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前尘(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猛地伸出两只手掌,“啪”地捧住他的脸,迷蒙的眼睛盯着他红红的唇瓣,咽了咽一口口水,酒壮人胆,猛地提起身,对着他的唇狠狠咬了一口,并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咧嘴嘻嘻发笑:“好吃!”

    她醉了,所以没能看到堂堂梓绮上仙的脸,因为她的轻薄而微微地红了起来。

    见她委实醉得不轻,便随意在旁变出一间木屋,抱起醉成一团的她,小心置于榻上。

    刚把被子掖在她身上,还未来得及抽手,她猛地抓住他的手臂,双眸似水,“上仙,不如,你与我双修吧……嗯?”

    无意识拉长的尾音,像一条弦,勾住他的心,轻轻地拉扯着。

    “你醉了。”压下心底的涟漪,他无意识放柔了声音,想抽回手来。

    她却抓着不肯放,脸还贴上来,在他的手上轻轻蹭着,嘴里咕哝地抱怨着:“我就知道,你会嫌弃我道行浅,不屑与我双修……”

    他情不自禁用手指轻轻摩挲她滑腻的颊,嘴角携了一抹浅笑,“小醉妖。”

    婳竹这一醉,睡了两天两夜才醒来,彼时清晨阳光正好,慵懒地淌入室内,洒了满地的鎏金。

    她怔怔地望着这陌生的空间,那晚的一些零碎片段在脑海中漂浮而过,然后婳竹姑娘纠结地发现:她轻薄了梓绮上仙!她居然主动轻薄了一个男人!

    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嗷!”发出一声长啸,她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再见梓绮,一切便变得有些诡谲起来,她的目光开始不由自主跟着他走,也不再热衷于跟他争吵,甚至变得可怕的温顺乖巧,有时看到他侧卧在竹林的慵懒姿态,还会忍不住看着他傻笑。

    她想,她一定是被下了降头,不然怎会整个人都变得身不由己,自此被他给操纵了呢?

    梓绮虽说要她当他随身奴婢,但到底没将她带回天界,因为不忍心让世俗泯灭了她最纯真的东西。

    只是,他开始频繁来竹林。

    有时,他站在竹林深处吹笛,而她则坐在高高的竹枝上,痴痴望着他的仙姿佚貌发呆。

    有时,他坐在案牍上批阅写字,她则乖巧地站在一旁,为他贴心研磨,他来了雅兴,便会手把手教她写字。

    有时,他们什么也不做,一人坐在一隅,安安静静地看夕阳西落,赏晚霞满天。

    岁月飞逝,这样平静安适的日子,他们在一起过了一百年。

    婳竹由原本的五百年修为变为一千年,其中的四百年,是她在他有次喝醉了之后,趁火打劫跟他索要来的。

    梓绮一般喝酒不会醉,但若醉了,便是出奇的听话,所以,她这四百年的修为得来全不费工夫。

    本以为他醒来后会恼羞成怒,会将渡给她的修为取回去,不想对此,他只是一笑置之。

    看不懂他眼里的纵容与宠溺,她只觉得这样的梓绮,很好,真的很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