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十

    一见到怀桑,素珊就猜到又是孟二郎来寻她,遂与翡翠叮嘱了两句后,便跟着怀桑一起出了门。

    这一次孟二郎没再约在竹林,而是御花园西侧的小湖边,湖畔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小灌木,正好将她们的身形遮挡住,不必担心被人瞧见,也不怕被人听了壁脚。

    当然,如果能约在那片假山堆中就更好了。

    老实说,孟二郎最近有些不大痛快,原本打算一见了素珊的面便要责备她为何这般轻举妄动,贸贸然地向大皇子动手,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抓住了马脚,恐怕这京城里没有人能救得了她。

    可真正等素珊出现在他面前,孟二郎所有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才十来天不见,素珊整整瘦了一圈,小圆脸上原本的婴儿肥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事惹人怜爱的小尖下巴,漆黑的双眸黯然无神,凤目下方赫然笼着一抹淡淡的烟青。

    孟二郎心中大恸,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情不自禁地抚上素珊削瘦的脸颊,心疼地问:“怎么瘦成这样了?可是在宫里受了委屈,不是叮嘱过你若是有人为难就去找怀桑帮忙么?看看你这双眼睛,仿佛几天不曾睡过觉。”

    素珊这些天的确不好受,倒不是有人要为难她,她在太极宫住着,有皇后娘娘做依仗,后宫里有谁敢对她不敬。之所以如此憔悴只是因为自己心中愧疚罢了,先前无论是劫姚氏,还是逼死桂嬷嬷,素珊心中都毫无悔意,毕竟,那二人都罪有应得,但此次为了将大皇子逼出宫,她却难免牵连到了无辜的人。

    这几日来,整个皇宫被挪走的宫人不下二十人,虽说当初她下毒时留了一手,不至于要了她们的性命,可宫人们一旦被挪出宫去,就算身体痊愈了,也难再回宫,这对那些无路可走的小宫女来说,简直就是要了她们的性命。更何况,那些所谓被挪走的人中,恐怕早有些性命不保了。

    每每想到此处,素珊便愧疚不已,彻夜难眠,这才十来天,竟明显憔悴了下来。

    “别动手动脚。”素珊见孟二郎毫不掩饰的担忧,心中渐渐升腾起些许暖意,面上却还作佯怒之色,“你是不是还想吃我一脚?”

    孟二郎身上顿时一僵,警惕地扫了一眼素珊的脚。她今儿穿着身鹅黄色百褶襦裙,裙面一路拖到脚背,只隐隐露出同色缎面鞋尖。那双鞋看起来小巧玲珑,可孟二郎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也不甘地收了回来。

    “安王的事——是怎么说?”孟二郎深吸一口气,屏气凝神的正色问。

    “就是你想的那样。”素珊道:“我从姚氏那里得到的消息,桂嬷嬷那里虽然不曾招认,但却因此服毒自尽。我父亲的死,应该就是与此事有关。”

    孟二郎虽然早已猜到,但真正从素珊口中证实此事,依旧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牙道:“这冯氏真是胆大包天!”他顿了顿,又问:“那人是谁?”

    素珊摇头,“还没查到。这么大的秘密,换了我是冯氏,也一定咬紧牙关绝不泄露半分。知道这事的除了冯氏和她姘头之外,恐怕只有死去的桂嬷嬷。她一死,我就只能从安王那里下手了。”

    “莫非安王身上有什么痕迹不成?你父亲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若不是周太医有所怀疑,冯氏怎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灭了周家满门。

    素珊苦笑,“我若是知道些什么,岂能容那冯氏嚣张到今天。十五年前出事的时候我尚在襁褓中,那些杀手来得急,家父只言片语也未能留下。若不是府中忠仆拼死相救,恐怕我也早就没命了。”

    那会儿镇国公和几位舅舅都随陛下出京围猎,救了她性命的仆人不敢在京城久住,悄悄将她送至药王谷。师父气愤镇国公府不能庇佑周家周全,这十余年来也不曾与府中联系,故国公府中人也只当她早已死在那场变故中,直到两年前她去了秣陵与太婆婆相见,才将实情道出。

    但护国长公主却并未告知国公府真相,又与素珊道:“你祖父的性子我最清楚,是个最最怕事的人,本事也平庸,指望他报仇那是做梦,倒不如你自己去京城找那杀千刀的冯氏拼命。”之后护国长公主把手底下的人手和银钱全都给了她,表妹素珊离家出走后,她索性又让净宣顶替了她的身份回京。

    “华严殿被冯家经营得犹如铁桶一般,就连洒扫的粗使宫人也都是冯家心腹,我实在无从下手,便只有想方设法动安王身边的人。”素珊咬咬牙,向孟二郎坦白道:“为了把安王逼出宫,我真是不择手段。”

    孟二郎总算明白她的脸色如此难看的原因了,想到此处,他心中愈发怜惜,想要抱抱她,刚伸出手,忽又想起素珊的腿,动作不自然地一滞。

    “你在安王府安插了人手?可有要我帮忙的地方?”

    素珊连连点头,“我就想问你内侍省有没有熟人?最好能安插到安王院子里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