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斗枯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时天晚,明月照雪,空气清冷。在这天底下,有多少人在这月辉下品尝饮品,与佳人共醉,较次的,也平静地享受着月sè带来的静谧,可夜独泓这时,既没有在母亲身边,也没有在苏雨身边,原本身旁有个草儿,可今ri草儿却跌入水中,杳无音讯,是死是活?夜独泓孤零零一个人在雪地上,呼吸着清冷的空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夜独泓想要诉说,诉说心中的悲伤,他的心在颤抖呢,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可是,这里没有一个人,他没有诉说的对象。那就对着明月哀叹吧,这月很冷,冷得让人哀伤。月亮上面也有一个同夜独泓一样悲伤的人吗?如果有,那他是怎么让自己好起来的呢?如果没有,那夜独泓也太寂寞,你仰望月亮,竟然仰望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夜独泓眼角流泪,泪是温热的,这时也没有人替他拭泪。他多么哀伤的目光,投向清冷的明月,他突然觉得月亮也在悲伤,似乎也有哭泣,夜独泓突然笑了,难道月亮也遇到悲伤的事情,那么月亮遇到什么伤心事呢?夜独泓问月亮。然而,月亮像这里的雪一样安静,哪里有回答夜独泓的话。

    夜独泓一直自诩天才,他认为自己是各方面的天才,比如打斗,他认为自己是最厉害的,可今天,如果不是逃得快,就死在冰魂的宽大冰刀下了。夜独泓想想都后怕呢。

    这时,天空中飞过来一只乌鸦,它落在旁边的一棵枯树上,夜独泓的注意力被转移,他看到那棵树已经枯死,可树干还是坚硬的,一副不想死的样子,夜独泓还看到,那枝桠向伸向天空的臂膀,似乎在挣扎,在痛苦。更使夜独泓注意的是,那只乌鸦居然是白sè的,如同这雪一样白。夜独泓嘴角才露出笑意,他觉得这乌鸦实在有趣。乌鸦叫了两声,落在另一根枝桠上。

    夜独泓突然大笑起来,他好开心,终于有生命与他作伴啦。夜独泓就站在树下,目光不转地看着那只乌鸦。只片刻,那只乌鸦像看到什么东西,冲天飞去啦。当乌鸦飞走,巨大的落寞又袭击夜独泓。

    夜独泓坐在雪地上,他没有使动法术温暖身体,而是让寒冷的雪直接与肌肤接触,他的心好冷,他的身体也好冷。

    寒风吹,吹在枯树上,也吹在雪地上的夜独泓身上。夜独泓与枯树同病相怜,他看着枯树,感觉枯树也在看着自己。夜独泓在思考,是什么造成现在的情况?夜独泓越想越气愤,看着枯树,那枯树又像恶魔啦。

    夜独泓手中握着剑,他瞅那枯树如同恶魔时,就握紧了剑,拔出长剑,瞪着树干,呀的一声,冲到树干前,提剑向树干猛刺,这树干是坚硬的,夜独泓好几下都没能刺破树干,他嘴中有些狂笑,将剑砍在树干上,树干发出笃笃的声响。夜独泓冲向树干,脚猛踩踏树干,他只踏上去两脚,就被来自树干的反作用力给弹了回来,然后,夜独泓一屁股坐在地上。

    由于屁股蹾在地上,尾巴骨被撞疼,夜独泓开始哀嚎起来,他疼啊,疼得动不了。夜独泓口中喊“动不了了,别动,千万别动”,他的身体真的难以动弹,一动弹尾巴骨就疼。夜独泓只好静静地呆上一会儿,让尾骨恢复。好大一会儿,夜独泓的尾骨不再那么疼痛,他尝试着站起身,又拾起那把明晃晃的长剑。

    夜独泓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这树,让这树早点死,其实,这树早都死了。夜独泓冲到树下,骂够之后,扬起长剑就往枯树上砍,夜独泓身体翻转,不停砍着树干,树干上出现道道剑痕。夜独泓身体突然跃起在空中,这是他学来的轻身功夫,他的身体在树顶旋转,手中的剑也不停砍削树冠,那些不够粗的枝干就被砍下来,被风一吹,寒冷地落在雪地上。

    在空中看着落枝的夜独泓,发现黑sè的枝干落在白sè的雪地上如同墨染在白sè的纸上,顿时觉得好玩儿,于是他再次砍削枝干,这次的砍削是有选择有目地的,枝干纷纷落在雪地上,竟然形成一个图案。夜独泓用枝干画了一幅什么画呢?那是一匹马,正是夜独泓的属相。

    夜独泓落在雪地上,观赏自己的杰作,这的确是一幅写实的作品,他内心的悲伤被排遣了一部分出去。

    正在观赏枝画时,一阵猛风吹过,刚才被砍断而搭在树上的枝子被吹落下来,那枝子正巧砸在夜独泓头上,枝子的一个硬杈划过夜独泓的脖子,脖子被划出血。夜独泓伸手从脖颈后摸到血,心里一阵愤怒。再次提起长剑朝着枯树一顿猛砍。这次夜独泓几乎用了十二分的力气,那剑砍在树上咚咚有声,只片刻,那树就被削了个干净,徒留一根树干挺在雪地上。

    寒风吹拂着地上的枯枝,那匹马被吹乱啦,夜独泓手中的长剑竖在腿边,du li雪地中的夜独泓与那根树干对视,那树干由于被砍削的厉害,呈现出狰狞模样。夜独泓对树干的怒视很不满意,就提起长剑,跨步来到那根树干前,将剑在空中挥舞两下示威,猛朝树干砍去,这次夜独泓使动了法术,只见剑身泛着蓝光,触及树干时,树干嚓的一声断开,断掉的一大截树干重重地落在地上,溅起冰冷的雪花。

    一棵枯树被夜独泓砍削完毕,雪地上就有了一个树桩,树桩上年轮可数。夜独泓也累了,就拉着长剑来到树桩旁,缓缓坐在树桩上休息。这时夜独泓才发觉自己出汗了,出了好多汗,他手抹一把额头,抹下一把汗水。夜独泓内心的悲伤几乎全部排遣出去,他此时感觉又累又困,想要睡觉。天空yin霾,纷纷落雪,雪花不大,随风曼妙。夜独泓使用法术制造出光球,光球包裹着他的身体,倍暖和。夜独泓起身,来到雪地上,找到一块平地,躺下来,安心地睡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