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0 衣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夏桃笑道:“是啊姑娘,现在的璃园真得太漂亮了。河边的红梅都开了。在大雪中煞是好看。”

    长乐亭主心动。

    夏桃很想去那里赏景,但是六姑娘若不去,她也去不成,六姑娘去了,她才能跟着沾光。朱朱璧小抿一口茶道:“你把我抄的经书都装进盒子里送到老夫人那里后,我们就去璃园。”

    “是。”夏桃欣喜地带着佛经离开。

    没过一会儿夏桃就赶回来道:“老夫人说,姑娘能认真抄写佛经,甚是欣慰。日后姑娘一定要谨遵——”

    夏桃所话没有说完,就被朱璧打断。

    “好了好了。别说那么多了。”朱璧走到门口,感受到一股寒意侵袭,忙对夏桃道:“快把我那件野鸭子毛的鹤氅拿来。”

    夏桃忙翻了出来抖了抖披在朱璧的身上:“奴婢记得这件鹤氅通共只有一件,还是去年的冬天老夫人送给姑娘的呢。”

    “那可不是!”朱璧骄傲地道,“那个小庶女怎么配得上这样的东西。我记得老夫人那里还有一件孔雀毛的,今年应该也会赏我了。”

    朱璧得意地跨出院门,朝璃园奔去。

    除了手受伤的春桃留在院里,所有的婢女都趁着这个好日子簇拥着六姑娘去赏雪。

    婢女们都太兴奋了。

    这是正始八年的第一场雪。

    再过几个月就是正始九年了。

    朱璺看着天上纷纷扬扬的雪花,欲拒还迎。

    璃园的雪因为红梅的映衬变得格外的耀眼夺目。

    三月三日,三笙湖畔。

    梦里的那句话突然又蹦出脑海。

    会不会明年的三月三日就是她离开的日子?

    她着在梅花树下,正在出神地盯着鲜艳的暗香浮动的红梅时,背后传来“咯吱——咯吱——”的脚步声。

    朗月轻轻地走到她的跟前,轻声说道:“姑娘,长乐亭主来了!”

    “她佛经抄完了?”朱璺说着转身就要离开这个马上就要变成是非之地的璃园。

    大雪覆盖的璃园,除了傲雪的红梅,就数从白茫茫的地方走过来的一群穿红着绿的姑娘最为显眼。

    朱璺刚转身走了没几步,背后一声凶巴巴的喝声打破了静谧的雪天。

    “站住!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朱璧的声音尖锐,好像震得旁边被雪压的红梅也晃了晃,干燥的雪就沙沙沙地落下来。

    朱璺转过身来。

    朱璧定睛一看,正是老夫人的那件孔雀毛鹤氅。

    刚刚她还惦记来着,想不到这么快就穿在了小庶女的身上。

    朱璧生气地盯着她。

    “衣裳啊。”朱璺淡淡地问道。

    “我问你,这件衣裳你从哪里来的?”朱璧穷追不舍地问。

    “是老夫人送我的。老夫人也说送过你。”

    老夫人送她的是野鸭子毛的,可是最贵重的孔雀毛的却送给了庶女!

    她怎能不气!

    夏桃怕事情又闹大了,忙拉着朱璧:“姑娘咱们走吧。去赏雪去,何必跟七姑娘站在这里争执呢?”

    夏桃本想劝说,可是猝不及防地脸上就落下一个耳光。

    “你算哪根葱,竟敢说我!”

    她含沙射影的话让夏桃一愣,稀里糊涂地摇头:“奴婢没有啊?”

    “还说没有!”

    见她们主仆二人争执上来,朱璺和朗月面面相觑,转身就走。

    朱璧气得抓一把雪撒泼起来。

    本来是她的孔雀毛鹤氅,现在却变成了别人的。

    朱璧生气地盯着远去的小庶女,恨不得上前把鹤氅夺下来。

    朱璺刚走到千雪堂附近时,远远地就听见老夫人在众丫头媳妇的簇拥下往这边走来:“这里可是真是名符其实的千雪呢。”

    “是啊。说是万雪堂也不为过啊。”荣姑姑笑道,“记得小时候每到下雪我就要来踏雪寻梅,想来璃园的梅花正在竞放。”

    老夫人笑着点头,又道:“长乐和宜安哪去了?”

    丁夫人忙道:“媳妇去请过,听她们两个院子的婢女说都过来了。”

    丁夫人说着望向前面,发现梨树林里的一点红,指了指道:“瞧,那不是宜安么?”

    老夫人望过去,果然是她的七孙女。

    朱璺走过来时,老夫人问道:“宜安穿着孔雀毛的可还冷?”

    “不冷了。老夫人赏赐的这件衣裳又轻又暖和。宜安很喜欢。”

    荣姑姑挽着老夫人前往千雪堂,边走边笑道:“宜安老夫人多疼你啊。这件孔雀毛的老夫人只有一件,而且是最暖和轻巧的,我以前在府里做姑娘时就打着这件孔雀毛的主意,老夫人也没舍得给。现在给了你,可见你在老夫人心目中的地位。”

    朱璺听说了忙又要给老夫人道谢。

    老夫人向她伸出手笑道:“听你姑姑说的,她从前没少打量我的东西主意。这算什么,一件衣裳而已,快坐到祖母身边来。”

    朱璺听了来不及作揖就走到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拉着她坐到自己的软榻上,道:“明日太后宴请,你和我一同参加。”

    太后不是已经被软禁么?

    还能自由活动?

    朱璺眨眨眼睛困惑地望向老夫人。老夫人也知道她想说什么,就点点头:“太后虽然不能出门,但还是可以请人过去的。”

    朱璺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头。

    这时朱璧走过来。

    老夫人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没理睬,倒是旁边一直谨言慎行的郭夫人携了长乐的手,问道:“在哪里受了气?”

    朱璧瞪了斜对面的朱璺一眼,“还不是她!”

    “哪个她啊?”丁夫人暗自好笑地问。

    朱璧一对视上老夫人投来的冷淡的目光就唬得不敢说话。

    郭夫人关切道:“长乐有什么气只管告诉母亲,母亲替你作主。你是沛王府里最尊重的嫡女。”

    听了这话,老夫人心里膈应:“够了!就因为你平日里灌输这种思想,所以长乐才变成这样小鸡肚肠之人。长乐是不是因为祖母把孔雀毛的鹤氅送给了你妹妹,所以难过?”

    被说中了心事的朱璧脸一红。

    方才的火气已经被老夫人的这句话掐灭了。

    她不自然地道:“祖母,长乐不是这个意思。”

    郭夫人忙打圆场:“长乐抄了两个月的佛经,今日才抄完,老夫人您就让长乐今日开怀尽兴地玩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