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天晚上,敖烨当真订了一个超大的包间,连带着k歌的设备,陶野进去的时候真有些吃惊,看来人口大国的饭店的包容性就是要强些。

    是的,她还是来了,时麒开口,她就只能来了。

    早上的时候,看着八点要到了,她就准备回去,时麒拦住了她,这是她们很久以来的单独面对了。之前每次练拳的时候,不是有徐意萱在身边,或者就是江梦源,总之也许不止是自己,都在刻意回避着独处的尴尬。但这一回时麒不开口,陶野也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的。

    “我……就不去了。”陶野收拾着衣服,抬起手来从身后抽出一条毛巾。这是练拳的大妈大爷们教她的方法,出汗太多也麻烦,没有时间冲澡的话就在后心窝里压一条纯棉的毛巾,像小孩子一样,又方便又简单。

    “去吧,难得大家聚聚。”时麒说,看着她红润的脸色,“最近气色好多了。”

    “啊?”对于时麒跳跃的思维陶野显然没有跟得上,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吗?”

    “真正练拳的就没有气色不好的。”时麒笑,“不过练太多也不好,过犹不及。晚上我去点一个补气的菜,大家一起补补。”

    都这么说了,陶野也觉得自己不宜太矫情了,只得应了下来。

    当天不是周末,原本不该出现的江梦源也来了。她一到寻见了敖烨就“嗷”一嗓子地扑了上去,吊在了他的脖子上。

    “小师妹你旷课?”敖烨笑咪咪地问。

    江梦源也是时散鹤的入门弟子,这个小师妹才是正宗的,至于陶野,那都是大家叫叫而已,徒弟与学员之间,还是有很多区别的,陶野也是后来才发现,江梦源每次叫时教练都是叫师傅,和她们不一样。

    “我请假了。”江梦源最喜欢这个大师兄,可惜年龄相差太大,还不等她长大,人家就有娇妻相伴了,去年还添了一个女儿,宠得跟什么似的。

    “都要高考了,别还心不在焉的。”敖烨挂着这只考拉往前走,一边招呼着大家入席。

    江梦源噘起了嘴,小女儿态毕现:“烦不烦啊你,别提行不行。”

    “好好好,”敖烨把她按进坐椅里,“我就猜到你要来,特意准备了可以唱歌的房间,你好好放松放松。”

    “啊,还是师兄最疼我。”江梦源尖叫一声,又从椅子里弹了起来。

    “坐着,吃了饭再说。”走到一旁的时麒把她又按了下去。

    “师兄你看,师姐就会欺负我。”江梦源连忙告状。

    ……

    和以往一样,入席时的坐位刚刚满,等到吃完了,早就拥挤不堪。后来大人们都在谈话的时候,年纪轻一些的都转移到k歌那边的区域去了。大家先是把时散鹤请上去高歌一曲,要说练拳的气息就是不一样,那嗓门洪亮又悠长,博得大家阵阵掌声。时散鹤不唱了,小辈的鬼哭狼嚎就开始了,江梦源尤其是个中高手,她一个人唱还不尽兴,非要拉着敖烨对唱情歌,大家就开始打趣了。

    “嫂子不在,师兄就是我的。”江梦源抱着敖烨的一只手臂把他拖到前面去,很是张狂地说。

    “那我要不要拍下来做个纪念啊?”时麒乐呵呵地掏出手机晃了晃,“下次也给嫂子看看,我师兄多吃香啊。”

    敖烨瞪了她一眼:“你是报复我早上摔你摔狠了点是吧。”

    时麒摸了摸手臂,上到肩下到腕,哪个关节都被敖烨拧得酸痛。其实太极拳里的推手,也是一些缠丝擒拿的动作,无非是逆着身体的自然规律走,怎么让你别扭怎么算;弹抖发力也近乎咏春的寸劲,所以太极拳是不能将手伸得太直的,“沉肩坠肘”就是保持着的一个蓄力的弧度,进可攻退可守。

    被通知了在下午的时候及时赶来的徐意萱夫妻也坐在一旁,等江梦源她们唱完后,也被推上去唱了一首情歌。可怜的刘成平时一天都不吭三声腔,这天硬是被逼着把高音都飙了上去,然后也有些诧异地表示他以前唱不上的,不知道是不是练了拳的原因,气也不那么短了。

    “这话好,”时麒哈哈大笑,“可以做太极拳的广告词了。”

    江梦源当然也不会放过她,非要她也找一个人去对唱情歌,可在坐的都已经上去了,然后她就一把抓住了从始至终非常安静的陶野。

    时麒看着她拉到灯亮下的那个人,眼都直了一下,顿时心里把江梦源踹了几脚。

    “我不行……”陶野挣脱江梦源的手,连连后退。刚才在酒桌上的时候,她还是不可避免地喝了一点酒,这会儿正头昏脑涨着,江梦源让她去唱歌,她只怕话筒都拿不住。

    “怕什么,合唱,你唱不下去的时候时麒会帮你顶上。”江梦源不依,只叫唤着让时麒出来。

    陶野这才听清她们在闹什么,让……她和时麒合唱?陶野迷迷糊糊地看着从沙发里站起来的那个身影,血液一下子就涌上了头顶。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