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三章 走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眼见爱女突然晕倒,周皇的醉意被惊醒了大半,立刻起身跟去查看,太子、叶贵妃、赵王等人自然也坐不住了。而他们一动,一干侍卫、宫人也得跟着动,场面越发混乱,一时无人注意到景轩。景轩没有动,只是盯着淳德座上的血迹。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太子一方的势力虽然也受到了打压,但不像这一世被打压得这么厉害,与赵王仍然是势均力敌,因此双方反倒不敢轻易有所动作,形成了微妙的平衡。而景轩,需要打破这种平衡,才能在乱中取利。那时候景轩手中人脉依然十分有限,因此,他选择了在叶贵妃的生辰宴上下毒。

    若是叶贵妃在自己的生辰宴上中毒,赵王一方自然怀疑是皇后或是太子的人做的手脚,即便有人想到第三方下手的可能性,也只会暗中调查,明面上则一口咬住太子,不放过这个打击太子的机会。太子一方当然知道这不是自己人做的,力证自己清白的同时怀疑这是赵王的苦肉计。

    景轩早就得知宴会上会有鲥鱼,也知道其中有两对“子陵”。按照规制,较大的一对供周皇享用,皇后早就表示不会参加宴会,较小的一对自然是为叶贵妃准备的,把毒下在鲥鱼里最为可靠。

    因为景炎的缘故,景轩并非真的想致叶贵妃于死地,派人所下之毒的毒性虽然看上去十分猛烈,但凭宫中太医的医术,只要及时诊治是不会有性命之虞的。但他没想到,叶贵妃把鱼赐给了淳德公主,而淳德公主怀着身孕。

    他坐在自己的席位上,眼睁睁看着公主一口一口吃下有毒的鲥鱼,终究是半分未动。

    再后来,淳德公主毒发,太医果然正确诊断出了毒药类型,但是猛药之下公主的孩子没能保住,更引发了血崩,即便几个太医全力救治,淳德公主还是在半夜里故去了。

    虽然过程中出了这样的意外,但结果却依然向景轩的预期发展。周皇伤心之余,命人彻查此事。太子与赵王的两方人马一边调查,一边互相攀咬。双方本就捏着对方的不少把柄,一番撕扯下来,两边落马的官员都不少,还牵连了一批“无辜”,惹得京中勋贵心生不满,也让景轩能够游刃有余地扩展自己的势力。而且,景轩把下毒的人处理得十分干净,一直到最后双方也没能查清楚下毒的宫女究竟受谁指使,这起案子也就成了周皇一朝有名的无头公案。

    但是,景轩仍记得上一世的自己并未感到如何高兴,甚至还因为心中的愧疚整夜整夜地无法合眼,一闭上眼睛仿佛就能见到淳德公主抱着未能出世的孩儿看着他。说起来,那是他的手上第一次沾染鲜血,还是自己亲人的鲜血,即便心机再怎么深沉,他那时也不过是个弱冠少年。

    不过随着血沾得越来越多,慢慢就不会再怕、再愧了,凡是挡在自己路上的,都可以毫不犹豫地除掉。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刘维为阻他第三次南巡一头撞死在玉阶前,景轩也不过吩咐了一声“厚葬”,转眼便能搂着新宠饮酒作乐。心性被磨砾得冷漠薄凉至斯,最后众叛亲离似乎也不足为奇了。

    重生以来的种种改变,似乎让前尘往事渐渐变得模糊而渺远,也让自己的心性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然而此时此刻眼前的一切,似乎让某些蒙尘的记忆复苏了。

    现在的形势不同于前世,太子的势力被打压太过,他甚至考虑要暗中相助太子,自然不会再次在生辰宴上下毒。但如果形势需要景轩这么做,他会作出相同的决断么?答案无疑是肯定的。淳德、景炎还是清秋阁里疯疯癫癫的孙美人,没有谁是不能被牺牲的。

    那么,皇甫靖呢?

    他上一世已经作出了选择择,这一次还会作出同样的选择么?若是如此,重活一次又有什么意思。景轩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重生之初,那时所面对的问题与现在一样——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殿下。”突然出现的皇甫靖声音让景轩微微一愣,转头看他,是了,今日是皇甫靖随他入宫。事实上,以皇甫靖现在当值的频率也不可能不是他。

    大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