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 风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淳德公主薨,帝大恸,罢朝三日。

    淳德公主的身后事,由礼部官员主持,周皇下旨添了许多东西,规制几乎可比皇后。驸马受妻儿之死打击,重病不起,叶贵妃亲自为公主守灵。

    公主是中毒而死的消息已经从宫中传了出来,三日之后的大朝,气氛压抑得落针可闻。景轩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动声色地打量周皇,不过三日不见,周皇的两鬓竟生出了许多华发,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可见公主的死对他打击之大。

    有大理寺官员出列,禀报初步的调查结果,太医查出毒是下在赐给淳德公主的那尾子陵里的,因此料理鲥鱼或是与鲥鱼有接触的一干御厨宫人都已经被收押审问。

    群臣闻言,不由哗然。毒下在子陵鱼中,意味着下毒之人或许不是要谋害公主,而是冲着叶贵妃,甚至可能是冲着周皇来的。

    景轩细细听着大理寺官员的陈述,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但心中也不免惊讶,下毒之人竟然选择了与他相同的方法,在子陵鱼里下毒。

    “彻查!”周皇面色铁青,短短两个字中却饱含着怒意。

    殿中的大臣们顿时噤若寒蝉,怕和这麻烦的差事沾上边。最后还是议定大理寺、刑部与禁卫司共同调查此案。禁卫司负担着保卫宫廷安全的重责,素来是由皇帝的亲信统领;大理寺掌刑狱案件审理,而大理寺卿是齐氏子弟;刑部有审议律法,复核刑案之职,此时的刑部尚书恰好是叶家门徒。周皇定下这三家同查此案,既符合各自职司,又兼顾了三方势力,可谓费尽了心思。

    朝会之后,大臣们常会聚在一处聊聊政务,今日却没有这心情,匆匆散了。景轩则入宫,拜谒淳德公主。先皇后故去后,其寝宫昭凤宫一直空着,周皇便将昭凤宫辟为灵堂,停放淳德公主的灵柩。

    景轩到时,叶贵妃恰好不在,是景炎在为公主守灵。那日景炎一直守在偏殿外,谁劝也不愿离开,最后亲耳听到太医宣布公主的死讯,受的刺激不小。此刻,他一人静静跪坐在灵前,竟似一夜间沉稳了许多。

    景轩为长姐上了三炷香,然后跪坐到了景炎身边。只见景炎的脸色有些苍白,且神情不复往日的活泼,呆呆地看着景轩在身边坐下。

    “襄王殿下这几日几乎不寝不食,这样下去,身体如何受得了!请吴王劝劝吧!”见景轩来,贴身侍候景炎的宫人忙道。

    “你啊,还是如此任性,若长姐有灵,见到你这副样子,会高兴么?”景轩闻言不由叹气,伸手揉了揉景炎的头发。

    景炎抬头看着景轩,似是有话要说,但眼泪却先忍不住了。他抱住景轩,将头埋在景轩怀里,开始只是小声抽噎,后来就变成了嚎啕大哭。景轩没有再劝他,只是轻拍着他的背。此时此刻,能尽情发泄出悲痛之情,未尝不是好事。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景炎才渐渐止住了哭声。这时,叶贵妃也回到了灵堂。叶贵妃与淳德有不逊于母女的情份,这几日皇后称病,也是她在宫中操持,夜间还要为淳德守灵,此刻的她一身素服,未戴簪环,脸上是遮掩不住的倦容。

    景轩向叶贵妃行礼,她便淡淡还礼,看到景炎红着眼睛,她未多说什么,只吩咐了让他回寝宫休息。景轩便提议自己送景炎回宫,叶贵妃也没有反对。

    “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回宫的路上,景炎命随侍的宫人远远跟着,不许上前,但自己却一路沉默,见景炎这副样子景轩便主动问道。

    “三哥……是太子要害我母妃,结果却害死了长姐么?”景炎犹犹豫豫,终究是问了出来。

    “不论这话是谁说告诉你的,都休要再提!”景轩看着景炎,语气难得的严厉起来。

    景炎低下头,片刻之后又抬起头,声音很低但不再像之前那般犹豫:“那会是母妃与兄长为陷害太子牺牲了长姐么?”

    景轩十分意外,猜测太子是凶手的话传到景炎耳朵里并不稀奇,但他不相信景炎身边的人敢议论叶贵妃与赵王,这些话是谁告诉他的?或者,是他知道了什么?景轩用探究的目光扫视着景炎,但景炎却又沉默了。

    “父皇绝对不会让长姐枉死,定会为她找出真凶。”景轩停住了脚步,蹲□,视线与景炎齐平,注视着他道,“而在那之前,景炎你记住,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信,什么都不要想。”

    一直到景炎郑重地点头答应,景轩才起身,牵着他的手继续走。

    把景炎到了寝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