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十一

    一路奔跑着回了太极宫,素珊进屋就往床上一倒,被子蒙住脑袋,一声也不吭。

    翡翠担心地追进屋,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最后又悄悄地走了,临走时帮她把门关好。

    这就么蒙头蒙脑地睡了一上午,直到外头宫人过来传唤,素珊这才起身。她洗了把脸,又换过衣服,表情沉静而自然,看起来似乎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但翡翠却能明显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

    不是生气和愤怒,而是淡淡的哀伤,双眸中不经意间泄露的悲伤,比嚎啕大哭更让人心疼。

    但翡翠并没有开口问,娘子永远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劝慰,只有自己走出来才是真正的解脱。

    皇后娘娘特特地使宫人来请她是为了看画儿,眼看着就到了千秋节,太极宫收礼都收到手软。大家都知道皇后娘娘爱画,自然也少不了名家名作。

    进了殿里,才发现静德长公主也在,素珊心里一咯噔,悄悄朝大殿内扫了一圈,方六郎悄悄朝她做了个鬼脸。长公主怎么又进宫了?

    不管心中如何腹诽,素珊还是笑眯眯地上前给皇后和长公主请安,又笑着道:“娘娘唤我来看画,岂不是对牛弹琴。我又懂得什么,只会看画得像不像,别的什么意境却是一窍不通。一会儿露了怯,岂不是面上无光?”

    皇后笑着指向方六郎道:“无妨,这里还有一个连颜色都辨认不出的,有他在,大娘子保准不会垫底儿。”

    方六郎故作委屈,“舅母真真地会捏人伤疤,侄儿心里难过死了。”

    素珊惊讶地看向方六郎,“我隐约记得上回听方大人提过一句,只说眼力不行,原来是辨不清颜色么?”兄弟俩都一个毛病,这是从祖上遗传下来的。

    方六郎大刺刺的回道:“可不是,都随了我爹了。”

    静德长公主也笑,无奈地朝皇后道:“当年先皇为了给我挑驸马,可是废了老大的力气,不仅要相貌出众、文武双全,还要会吟诗作赋、知情知趣,挑来选去最后才寻到了六郎他爹头上,都以为万无一失了,嫁过门才晓得他眼神儿不好使,红色和绿色分不清。他眼神儿不好就罢了,还弄得俩孩子都是一样的毛病,我可真是有气都没地方撒。”

    这应该就是师父曾说过的色盲了,素珊心里想,可书里也说,这毛病素来是不传给儿子,只隔代传给外孙,方家五郎和六郎的色盲应该是皇室血脉的问题。不过,这话素珊自然不会说出口,不然,岂不是编排先帝的不是。

    静德长公主玩笑几句,可没有人以为她真的嫌弃方驸马,毕竟,这么多年来二人一直琴瑟和谐,虽说偶尔也会拌几句嘴,可这夫妻之间,又有谁不偶尔吵上几句呢,就连陛下和皇后,也是三天两头地就要小吵一回。

    宫女们将新近送来的画作呈上来,皇后娘娘与静德长公主立刻凑近了仔细鉴赏,素珊并不去凑热闹,离得远远地看上几眼。方六郎悄悄凑到她身边,低声问:“倪大神医,我这毛病能不能治好?”

    素珊抿嘴笑,“被你这么一叫,我真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浑身不自在。这你眼神的问题可没得治,就算换了我师父过来也无从下手。”

    方六郎无奈地扁扁嘴,“那就算了。”他性子豁达,并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很快又将话题岔开,“你什么时候能出宫?我听石头说你还会骑马、打马球,原本还想约你一起。女孩子会打马球的可不多了,我家里几个堂妹都娇滴滴的,不说骑马打球,多走几步都要哼哼唧唧,看得我脑仁疼。”

    “还远着呢。”素珊摇头道:“少说也还有小半年,等小皇子出世后我就闲了。”

    方六郎一脸同情地看着她,“在宫里头关上大半年,真够你受的。”

    素珊笑,“宫里也有宫里的好,有皇后娘娘在,我不必应酬些乱七八糟的人,倒不似你想的那般憋闷。若实在闷得慌了,皇后娘娘也不至于拦着不让我出宫。宫里头有太医在,娘娘的身体也渐好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那过几日就随我们一起去打马球吧。”方六郎立刻高声道。他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因是幼子,打小就被娇惯着,比同龄的男孩要天真幼稚许多,脑子里也没有那些弯弯道道,闻言转过身就朝皇后道:“舅母,我能不能邀大娘子出宫去打马球?”

    “大娘子竟然会打马球?”皇后又惊又喜,“我年轻那会儿也喜欢玩这个,只是后来进了宫就打得少了,而今更是骨头都锈住,恐怕连骑马都不会了。”

    静德长公主也道:“可不是,我还记得那会儿我们还总与皇兄他们对打,不过皇兄总让着我们。说起马球高手,那还是锐王爷最最厉害。”

    “你是故意不说方驸马么。”皇后笑道:“当年是谁——”她才开了个头,忽然意识到屋里还有小辈们在,说这些话恐怕不大好,遂又问方六郎道:“可定好了时候?要去之前给宫里捎个信,我让刘嬷嬷送她去。”

    她兴奋得很,一提起这个话题就开始滔滔不绝,“……那会儿我骑一匹红色的小母马,别看它个头小,跑起来倒快,似风一般,又机灵,钻来钻去的也不费劲儿……”

    方六郎继续与素珊聊天,“到时候把石头和兜子也叫上,他们俩现在都会骑马了,不过不敢骑快。兜子还一直念叨你呢……”

    原本以为只是说笑一句,不想才过了两日,方六郎真的派人捎了口信进宫,邀她去京郊的平安马场打马球。

    素珊稍稍有些犹豫,皇后却劝道:“是该出去转一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