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0 衣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大娘笑嘻嘻道:“夫人,四公子来了。”

    丁夫人放下手头的料子,迎了出去,只见她儿子红光满面,一副欣喜的样子。

    知子若如母。

    丁夫人笑道:“纪儿,刚从老夫人那里来吗?你祖母都告诉你了?”

    朱纪有点不好意思,点点头:“祖母让我来向母亲道谢。母亲为了我的事操了不少心。”

    丁夫人满心欢喜地道:“你是母亲亲生的,母亲当然要为你和纵儿好好地谋划。”

    朱纪已经弯腰作了一揖。

    丁夫人拉起他笑道:“只要你娶了媳妇别忘了娘就好。”

    听了这话,老实的朱纪摸摸后脑勺,很不好意思。

    白大娘看了觉得有趣:“咱们的纪哥儿品性真好,云姑娘嫁进来真有福气。谁能像纪哥儿这样老实本份的?那院里没娶媳妇前,夜夜笙歌,一屋子的婢女都不干净。”

    丁夫人笑道:“别人的儿子我管不着。我就盼着我的纪儿和纵儿日后能够出头就够了。纵儿这个孩子最好别走官场的路,就娶一个富商人家的姑娘就够了,日后你们兄弟二人,一个当官,一个从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啊。”

    朱纪谦逊道:“母亲的话,孩儿一定记住。”

    丁夫人满意地点头。

    很快到了谢云十七岁生日,谢家的人在前几天就说了为云姑娘插簪的事。

    这天早晨,朱纪在昭将军和明康的陪伴下去了谢家。

    能请得动昭将军的除了世子就只有沛王爷。

    明康也是头一次陪着不相熟的朋友去插簪。

    若不是宜安所托,明康做不来这种事。

    不过宜安对插簪感兴趣,明康也想着不如趁此机会看看这个习俗是怎么进行的,等到宜安十六岁时也帮着宜安插簪。

    明康的到来,令谢府措手不及。

    想不到天下大名士甘愿做沛王爷次子的陪衬。

    一般陪同女婿来插簪的随行人员都是最亲近的人。

    谢府里就有人开始猜测,明康是不是以沛王爷姑父的身份来的。

    南宫昭听着谢府下人们的窃窃私语,心里升起淡淡的怒意。

    想不到明康来会。

    南宫昭和明康都站在外面,都没好意思进入去看看插簪的事。

    云姑娘的绣阁里除了几个能够贴身的婢女婢妇外,就只有朱纪这个外男了。

    当朱纪走进去时,云姑娘的绣阁里淡淡的清香令他心神微震。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姑娘家的绣阁,仿佛有一种很神圣的感觉,他不好意思抬头看周围那些精致的布置,没有看清床榻前坐的人时,脸已经先红起来。

    婢妇和婢女们虽然笑话,但对朱纪的表现很满意。

    是个很老实可靠的姑爷。

    婢妇们没有为难朱纪,都站起来簇拥着朱纪走到姑娘旁边坐下。

    突然间坐到姑娘的床榻前,朱纪又是一阵眩晕。

    以前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自己会进入云表妹的绣阁,而且与她同坐在床沿上。

    婢妇已经笑呵呵地道:“纪公子。吉时到,可以替我们姑娘插簪了。”

    插了簪就表示云姑娘是他预订的媳妇了。

    朱纪红着脸将杜老太妃事先备好的簪子拿出来。

    那不是一只普通的簪子,虽然款式上有点陈旧,但是意义非凡,这只簪子在前朝时还是皇后戴过的呢。

    没有来之前,丁夫人就已经通过谢家的下人传话给了谢夫人。

    所以谢府的人都明白,这只簪子的贵重。

    谢云也明白。

    她此刻更多的是羞涩。

    朱纪伸出手将簪子插在她的发髻间时,非常紧张,仿佛在梦境之中。

    这个拘谨的反应,看得旁边的婢妇和婢女们大笑。

    大家都说姑爷好实诚,好有趣。

    朱纪都不好意思说话了。

    这时他猛地想起来,还没有赏赐谢家的婢子们。

    朱纪忙从袖里取出一叠封红道:“这些都是赏赐给你们的。都拿去吧。”

    婢妇和婢女们得了意外的惊喜,对姑爷更觉满意。

    谢云也很满意朱纪的举止。

    绣阁里的笑声不时地传进门外南宫昭和明康的耳朵里。

    明康是有意要站在这里偷听的。

    原来插簪就是这么回事。

    南宫昭不屑地看了看天色,然后转身对明康道:“明公子,不如一起去前院喝点茶吧。”

    “不必了。昭将军自便。”明康不肯走。

    南宫昭没有再搭理他,跟着谢家的管家独自往前院去。

    南宫昭心里冷笑。

    想替宜安插簪,真是痴人说梦!

    朱纪在明康与南宫昭的陪同下从谢府插簪回来,丁夫人正找了裁缝等着他。

    旁边的五哥岳纵笑道:“四哥的人生要圆满了。母亲现在就急着要替四哥做新郎衣裳。”

    裁缝听了,就笑着说恭喜的话。

    这个裁缝是沛王府的专职人员,是在丁夫人掌管家里庶务后被提拔上来的,所以他对丁夫人的亲生子朱纪的衣裳比对别人的更在意,甚至超过了朱纬。

    裁缝仔细地替朱纪量过衣裳后,才离开。

    丁夫人看看朱纪的身后,好像在找什么人。

    朱纪忙问道:“母亲在找什么?”

    丁夫人笑道:“明二公子人呢?”

    朱纪忙道:“他路上先回去了。”

    “你怎么不让他来喝口茶就放他离开?”丁夫人淡笑。

    朱纪道:“人家家里有事我又不好拦着,不过他走前跟我说过,让我和七妹道声好好照顾自己。”

    “你怎么不让他亲自来说?”

    朱纪明白了他母亲的意思,忙道:“再急也不差这几天。”

    裁缝是半个月后才把衣裳送过来的,裁缝给朱纪做了两套,每一套针脚非常匀称,衣裳尺寸也极为合适,朱纪试穿了下,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裳马靠鞍。

    谢家与朱家的婚事订在了年后。

    长幼有序,明康与宜安乡主的婚事就往后推。

    长乐亭主的两百遍佛经也在京都第一场雪中抄完了。

    长乐亭主彻底地松了口气,接过夏桃递来的一碗热茶,坐在屋里看月洞窗外面的扯絮般的大雪时,不禁叹道:“下雪了我们可以去璃园踏雪寻梅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