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沙漠里的温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寒风吹拂地上的树枝,树枝摇曳,风吹白雪,白雪微动。夜独泓掠过那个树桩,将一堆枯枝甩在身后,天空明朗,哈气成雾,悲伤的夜独泓下了一个坡,速度更快,中午时,已出了雪山。

    前方出现一条坦途,这路宽阔,几里几里不见人烟,可见此处之荒凉。夜独泓独自上路,虽然孤独,却不寂寞。他能对着天空笑表示自信,他能听懂大地的语言。

    夜独泓在路上移动好长时间,道路开始沙化严重,越往前去,沙子越多,土越少,渐渐地,夜独泓来到一片荒漠。荒漠里严酷的气候夜独泓早有耳闻,他还记得流浪汉给自己讲荒漠时的夸张表情。

    这里沙子极多,且松软,脚踩踏上去,就会往后滑,所以步行艰难。可夜独泓没有放弃往前,他可不想认怂。夜独泓干脆使动轻功,在沙漠上疾走如飞,不觉已经过好些路程。

    夜独泓在一个松软的沙坡上落了下来,这里的沙子呈现出波纹状,看上去很是漂亮,可夜独泓哪里想得到这里暗藏杀机。就在夜独泓欣赏美丽沙纹时,空中闪出一个人状怪物,他头部像萝卜,胸腹像茄子,四肢像芝麻杆,这么奇怪的家伙夜独泓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不知道对方的来头。那怪物手中握着一根仙人掌,仙人掌巨大,上面的刺根根直立,犹如钢铸,俨然一根狼牙棒。

    怪物手中的仙人掌泛着绿光,很有威力的样子。夜独泓知道,这是自己的敌。夜独泓遇敌一向很冷静,他站在沙上不动,手持仙人掌的怪物也呆站在沙上,怪物前后摇动着身体,一副流氓地痞的模样。那怪物忽地奔向夜独泓,手中的仙人掌抽往夜独泓腰部,夜独泓举剑抵挡,当仙人掌与剑相撞,竟发出重重的撞击声,仙人掌没事,仙人掌的绿光泛及夜独泓的身体,夜独泓立即觉得疼痛难忍,那是一种被针刺甚至比针刺还难耐的疼痛。当怪物退回原地,依旧摇摆身体炫耀武器时,夜独泓身体上的痛感还在。

    沙漠里酷热难耐,夜独泓出了一身汗,被刺痛的地方因为汗液渗进伤口而更加疼痛。夜独泓要主动发起攻击,他跃起数丈,在空中几个翻转,手中长剑发起黄光,再往前跳,已出现在怪物头顶,夜独泓当空劈出长剑,一道闪电击往怪物身体,怪物只略微颤动了下身子,然后又得意地蹦跳起来攻击夜独泓,夜独泓再次被仙人掌刺痛。一连二十个回合,夜独泓都没能撂倒怪物,反倒自己受了一身上。夜独泓开始有些jing疲力尽。

    怪物甩甩手中的仙人掌,立即空中闪出三个同样的怪物来。此时,夜独泓面前有四个手持仙人掌的怪物。

    夜独泓暗暗叫苦,可那仙人掌不管你怎样,就是要攻击你。同时三个怪物举着仙人掌来折磨夜独泓,绿光铺天盖地袭击夜独泓的身体,而空中突地出现一道紫光,这紫光如一朵花,在三个怪物中间绽放,只听咔嚓一声,三个怪物立即骨头散架落在地上,这声音像柴禾断折一般。又有紫光扑来,也是花般模样,在剩下的那个怪物身旁绽放,怪物瞬间倒下,无声无息。

    夜独泓大为惊讶,转身去看,只见沙漠上出现一只白虎,这虎健步向前,威武不寻常,虎背上坐着一位紫衣女子,这女子面容姣好,夜独泓认得,正是花儿。花儿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能够敏锐地判断出很多东西,他能从你走路的声音得知你是谁,当然,只限于熟人。

    花儿问夜独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里很危险的,花儿说,在自己的本领不够强大之时,千万不要来这个地方。

    花儿的话真的吓到夜独泓,花儿的突然来访也使得夜独泓感到惊奇,在这个地方遇见花儿,真是不可思议。

    这花儿是位盲人,可她的听力却异于常人,这就是上天的安排,让一个人有短处,也必然使她有长处。花儿听声辨物,识别方向,都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她能够听得到沙上的细微响动,她知道,有怪物来啦。花儿驱动白虎,白虎向前奔走两步,空中闪出一个手持仙人掌的怪物,仙人掌向花儿抽过来,绿光泛滥,白虎怒吼,前爪一按,自双爪发出带着铁锈颜sè的金光,这浑浊的光芒将沙子劈开,冲向怪物,怪物被这光打到,咔嚓落到地上散架,并且迅速被沙子掩埋,这白虎的威力让夜独泓见识,杀死一个怪物,还将它埋葬,怪物是不是应该感谢白虎呢?

    花儿告诉夜独泓,这里危险,要他迅速离开这里。花儿要夜独泓上白虎,夜独泓就上了白虎。白虎体型巨大,花儿却能轻松驾驭,坐在白虎上的夜独泓感觉两侧风起,原来白虎飞速奔驰。

    在白虎背上,夜独泓向花儿说起草儿,花儿惊讶于夜独泓认识草儿。当花儿问起草儿的状况,夜独泓在花儿身前流泪,花儿看不到,可花儿从夜独泓说话的声音中判断出他在流眼泪,夜独泓用哽咽的声音说草儿如何如何了。花儿得知死人坡,得知冰窟,得知草儿被冰魂逼入冷水中,心里隐隐作痛,但她并不表现在面上。

    白虎在沙漠上疾行,不出半ri,就已出了沙漠,奔过一条宽阔荒凉的大土路,他们来到一片雪域,这里的雪山还是那么静,夜独泓还记得和草儿一起在这里过夜呢,当白虎迈步奔上雪山,夜独泓内心重新拾起自信,他知道花儿很厉害,白虎也相当厉害。白虎跑过一个树桩,就是夜独泓用自己的剑削的树桩,夜独泓讲述了自己在枯树前的痛苦与心伤。花儿理解夜独泓的心,可她哪里顾得上说闲话,只是驱动白虎,不住向前。

    花儿问夜独泓死人坡在哪里,夜独泓指了一个方向,白虎健步如飞,去往死人坡。那叫死人坡的地方,有多少人闻名丧胆,更不要说去那里。可这白虎奔走过去,威风凛凛,哪里把那死人坡放在眼里。去死人坡的路很长,可白虎的速度出乎夜独泓的意料,不一时,白虎就载着二人来到死人坡。花儿问夜独泓冰窟在哪里,夜独泓也指了指位置,白虎迅速赶往夜独泓手指的方向。很快,白虎来到冰窟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