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五章 谋夺天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go-->    司徒晔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话,他挣扎着醒来,却听到潼关破了,他苦涩的一笑:“婵儿,我拖着这整个前晋的天下,来为你的无辜陨逝买单,只是不知道你…能否再原谅我一次?”

    他伸手掏出火鸾鸟,火鸾鸟已经不是当初那样泛着光泽了,上面染了一层淡淡的黑色。看起来就像是蒙了灰层一般。

    “当年大火后,它回到我手上的时候,在它空心里夹得我写给你的纸条已经不见了,也许你是看到了吧?可是为什么你还是离开我了?你这是在惩罚我吗?”

    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髻间,他抬手擦去,他一直以为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流血不流泪的,可是当婵儿离开他之后,他才发现他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那都是因为未到伤心处罢了。

    司徒晔呆呆的望着这火鸾鸟,梁平跟大牛说完话进来时就看到他醒了,他赶紧走到司徒晔的身边问:“陛下,你觉得好点了吗?”

    说完抬眼去搜寻小公公的身影,却发现他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梁平微微眯眼,他才出去多么大一小会,他竟然就自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些狗奴才们,都只会阳奉阴违,等陛下的身子好了再好好处理你们这帮吃里爬外的!

    司徒晔没发现梁平的异常,“好?梁平,你觉得我身体能好的了吗?自从她离开之后,我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开始的时候是因为伤心过度吧,可后来呢?后来是是因为…”

    司徒晔噤声。他自己的身体他比谁都清楚,他又不是一个病包子,虽然亲眼看着婵儿在他面前那样香消玉殒,他是受了很大打击,也确实病了一阵,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动辄就晕,就吐血的。而且吐的还是黑色的血。

    他知道。他是中毒了。

    至于那下毒的人,除了凌环没别人了,她跟她父亲。是图谋不轨吧?还有那个孩子…他敢肯定那孩子不是他的,当初凌环说过她不能怀孕是因为刘婷给她喝了什么药,而那药却是出自婵儿的手,婵儿的药绝对不会有意外产生的。所以凌环不能生子。

    可大火后十天,他还缠绵在病榻之时。竟然传出她有身孕的消息,当时他震惊,并没有多想,只如今他才想明白。那个孩子一定不是他的,凌环和凌浩想要谋夺天下,却还想要正大光明。那么凌环就得怀上他的孩子。

    至于说法,当初凌环没有召太医把过脉。她就能推翻这个说法,只说是误会一场就行了。

    只是他很担心,若有一天他就这么去了,那么梁平怎么办?如清怎么办?宁褔怎么办?

    虽然他知道宁褔开始到他和婵儿的身边一定是有目的的,可他在婵儿身边这么久,他对婵儿到底是照顾周到的,而且他也是少数能得婵儿信任到最后的人,他不忍心。

    有多少人是真心的记住婵儿呢?又有多少人是知道婵儿的善良,婵儿的好的呢?宁褔就是其中一个,他不忍心处死他,若他也死了,那么世间上就又少了一个了解婵儿的人。

    “陛下,你放心吧,奴才就是死也会帮你找到好大夫给你医治的,”说着梁平转身去摸了一把脸上的泪痕,继续说,“陛下,奴才刚刚听大牛说,他遇到一位好大夫,只是脾气有些怪,他说他一定会帮陛下求动她的,陛下你一定不要心灰意冷啊,当年的事…且不说这个,陛下你甘心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