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她都醉了,还是我一个人来唱吧。”时麒从陶野手里抽过话筒,但没抽动。她微微垂眼,就见陶野瞪着眼睛看着她,那眼底一闪一闪的,仿佛盛了浅浅的清水在那里。

    只这一瞬间,那个坐在床头柜上低着头跟她告白的女人就又回来了。

    “不准哭。”时麒皱眉,嘴唇轻轻一动,很低声地说。

    陶野低了一下头,时麒就看见一道水光落了下去,再等她昂起来时,眼里果然已经干掉了。陶野抓紧话筒的手慢慢地松开。她很想,但做不到,和时麒对唱的话,她怕她脑子一热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她已经冲动很多回了,但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人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太过分,真的就会让人嫌弃了。

    时麒上去点了一首歌,前奏的鼓点一响,江梦源就欢呼一声把敖烨拉了起来,将他推到沙发前面去。

    敖烨万般无奈地拿手指点着时麒,时麒送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给他。据说当年敖烨就是凭着这首歌把嫂子拿下的,但他不是唱,而是别人在唱的时候,他被推出来打了一套太极拳作为伴奏。

    相比只会鼓个掌摇个铃的无聊伴奏,太极拳顿时显得特别高雅,尤其敖烨的拳打得极好,音乐快,他的拳快而有力;音乐慢,他的拳温柔绵长,简直就像演练过无数遍一样天衣无缝,顿时虏获芳心一枚。

    “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时麒嗓子一开,顿时惊了包厢里所有的人,包括在谈话的大人们都停了下来,围到边上来看敖烨练拳。其实练太极拳是不需要用音乐来桎梏节奏的,但是在有音乐伴奏的前提下,尤其是中国古典音乐,练太极拳又会变成格外令人享受的一项有氧运动。而太极拳的快慢是可以随着音乐的快慢自由调整的,那么乐感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东西,没有乐感的人,打拳都找不到节奏。

    时麒的乐感自然是好的,敖烨也是,所以两人的配合自然是非常好。

    被江梦源抓出来的陶野没再回她的那个角落去,在她还来不及走到那边时,时麒已经开唱了。

    其实……这应该不是她第一次听时麒唱歌,可是那一天她的心思全部放在和珊珊的说话中,时麒唱了些什么,她真的一点都不记得。这一回时麒一开口,她就再也没能走出一步,只是转了个身,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唱歌的人。

    高音过去,时麒的声音倏而变低,敖烨跟着把风格一转,柔和缓慢起来。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

    西楚霸王在虞姬耳旁昵喃细语,这切切之声也入了在坐的每一个人的耳朵。自然,陶野是听到了的,她不但听到了,也不可自抑地沉沦在那画面之中。她觉得可能她是真的喝多了,以至于身边又出现了幻觉,她的耳边又泛起了温热的呼吸,那个人不是贴着话筒,明明是贴在她的耳边。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好像有人在笑,有人在鼓掌,所以她也笑起来,也鼓起掌来。可是那声音只是戏耍她一般近了又远,遥不可及。脑子里开始一跳一跳地生疼,笑僵在脸上后,陶野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木讷,一定和这整个环境都格格不入,但她现在真的提不起劲来牵动嘴角了,她想她太累了,实在是太累了。歌声好像渐渐结束,大家都在说笑着,这个时候走动一点也不引人注目,陶野就又走到一边去倒在了沙发里。

    太累的结果就是,陶野在一片喧闹声中,居然睡了过去。她是在一片轻微的震动中醒过来的,首先耳边是一片安静,睁开眼视野略暗。

    “你醒了?”时麒的声音从旁响起,这回是真真的。

    陶野立即就全醒了,猛地坐直了身子,发现自己坐在汽车里,但是之前的记忆却像是丢失了,自己怎么坐进车里的,她完全想不起来。

    “你刚才睡着了,我们现在送你回去。”时麒解释。

    开车的人是敖烨,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这个女人。能在那么嘈杂的环境里还睡着,如果不是真心内心淡定,就是心事太重。这个女人看起来显然是后者。

    车子很快到了目的地,道了谢后推开车门的时候时麒的声音在后面问:“要送你上去吗?”

    陶野的背影僵了一下,低声说:“不用。”就合上了车门。

    一直看着确认她进了楼道口消失不见,时麒才告诉敖烨可以走了。

    “这女人什么情况啊?”敖烨好奇地问。

    时麒撑着肘靠在车门前,看着车外,沉默了一下:“不知道。”

    敖烨纳闷地转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刚才不是玩得好好的?”

    刚才是玩得好好的,可无疑陶野是很扫兴的存在。那样兴奋的环境里她都能睡着,江梦源对她还颇有意见。偶尔听到有人说她性格温是很温存,就是孤僻了点。似乎,是在珊珊说了那些话后,她就更加的不与人来往了。原本与自己是没有关系的,时麒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只是,时麒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只是她想到了那一线眼泪,她似乎还是能轻易地影响到那个女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