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思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玄影篇

    “玄影,她真的就那么好吗?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爱我?”

    光华郡主独孤妍出阁前,如斯对他说道,脸上是彻底的绝望。

    他怔了怔,扪心自问,是啊,她真的就那么好吗?

    她不是最好的,长得不是最美的,一双灵气的眼睛总是充满了狡黠与算计,自私又狠心……可是,自己就是爱她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白云苍狗,天暄覆灭了,瓦萨国成了中原的霸主,一切早物是人非。或许她的尸骨已化作一抔黄土,或许在这世上再也寻不到她的点点痕迹,本该被时间带走的人,可他就是没法忘怀。

    她的一颦一笑,仿若昨日,依旧是那么的清晰,想忘都忘不了。

    “你那是得不到,所以总觉得她才是最好的。”独孤妍常常这么对他说,“因为我的主动,所以你反而视我如无物,不懂得珍惜。男人,总爱犯贱!”

    或许是吧,她是他的梦,遥不可及的梦。

    因为无法实现,所以这个梦美得令他连亵渎的念头都不敢产生。

    只是,却总是思念着,仿佛深陷入泥淖之中,无法自拔。

    梦中的她,总是坐在那个洞窟里,靠着身后冰冷的墙,睡得酣然。

    那是他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他那日与独孤妍掉到下一层后,摸索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她却靠在墙上安眠,身边还守着她最心爱的男人。

    萧湛见他的目光不自觉停在她的脸上,不悦地蹙了蹙眉,不动声色用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淡声道:“这片墙上的壁画,均是南宫氏兵法,你们将它抄画下来,交与独孤牧,相信他称霸中原,指日可待。

    于是,整整一个时辰,他与独孤妍都在忙着抄墙上的兵法,连多瞧她一眼的机会。

    如果他早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她,他一定,一定多看她几眼,以填补这些年来的空荡。

    独孤妍在他身边围绕了五年,最终却允了独孤牧的指婚,嫁与大将军司凡为妻。

    出嫁前夕,她来找他,对他说:“我等了你整整五年,从小姑娘等成了老姑娘,如果这是一个有结果的等待,便是再有五年,我也能等下去。只是我认命了,等不下去了……因为,这辈子,我都等不到你的真心了。你的心,已经让她掏空了,一点也不给我剩下。”

    他看着这个痴情的女子,只能低低说了一句:“对不起。”

    独孤牧出阁后,他便回了幽灵门。

    师父和任毒绝已经和好,只是,彼此间却再也寻不到昔日的恩爱与幸福。

    他们好不容易等回来的儿子,不过个把月,便死在了遥远的北漠,连尸骨都没能找回来。

    儿子,如一根冷刺,梗在他们彼此的喉间,都是说不出的痛。

    师父的神智渐渐不好了,时常握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们儿子的小命:“佑儿,佑儿……”

    他想,人活在世上,总免不了要思念一些人,有些人思念的人还活着,有些人思念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师父与任毒绝思念着他们的儿子,而他则思念着那个狡黠灵气的女子。

    他们,都不在了。

    -

    景扶篇

    “你输了。”独孤牧黑子在棋盘落定,抬头,对面前俊美的男子笑道。

    景扶勾唇笑笑,“方才不过晃了晃神,倒让你乘虚而入了。”

    他总不肯干脆承认自己输了,这江山如是,这下棋如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