姑你病了?”

    不问还好,一问就惹来白眼无数,“你还有脸问?拜你所赐,我这病半个月了还不见好!”

    朱赫摸摸鼻子,“吃了枇杷膏了么?听说那玩意儿吃了能治咳嗽。”

    “托你的福,吃了几大瓶下去了。”闲云继续挖苦他。

    朱赫那张脸怎么看都还是个孩子,稚气未脱,闲云看着他面上又是尴尬又是不安的神色,当下一阵烦躁。

    自己难道要跟个孩子计较?

    朱赫料到自己这一去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想了想,从衣襟里掏出只钱袋来,深吸口气,递给了闲云。

    闲云一愣,狐疑地看着他,“做什么?”

    “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了,姑姑,上回不小心误会了你,害你大病一场,是我不对。这些也是我省吃俭用存下的钱,本来还想着以后出了宫,就当是娶媳妇的本,眼下……眼下累你病成这样,我心里也难受得紧,这些钱你拿去买些好吃的,权当是……权当是我向你赔罪了,成么?”

    朱赫道歉道得诚恳,可怜巴巴地瞅着她,巴望着她能原谅自己。

    闲云看着那只鼓鼓囊囊的钱袋,一下子泄了气。

    他除了是个孩子,竟然也老实巴交的,这么轻易就把自己娶媳妇儿的本钱都拿出来了,还真是……

    真是叫她没法继续气下去。

    宫里的小小侍卫一个月能有多少饷银?上上下下还要打通关系,给些个贪得无厌的太监嬷嬷刮去不少油脂,而他存了这么多,可想而知存了多久,平日里过得多苦。

    闲云想起了自己还在尚仪局那会儿,那些个苦日子她也是经历过的,当下就气不起来了,只得停下脚步,没好气地冲他道,“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告诉你,这点银子我还不放在眼里。”

    朱赫傻眼了,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诚意了,若是她还不原谅他……

    得了,这次是死定了。

    他叹口气,等待着她的惩罚,岂料闲云看他半天,却没好气地挖苦他,“还杵在我面前干什么?碍着我的眼你倒是高兴!去去去,少烦我,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朱赫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看着她,“姑姑的意思是……要我走?”

    “怎么,不走的话,还想跟我回惜华宫挨顿板子不成?行啊,我倒是没问题。”她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朱赫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位姑姑敢情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可他愣是没明白,既然她没打算罚他,又为何叫他跟她走这么一趟?

    眼前着惜华宫已经在不远的前方了,而那个窈窕的身影不疾不徐地向前走着,间或以手帕捂着嘴轻咳几声,弱不禁风又楚楚可怜,发间的步摇也跟着颤颤巍巍的,晃动着朱赫的眼。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姑姑离去的方向,忽然觉得……

    原来这宫里的女人果然如兄弟们说的那样,女人心,海底针,叫人怎么都捉摸不透。

    可是有一点却和大伙说的不同,他们都说这宫里的女人心狠手辣,逮着点错就能把你往死里整,但这个姑姑却不同,好像……好像多了那么点人情味,虽然说话凶了点,但也没真的对他怎样,甚至连他的媳妇儿本也没要。

    他倏地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果真像个孩子,可稚气里却又透着一两分清隽阳光的男子气息。

    “姑姑!”他朝着那个远去的人影大喊一声,看到闲云身形一滞后,又笑眯眯地喊道,“我叫朱赫!负责玄武门那边儿的守卫!若是他日有事能帮到你,姑姑就来找我吧!”

    闲云没回头,懒懒地继续走,唇角却是勾起一抹笑意。

    这傻小子!

    作者有话要说:姑姑,捂嘴,多么禁忌的爱情故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