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尽量送积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谁能告诉她眼下是什么状况?

    天知道这是多么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为什么她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走神?!肩负着巨大的定义使命的这个吻,她怎么就能让它这样未遂了呢?

    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那个未遂的吻的施放者,现在非但没有一丝尴尬,反倒理所应当一般带些兴致地望着她。

    齐家琛还是漾着他那两湾招牌似的酒窝,目光如炬沉静望着她,如此优雅而自然,所以尴尬的人反倒成了她。

    现在怎么办?

    是退回到他唇边给他重新亲过,还是干脆自己主动向他扑过去?

    她愣愣望过去,实在无措,看到他在无奈中挑了眉、噙着笑,坏坏笑着而又胸有成竹一般等着她……

    钟蕾脸上腾得一红,一下打开车门,低着头匆匆道:“我先回去了。”扭头就跑,实在是,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天上的星星俏皮地眨着眼,完全冲破了柏塘城的上空这忙碌的灰暗。

    齐家琛望着她狡兔一般逃跑的身手,不知该气该懊一手拍到了方向盘上。笑叹着气一回头,看到自己放在后座上的大衣。

    “钟蕾。”他终于抓起自己的大衣,打开车门站了出来,他的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个令他苦恼了一晚上的礼物盒子。

    “只是觉得它实在适合你,如果你不喜欢也没关系,告诉我,我下次注意。我虽然……不大清楚女人的心思,但是记忆力一向很好。”

    钟蕾望见他脸上的微许紧张,一时心下又是一荡,这才回忆起自己原来也早已为他准备了情人节的礼物。连忙把那盒子抢在了自己手里;随即递上自己的那一个。

    齐家琛似乎还说了句什么,她却哪里有脸面再听下去,踢踢嗒嗒跑上楼,合上宿舍大门的时候连气都有些喘不上来。

    背靠在冰冷的门上,心跳得快要出了腔子。

    她真的受不了他那个表情,明明是那样硬朗的一个男人,却透着学生一般紧张的脸问她会不会不喜欢,而这一次,他的紧张不是为了别人,没有别人,那是专门为着她。

    她大口大口呼着气,望着手里那个包装精美的、小小的盒子,试着几次想要打开,手却颤抖得连蝴蝶结的尾巴都捏不住。不争气地叹了气,钟蕾啊,你怎么就能没出息到了这个地步?!

    “哎,你回来啦。”同宿舍的小娄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一边擦着湿头发。“一定是约会去了?对了,这个月房租要交了哦。房东今天打电话了让明天呢。”

    什么叫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淋下来?钟蕾悬在礼物上面的手也不抖了,蔫茄子一般苦下了脸。

    她现在的工作单位是一家小的律师事务所,公司规模小,自己找上门的客户少得可怜。

    所里每一个律师都必须兼自己揽收业务的工作,按照业务量进行提成。这对钟蕾实在是个挑战,让她帮人打官司她不畏,可是去哪里找这个要打官司的人对她来说实在头疼。

    她不熟悉营销手段,更没有多宽阔的人脉关系,总不能到大街上抓路人来问有没有什么纠纷需要找律师——会被人当成神经病不说,还有可能被扭送派出所。

    基于这种状况,这名新入职的律师现在的收入基本上只是保底工资,也正是因为经济原因,即便对于钟蕾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孤僻人士,与同事合租也成了她的不二之选。

    “那个……小娄啊,你……能不能先帮我垫一下?下周不是发薪么,下周就还。”

    她说得实在有些艰难,不料小娄却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她。

    “行,没问题。”

    许是答应得太快了,钟蕾一时有些讪讪的不自然,小娄一笑解释道:“对于一个爸爸是建工二局局长而且自己还戴着爱彼腕表的室友,这点小钱我才不担心。咦,你的爱彼表呢?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竟然不戴?”

    是啊,她的爱彼表?就包在刚刚送给齐家琛的那件情人节礼物里。

    这个答案要怎么好意思跟外人说出口?

    自从上一次接到齐家琛的邀约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