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8大结局(1)(新文求收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现在尚是秋天,还未入冬,再加上阿阳现在年岁渐长,他的身体经过这一年的休养已经在慢慢好起来了,原先的病症虽然不能根除,但是,已经比从前好了许多了,”

    秦非邺微微笑道,“一直照料阿阳身子的余大夫说过,阿阳长大之后,身子就会强健些,也就不会像小时候那么容易就发病了。”

    “虽说阿阳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但他从小养在我这里,我心里其实已经将他当做亲生儿子一般看待了,现在看见他的身体在慢慢的变好,我心里实际上是很开心的。”

    听见秦非邺说这话,沈叠箩也轻轻笑起来:“如此,冯家人在天上看见他们家的唯一血脉被你照顾的很好,心里也一定很高兴的。”

    沈叠箩盈盈含情目光落在秦非邺的脸上,她定定望着秦非邺笑道,“阿邺,等以后我们成婚了,我也会将阿阳视若己出的,将他当做我自己的儿子一般疼爱。”

    他们曾经正面谈过成婚的问题,但是因为太初帝的反对,加上时机的不成熟,两个人都知道成婚之事无可定期,因此,在一起的时候也就不提了。

    毕竟要想成婚,要么,得得到太初帝的首肯;要么,就只能等太初帝去世以后再说成婚之事了。

    现下,太初帝被秦允明谋反之事给气死了,秦时彦登基为帝,再也无人能阻挠他们的婚事了,沈叠箩就把这话给说出来了。

    翻了年后,她就满十五岁了,十五及笄,虽然年纪还不是很大,但是实际上也是可以嫁人了的。而且,她其实也挺想嫁给秦非邺的,她不想再等下去了。

    沈叠箩这话让秦非邺惊喜不已,他激动的望着沈叠箩道:“阿箩,你、你愿意嫁给我了?”

    沈叠箩轻轻一笑:“先帝已去,新帝不再是,也不可能成为我们的阻碍。我们的婚事,他下不下圣旨都好,反正我肯定是要跟你成婚的。至于愿意不愿意的话,我现在不跟你说这个,你求婚的时候,我再回答你!”

    不拘什么形式的求婚,沈叠箩也不要求那么多,她就是想听这个男人认认真真的跟她求婚,然后,她认认真真的答应他,这样就足够了。

    在成婚之前,这个求婚的过程肯定是要有的。

    秦非邺心中激动,他是等不了日后了的,心情激荡之下,他直接在榻上单膝跪下,定定望着沈叠箩一字一字的问道:“阿箩,你愿意嫁给我吗?”

    沈叠箩看了看他,微微勾唇一笑,轻轻点了点头:“恩,我愿意的。”

    “不过,现在还在先帝丧期,再加上朝中事多繁忙,你有你的好些事情要做,我也有我的好些事情要做,不如,我们等这段时间过去,把各自的事情做完了,然后挑个良辰吉日,我们就成婚,你说好不好?”

    沈叠箩的话,秦非邺自然是没有不应的。

    他微微笑道:“好,都听你的。不过,我们成婚之事,还是不能委屈了你,在筹备婚事的同时,我还是要在事情定下来之前,同时彦说一声,让他下一道赐婚的圣旨,我要堂堂正正的娶你为妻,让你做我的王妃。”

    沈叠箩勾唇笑道:“行啊,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对了,”沈叠箩又想起一事来,问秦非邺道,“阿阳应该还不知道他的身世吧?”

    秦非邺摇了摇头道:“他不知道。孩子还小,这样的身世他是承受不来的,我也怕有心人套他的话,所以从来没有对他说过。”

    沈叠箩道:“恩,你不告诉他是对的。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太小了,不适宜知道。”

    “不过,以后等阿阳长大了,你会告诉他吗?”

    秦非邺轻叹一声,道:“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有想过这个。我其实是不想告诉他这些的。就算要告诉他这些,肯定也是要等到冯家及凉国公他们的案子平反之后才能说的。所以,到时候再看吧。”

    *

    沈叠箩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在金陵陪着秦非邺度过这一段时期的,虽然她也是准备要去青茫山的,且去青茫山的启程日期是由她自己来定的,结果却偏偏不是这样。

    在收到金蕉叶要她去武当山与朝阳真人面谈的消息之后,紧接着就收到了金蕉叶在武当山被诡毒门的人使诡计掳走的消息。

    “姑娘,送消息的人来说,金掌门被诡毒门的人使诡计从武当山上掳走了,诡毒门门主月宫春特意留下话来,说只准姑娘一个人去诡毒门,只要姑娘去了,她才会考虑放了金掌门。而且,月宫春不许任何人出现,否则的话,她就会直接杀了金掌门。”

    “逍遥掌门和朝阳真人都已经带着武当派和逍遥派的弟子赶去诡毒门了,还有华清派的弟子,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据说欧阳公子已经带着人赶往青茫山去了。还有便是,押送沈达来金陵的兵士被诡毒门的人杀了,诡毒门的人,将沈达也掳到青茫山去了。”

    沈叠箩皱眉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月宫春为什么要掳走沈达?”

    来报告消息的窦森道:“月宫春说,姑娘杀了她的心爱之人,那么,她也要让姑娘亲眼看着她将姑娘的至亲至爱之人杀掉!不管沈达对姑娘做了什么,他终究是姑娘的生父,大概也是为了这个,月宫春才会把沈达给抓走的吧。”

    沈叠箩闻言冷笑道:“既然月宫春想杀了我心爱之人,那为何不来金陵抓七王爷呢?要说起来,杀掉公孙贺的,也是我与七王爷,她就算是想要报仇,也该是抓住七王爷,然后在我面前杀了七王爷啊。”

    窦森道:“这个月宫春倒是没有说,但据被武当派弟子俘获的诡毒门弟子交代,月宫春不抓七王爷是因为她还不敢招惹朝廷,而且,属下觉得,他们诡毒门也未必抓得住王爷,倒是金掌门和沈达这边,就好下手一些了。”

    “你这话说的倒也是,”沈叠箩道,“月宫春去武当派偷袭,想来武当派虽然高手众多,但因为诡毒门最擅此道,让人把母亲抓走也是武当派没有意料到的。不过这事儿月宫春也做得挺蠢的,去武当派偷袭抢人,武当派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呢?月宫春这下,也算是犯了众怒了啊!”

    窦森道:“姑娘说得是。诡毒门这是犯了中原武林的众怒,所以,以武当派为首,这一次,逍遥派还有华清派,三派的高手才会联合起来,去诡毒门营救金掌门。”

    “既然大家都去了,那我自然也是不能不去的,”沈叠箩冷笑道,“月宫春不就是想让我看看她是怎么杀母亲和沈达的么!那我去看看就是了!”

    “窦森,你去准备一下吧,再过两日,你就带着你的人和我一起启程,咱们也往青茫山去!”

    沈叠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秦非邺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沈叠箩去跟秦非邺告别,因为秦非邺实在无法抽空同她一起去青茫山,因此,秦非邺就让萧正将手底下的一部分人分给沈叠箩,与窦森一起跟着沈叠箩去青茫山,也可以保护沈叠箩。

    “阿箩,原本打算是我同你一起去的,但是现在这个状况,我肯定是去不了了,就让窦森带着萧正手底下的人同你一起去吧。还有,原本是还想让碧霄阁的人同你一起去的,不过不巧,碧霄阁的总部搬迁,从金陵迁到蓟州去了,碧霄阁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去了,所以这人手就有些不足了。”

    “这个倒也无妨,”沈叠箩笑道,“除了我自个儿的人手,还有武当派、逍遥派还有华清派的人,而且,去了之后,自然还会商量对付月宫春的法子的,我也不会一人以身犯险的,阿邺,你放心便是。”

    “只不过,怎么碧霄阁好好的要迁往蓟州呢?在金陵不好吗?”

    秦非邺没有多说,只答道:“七公子当自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也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不过,他之所言,觉得碧霄阁在蓟州比在金陵安全些。何况,碧霄阁是他的,他想要如何安排,自然也是由得他去了。”

    沈叠箩听了这话,也只是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觉出什么异样来,与秦非邺道别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