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尽量送积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的邀约电话,钟蕾就一直在想齐家琛这个日子选得还真是高明。偏偏选在了情人节,而他又不说些什么。

    如果你有情,那这自然是个情人节的约会;如果你无意,那它就只是一次见面而已。

    奸商是不是都这样?永远不要自己先亮底牌!可是不管怎么说,既然是情人节见面,礼物总该准备。于是之后的某一天,她不知怎么就走进了爱彼的店、看中了一款腕表。

    长方形的线条流畅的表盘、粉红金的炫目颜色,一入眼就莫名就浮现出那块表实在就是为他设计的这样一个念头。

    其实就两个人现阶段这样的关系,选择情人节这天约会就已经够让人匪夷所思了,更加令人不解的是,钟蕾明明心存惘然,却还是取出了自己那可怜的工资卡上的所有余额、再把自己的那块爱彼表退回店里抵了部分货款才给齐家琛买下那块昂贵的。

    这样,就把全部身家都抛出去了?这真是她自己干的事?

    钟蕾想了很久终于找到理由——正是托了齐家琛的福她才从六区蓉姐的魔爪下面逃出命来,其实这是在偿还人情,真的!

    “不想戴那块了。”钟律师黯然地说,同时也为自己在这种疯狂状态下可以预见到的悲惨未来表示深深的担忧。“又看中另一款粉红金的,等有钱了再买。”

    “啧啧……”小娄撇着嘴表示不解,“现在除了表叔谁还戴表啊?那些腕表真有那么吸引你么?一块就多少万,够几年口粮了。”

    在当今这个手机横扫一切的时代,对腕表情有独钟的人、尤其还是女人简直就像是外星生物一样罕见。“粉红金是什么颜色?听着很怪啊,到底是粉红还是金色?”

    她问着,却直到自己把头发都擦得干干爽爽,仍旧没有得到室友的回答。

    小娄抬了头,看到钟蕾近乎僵滞一般立在原地,呆呆望着手里的盒子。她的眼睛似乎有些红,要哭,却又木然,像是中了魔咒一般。

    “钟蕾,你怎么了?喂,钟蕾,钟律师……”

    钟蕾吸了吸鼻子,终于给出了一点反应。她抬眼,带着一抹说不清是心酸还是欣喜的笑将手里那个已经打开了的盒子举起来,正对着小娄,“粉红金就是这个颜色。”

    小娄望到那盒子里,静静躺着一块女款腕表。

    它有着长方形规整的表盘,线条干净利落至极。表盘中间是镂空的飞轮,兼具了时尚感与运动性。

    再看颜色,果然用粉红金来形容它再正确不过——因为它既不是粉红色、也不是金色。而是带着暗暗粉韵的金、或者说蒙上金光的粉,严谨之中又蕴涵着浪漫,浪漫得却又并不那么明目张胆,让人过目难忘——的情侣女款。

    “酷啊!你别说,这块表长得还真酷哎!你说你喜欢的就是这款啊?我的天,谁送你的?你一定跟他说过你喜欢这个是不是,你一定告诉过他是不是……怎么能这么巧……”

    -------------------

    齐家琛坐在自己书房的写字台前,他的手里也握着一个盒子,如果不是对自己太过自信,甫拆开礼品包装的那一瞬间他险些就要以为自己把送给钟蕾的礼物又不小心错拿了回来。

    相同的盒子,相同的logo,打开盖子的时候他的手还能稳稳用着力,可是当他看到里面竟然装着情侣款男表时,再怎么淡定的人也根本平静不下来。

    他的嘴角含着笑,看了很久,脱下自己手上的旧表,将钟蕾送他的那块拿出来仔细戴了上去。

    人站在镜子前面的时候,将手腕抬到了自己的胸前。在电视上做广告一般,极其正式而严肃地念叨了一句,“……butyou’ks……whenshedeservesthebest……getheranap……”

    他挑着眼梢望着镜子里很久,忽然注意到镜子里的男人嘴角那莫名其妙到酸倒人牙的笑,他的表情是如此陌生而且妖娆,胸前特意摆出pose的那只手腕也简直矫情至极。

    齐家琛不由不打了个冷战,飞速放下手,搓了搓手心,双手合什在脸上郑重抹了一遍,镜子里这才重现出比较正常的一个人。

    转身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他一不留神还是朝自己的腕上多望了一眼,不可否认的是,确实很适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