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阴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金创药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而且,那些与幽冥蟒伴生的幽冥草皆归你药堂所有。”

    黄芍闻言,脸色迅速变幻,那幽冥蟒可不是普通的野兽蟒蛇,这东西是吸收了星光的可怕妖兽,妖兽不仅强大且极度嗜血残暴。别说普通人,就连修炼者都极少有人敢主动去招惹,但这些妖兽体内那价值连城的妖丹却令人垂涎,这元霸定是为了那妖丹而去。

    “好,我答应帮忙!不过不管那幽冥蟒体内是否产生了妖丹,那些幽冥草也必须归药堂所有。”

    “爽快!”元霸咧嘴一笑,突然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楚歌,旋即指着楚歌冷声道:“这小子也必须去。”

    楚歌一愣,他看了一眼元霸身后的张天,神色陡然阴沉了下来。原来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都是为了我?张天啊张天,你可真是心机算尽啊。

    黄芍闻言,不由大怒道:“元霸,你可别太过分了,这个新弟子昨日才刚来宗门报道,淬体都还未成便让他去与妖兽对抗,他是何处招惹了你?你要如此害他?”

    那昨夜才淬体成功的陆丰不禁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自己,想毕他才瞟了眼楚歌,心里不禁有些好笑,真是个倒霉的家伙。

    “淬体未成?”像是听见了极为好笑的笑话般,那元霸足足笑了大半刻才讥讽道:“你的脑袋被那些药汤给灌糊涂了?这家伙可是在宗试的时候便完成了淬体三层,楚双甲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呢,文试取得甲上之名,潜力测试时更是以凡胎之躯直接淬体,你说是吧?楚双甲……”

    元霸的话不可谓不惊人,莫说药堂的这些新弟子,就连黄芍都是盯着楚歌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而那陆丰此时的表情就更为精彩了,场间唯一安静的人,怕也只有酣睡如初的石决明了。

    楚歌并未回答元霸,而是看向黄芍淡淡开口道:“我可以答应。”

    黄芍从震惊中缓了过来,急道:“就算你完成了淬体三层,也定没有什么战斗经验,你可要好好想想,只要你勤于修炼定能进入内宗,何必急于这一口气。”

    唐小虎瞟了眼远处的张天,他慌张地拉了拉楚歌的袖口,小声道:“这肯定是张天的陷阱,楚歌,他这是要害你!”

    楚歌笑了笑没有回答两人的话,反倒是看着张天冷冷道:“你敢去么?”

    众人不明白楚歌此话何意,但张天却是明白,他冷笑回道:“自然……”

    “那我便没什么意见了。”

    楚歌自然明白这是张天的诡计,指不定在围剿那妖兽时,这家伙便会对自己下手。可楚歌也明白一件事,张天必须死,不然,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以后定会没完没了。唯有他死了,自己才能落得个清静。

    事情谈妥,武堂一行人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去,而药堂内还能听见黄芍的道道叹息声。老人像是睡足了回笼觉,当他醒来时只是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仿佛对于先前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般,只是给众人发放了图册,便开始教新弟子们辨识药草来。

    楚歌从药堂出来后,便被黄芍给一把拉了住。

    “你叫楚双甲?”

    “我叫楚歌……”

    “哦,楚歌,你来外宗有些事情不知道,我就长话短说。武堂与药堂的关系一直都不和谐,虽然这些年药堂衰败了,但有长老们管着,他们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过。我不知道以你的惊人天赋怎么会被分配到这里。或许是你的出现让武堂的那些家伙有了警惕,外宗弟子又不得相互残杀,所以那元霸才找了个借口,想要借机除掉你。”

    “如果你死在后山了,他们可以说是妖兽所为,到时候仅凭我一个人的说辞,也不会有人相信。所以明天无论如何你都得呆在我旁边,我已经完成了淬体四层,战斗经验也不差,有我在他们不敢直接对你动手。记住,后山里最危险的不是妖兽,而是武堂的那些人。”

    黄芍说完,也不等楚歌开口便急急忙忙地离了开。楚歌心里微暖,这个黄芍人还不错,倒是值得自己称呼一声黄大哥。

    楚歌并不想理会两个分堂之间的恩怨纠葛,他相信自己绝不能在此地待上太久时间,但进入内宗之前,有件事他却是必须先完成,哪怕是冒险了些,可这样的机会绝不可能太多。

    “张天,等着吧,明日就是你的死期!”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