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阴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楚歌从来没有听说过世间存在有以星元淬体的人类,或许是自己见识浅薄,但他清楚,从这一刻起自己便与普通的修炼者有了不同。即便那些白蒙蒙的雾气分散在身体的各个角落,暂时还无法使用。可楚歌自信,光凭身体强度,同是淬体三层的张天也绝对无法与自己相比。

    是的,楚歌并未忘记张天,这个人欠自己一条命。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时,那茅屋间便响起了阵惊喜的欢呼。有人淬体成功了,在《星光论》的指引下,有个叫作陆丰的青年人感悟到降世星光,仅用了一夜时间便淬体成功了,这等天赋不可谓不强,就连那黄芍都是前来道了喜。自然而然,那个陆丰便成为了新弟子们的中心。

    “他们要是知道你已经淬体三层了,不得吓死才怪。”唐小虎站在楚歌身旁,嘟囔说道。

    “昨晚你有没有什么收获?”

    闻言,唐小虎才挠了挠后脑勺,多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是明白《星光论》中所阐述的知识,可就是一夜都没办法感悟到那缕降世星光。

    楚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慢慢来。”

    新弟子们在黄芍的带领下,走进了离茅屋不远的药堂正厅。说是正厅,其实也不过是一间稍微大些的茅屋罢了。药堂很大,但大多空间都被那些歪歪扭扭的货架占据,货架上摆满了许多簸箕,簸箕里尽是些晒干的药草。

    除此之外,整个药堂里也找不出什么多余的东西。此时,在药堂里忙碌的也只有十来个人,看他们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该是上山采药的时候了。正上方的桌案上一个头发稀疏的老人正趴着酣睡,就连他下方的药煎干了也丝毫不知。

    黄芍见状无奈,他把药壶提起后,才对着那位老人恭敬说道:“先生,新弟子们都来了,您看,是不是该教他们一些辨识药物的知识了?”

    老人名叫石决明,是药堂的堂主,因为老人家不喜堂主二字的缘故,弟子们便改口叫了先生。

    然而,还未等石决明醒来,药堂的门便被人一脚踹了开,那道本就年久失修的木门被这么一踹竟是飞离了门框,直接就坏了。

    楚歌等人回头,便看见门外站着三个青年弟子,这些人的服装与药堂弟子并无太多区别,只是他们的领口,袖口都是刺着一个极为显眼的武字。

    带头的人是个彪形大汉,虽是青年模样,但那身肌肉可实在有些夸张了。楚歌并不认识此人,但他身后跟着的一名青年,他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张天……”

    楚歌眼睛微眯,张天也看了过来,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却并未理会楚歌。

    “黄芍,你们这个月的金创药呢?这都月底了,药堂可是一副金创药都没送到我们武堂来啊。”那个大块头哼着气,声音震得人耳膜生疼,老弟子们见状齐齐脸色一变都是背着背篓悄悄从后门离开了。而新弟子们哪里见过如此阵仗?一个个地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

    “元霸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你明知这个月,我们采集的几味重要药材都送到内宗丹阁了,哪里还给你们做得出金创药?”

    “我不管,药堂弟子除了练武之外,还要经常上山捕猎野兽猛禽,没有金创药,万一有弟子出了什么差错,你们拿什么赔?而且,提供金创药本就是你们药堂的职责,更是外宗的宗规,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违反宗规不成?”那名叫元霸的壮汉,眉头挑得老高,多有几分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黄芍的脸色无比难看,这元霸说的话并不是什么威胁,他是阐述了事实。可这个月那炼制金创药最重要的几味药材都被内宗丹阁收了去,这丹阁也没来个人证明,如果武堂要是把这事闹到外宗长老那边去,到最后药堂还是会吃大亏。

    “明人不说暗话,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黄芍并不傻,他看得出元霸此行的来意分明就不是为了那些金创药,可药堂在整个外宗都是出了名的穷,来此不为药,难道还是为了财?

    元霸闻言,那看似粗犷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丝狡黠之意,他盯着黄芍嘿嘿道:“看在同门的份上,我也不会为难你们药堂。前些天,我们武堂的弟子在后山一处险地发现了处幽冥蟒的巢穴,经过打探,确实发现那里有幽冥蟒活动的痕迹。内宗如今正在筹备宗门大典,武堂也有不少弟子被抽调而去,我们现在缺人手,黄芍,只要你肯助我围剿那幽冥蟒,金创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