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7乖宝宝洗耳恭听(新文求收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错,”

    金蕉叶点点头道,“我们这次过来,确实是想向真人请教一下阿箩的事情。因为真人看出了阿箩的命数,又有了十三年前的事情,所以,阿箩现在遇到的一些事情,我们有些想不明白,所以希望真人能给我们解释一下。”

    朝阳真人道:“金掌门但说无妨。”

    “真人,事情是这样的,”金蕉叶将沈叠箩去年遇刺之事说了一遍,又把沈叠箩穿越之事说了一遍,然后才问道,“敢问真人,那丫头穿越这件事,跟阿箩命定之事是否有关呢?我心中不解,就是想问问当年真人是否看出了阿箩后来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朝阳真人沉吟片刻,才道:“关于沈大人的事情,贫道也是有所耳闻的。不瞒金掌门,贫道心中其实也是有几分疑惑的,总觉得这位沈大人和之前令爱的性子实在是大相径庭。只是贫道是不入红尘之人,便是真有疑惑,也不过是存于心中,不会宣之于口。不过现在,金掌门将实情告知,倒是解了贫道心中疑惑了。”

    “依贫道看来,令爱与这位沈大人之事并无关联。虽然用的都是同一躯体,但是却是两个人不同的灵魂,灵魂不同,自然命魂也不一样,命魂不同,自然命中注定的事情也会不同。令爱既然已经去了,那么,她此生算是已过,剩下的,则是这位沈大人的人生了。贫道觉得,金掌门还是应该看开一些的。”

    金蕉叶抿唇笑了笑,道:“多谢真人解惑,其实我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件事,这会儿比刚知道那会儿也好多了,如今听得真人所言,才知阿箩是命数如此,我也知世事不可强求,自然是不能一直沉浸其中的,人嘛,总是要向前看,不能回头的。”

    金蕉叶这般洒脱的态度,朝阳真人还是蛮欣赏的,他笑着称赞道:“金掌门素来潇洒,心性洒脱,虽然处于红尘之中,却不纠缠不执念,倒像是我道家中人的脾性。其实,这份心性,也是金掌门的福气,如此,倒也少了许多烦恼了。”

    被前辈夸奖,金蕉叶还是蛮开心的,谈笑之中,她又想起一件事来,连忙问道:“真人,其实,这灵魂附身,异世重生之事,根本就是世所罕见之事,一般也就是志怪妖谈里面会涉及一些,要说起真正遇到的,那就是少之又少了。您方才也说了,这都是各人命定之事,那我想请问一下真人,那这穿越之事,是否是现在阿箩的命定之事呢?这般巧合的事情,她又是为了什么事情会穿越呢?”

    朝阳真人微微笑道:“天道命数,玄妙至极。贫道参悟数十年,也并不敢轻易断言。”

    肩金蕉叶听了这话略有几分失望的模样,朝阳真人又开口道,“金掌门,令爱自己心中也有这样的疑惑吗?”

    “那肯定是有的啊,”金蕉叶还没顾得上回答,这话就让旁边一直听二人说话的逍遥子给答了,“那丫头骤然穿越,在异世重生,这心里头肯定是犯嘀咕的嘛!她起先也不觉得自个儿穿越是命定之事,但是我和阿叶把十三年前的事儿跟她那么一说,她这才知道原来真人早就预见到了后来发生的那些事儿,所以她这心里也好奇啊,她也想知道她为什么死了又会穿越到我们这儿来!要不是那丫头要忙朝廷里的事情脱不开身,她早就同我们一起来了!”

    “是啊,阿箩替朝廷做事,如今忙得很,轻易离不得金陵,”金蕉叶道,“所以,我们就想着,替她过来问问。真人您解了我心里的疑惑,也替她解一解她心里的疑惑吧!”

    朝阳真人沉吟片刻,才笑道:“命数之事虽有天定,但亦存变数,否则若都是一成不变,也不符合天道循环的规律了。只是,这命中出现变数,也很是难得了。这也是被天道选中的命定之人,福气大得很,一般人是没有这等福气的。但若是要问为什么会出现这变数,便是贫道也不能解答。”

    “为什么不能解答啊?”逍遥子追问道,“真人是怕泄露了天机,又遭天谴么?”

    “这倒不是,”朝阳真人笑道,“命数中一旦出现变数,这人的命途也就改变了,命途变幻莫测,已经不再是贫道可以看破的了。这样的人,一生中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或者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就真的是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这个变数为何出现,贫道还是能看出来的,也是能够看破的。但光是这样说还是不行的,贫道得亲自见到了沈大人,只有等见到沈大人之后,才能解决金掌门、逍遥掌门、还有沈大人心中的疑惑。”

    金蕉叶一听这话,倒是有些失望了:“真人非得见到人才能解答吗?”

    朝阳真人点头笑道:“不错。不见到人,贫道无法解答。”

    见金蕉叶沉吟不语,逍遥子在一旁道:“那也很简单嘛!阿叶,你给阿箩写一封书信,说明情况不就行了嘛!她不是在忙着特战营的事情嘛!上回在金陵时,恍惚就听她说起过,特战营的事情忙完之后,她便会休假的,既然有休假的时间,你就让她来武当山,真人见了她,自然能把什么事情都说清楚了,那样一来,也算了却咱们的一桩心事了!”

    金蕉叶和逍遥子从金陵离开后,一路都往武当山而来,上山之后这么久,因为知道沈叠箩忙,加之又有事情要做,就没有与她互通书信,因此,他们此时还并不知道金陵城中发生的事情,武当派又是蓄意远离红尘俗世的门派,所以,等他们知道这些事情时,已经是好些日子之后了。

    金蕉叶此时听闻逍遥子的提议,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遂提笔给沈叠箩写了一封书信,派人下山送往金陵去了。

    然后,她才望着朝阳真人笑道:“如此,我们就只有在山上等着阿箩过来了。还得叨扰真人一段时日了。”

    朝阳真人笑道:“无妨,无妨。留两位掌门在山上住着,贫道也是求之不得呢。”

    *

    太初帝病重昏迷不醒,太医院尽了最大的努力,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人给救回来,太初帝终究还是在杀了秦允明一家十多天后,就吐血溘然长逝了。

    其实说起来,若不是遇上秦允明谋反之事,太初帝的病本还可以拖上一两年的,就因为被秦允明这事儿给气的,所以太初帝生气再加上勾起病重,就这么被气死了。

    按照太初帝的圣旨,皇太孙秦时彦将在太初帝丧事完了之后登基为帝。

    秦时彦年纪太小,又是新帝,手底下没有得用的人,之前太初帝又已经在圣旨中明言了,将七王爷留在金陵就是要七王爷留下来帮助时彦的,所以,筹备新帝登基大典,还有给太初帝发丧这些事情,都一应落在了秦非邺的身上。

    秦非邺每天都很忙,能来沈山居见沈叠箩的时间极少。

    而沈叠箩身为太傅,遇到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天天陪在秦时彦身边的,秦非邺忙着这些事务,两个人在宫中倒是能见上面,但是说的皆是公事,旁边有个动不动说起太初帝就会哭一会儿的秦时彦,两个人也就不能在一起说说悄悄话了。

    也是忙了差不多半个月之后,事情才渐渐顺利起来,沈叠箩才有时间回沈山居,而秦非邺也才有了空闲时间来沈山居看沈叠箩,两个人也才有了单独相处的时间。

    这段时日,两个人都很忙,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两个人都是很珍惜的,一盏青灯,两个人在榻上相对而对,相视一笑,便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温馨的了。

    “阿邺,我前些日子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但是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时候,现在这会儿倒是正好,你有空我也有空,咱们两个能清清静静的说会儿话,正好我也可以问问你了。”

    秦非邺笑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只管问就是了。”

    他到不知道小丫头心里还藏着疑惑的,不过,自己细想起来,他倒确实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同小丫头说过。如果小丫头这会儿真是要问那些事,他自然也是要实话实说的。以现在他和小丫头之间的关系来说,也没什么事儿需要瞒着小丫头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