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抽了个空趁翼王在府里时燕苏意前去寻其商讨成婚的具体事宜,婚事不可草率而为准备起来同样需要不短的时日。

    刚坐下的燕苏意还未开口,令人不爽的人出现在面前,而且看向自己的眼神仍不算友好。

    “沐皇。”燕苏意起身打了声招呼,眼见其人坐到了翼王身边,心底涌现出诸多将碍眼之人剔除的念头,按捺下翻涌的情绪,开口道明来意。

    “既然是嫁,到时候是不是该穿嫁衣呢?”沐瑾明见不得燕苏意得意的神情,脑筋飞快的转动,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态度。

    “燕国有燕国的习俗以及礼节。”燕苏意不甘势弱的加以回击,想让自己穿嫁衣出丑想都别想!

    “你是否忘了一句老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即是嫁与汐儿就当守沐国的规矩。”沐瑾明反唇相讥,高扬的眉角下蒸腾着别样的深意。

    “不曾见过男子穿嫁衣,想必以你的相貌穿那一身独有的凤冠霞帔当是世间罕见。”沐瑾明就是要用话膈应死姓燕的,谁让其挑衅在先,哪能让其这么便宜的把事办了!

    “事件本身不同,不该以常理准备。”燕苏意暗骂沐皇用心之险恶。

    “汐儿当日要着亲王服制,新娘子当然要穿女装,这才是真正的礼节不是?”沐瑾明漫不经心的话语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戏谑。

    “两国结亲,当以两国习俗为先。”燕苏意死也不愿如沐皇的意。

    “那么你是不是应该从现在开始。称呼我为兄长?”沐瑾明见讨不到好立马转变方式,有的是拿捏姓燕的吃暗亏的机会。

    燕苏意真不想称呼沐皇为兄长,张不开这个嘴是其一。及不乐意看到沐皇洋洋得意的面容,那会让自己感到浑身上下不自在。

    “怎么,连人都不愿意叫,你的教养礼数呢?”沐瑾明就等着以此来砰击姓燕的,为堵在心口的郁气找个发泄缓解的地方。

    “兄长。”几尽咬牙切齿的不甘之声自牙缝中挤出,燕苏意为了婚事得以顺利,不得不在此事上妥协低头。

    “这还差不多。”沐瑾明收敛起逗趣的心思。谈及正题,毕竟是汐朝人生唯一一次的喜庆事,马虎不得有心坐下来同姓燕的商讨一二。

    “衣饰照两国习俗一人一套。”汐朝这时开口。“冗长的过程能减则减。”一直是个怕麻烦的人,不喜欢繁琐的事情。

    “两国联姻意义重大,真按你要求精简了多显寒酸,两国的面子往哪摆。这事你得听我的。别耍小性子。”沐瑾明这回可不能如汐朝的意,先不说别的,单单就在天有灵的父皇见了也要教训自己一顿,亲事哪是随心所欲能成的事!

    “好吧。”汐朝不是个认死礼的人,分析利弊后不在纠结于此,由着两人去商谈。

    “好在父皇先一步准备出来了两身喜服。”沐瑾明原想说嫁衣的,立觉不妥改了口,“你只需试一试看看哪里不合适稍作改动。其他的不必操心。”父皇居然深知汐朝性格,制了两身全是男子婚宴时的亲王装束。如此一来自己预想的亲自督办没了用武之地。

    燕苏意听之暗忖沐国先皇真够未雨绸缪,对于这位先去的老丈人仍有疑虑尤存。

    “我这边需要时日。”燕苏意可不愿仓促而为,凭生唯一一次的大婚,细致点比较没有遗憾。

    “住的问题。”沐瑾明本人不想提,现实却要面对,“住偏殿还是正殿?”明知答案还是不可抵挡的问出来。

    “正殿。”燕苏意看向沐瑾明的眼神有一瞬的不悦,暗忖姓沐的就差问是否分房睡了,哪有这样霸道无礼的行举。

    “呵,这还没成亲就在这跟我宣示主权,可曾想过你与汐朝并无感情基础,充其量不过熟悉而已,正殿是汐儿的地盘,重要的东西都包括在内,即便你无心知晓,也难防他人的质疑。”沐瑾明不乐意燕苏意占自己的地盘,如此一来自己来往翼王府将会受到阻碍,毕竟暗道通往皇宫,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燕苏意闻言脸色当即不太好看,就住处一事据理力争道:“以我的身份难道要住在偏殿等待翼王的传召!”语气中尤显讥诮。

    “为什么不。”沐瑾明说出理所当然又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没有足够的信任在前,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有何不对?况且汐朝是娶非嫁,没说只娶一人不是,要按沐国的规矩来,实在转不过弯可以换种思路,就当是后宅内三妻四妾一样,谁规定只许男子娶多个妻妾,身为一国亲王的汐儿就得放弃这份权力。”

    听了沐皇蛮不讲理的话燕苏意差点气出内伤,这是要左右翼王婚嫁的节奏?绝对不能容忍,咽不下这口气。

    “即是联姻就不应有他人插足!”燕苏意不乐意同人分享自己的妻子,哪怕仅为口头上的挑衅,心里不大舒服。

    “是你愿意下嫁,没有人逼你,自然汐儿也不曾作出相应的许诺,怎可剥夺汐儿享有的权力。”沐瑾明言语间尖刻的指出姓燕的有多自私,笑容中多了几分嗤之以鼻。

    “依循旧例,何曾见过两国联姻只娶一名公主为妻,最多不过是将其放在皇后的位置上,反观眼下之事大同小异,正君之位是你的无疑,其他之事轮不到你插足。”沐瑾明微扬的眼眸中尽是神采飞扬,给姓燕的找麻烦是十分愉悦的体验。

    一旁的汐朝不发话,想着自己的事,由着两人针锋相对去,自知阻止一次的后果会换来千次万次的变本加厉,耳朵根也将饱受摧残。亦或是作出更加出格的事,还不如当下逞逞口舌之利来的安全轻松。

    “你不会是霸道到不允许汐儿有别人吧?”沐瑾明故意这么问,“府上可是住着位侍君。是汐儿最看重的人。”戳心窝子的话说的不可太得心应手哦。

    燕苏意气怒交加,真想把眼前说风凉话的人撕碎了喂狗,“我已经拿出最大的诚意,还请翼王给予相当的尊重。”

    “呵,你的诚意就是在祭天当日当众让汐儿为难!”虽说答应亲事的诱因有一部分是为子嗣,不过在沐瑾明眼中姓燕的罪过更大。

    燕苏意一哽,事实胜于雄辩。自己确实借助祭天之势了确自己唯有的心愿。

    燕苏意不得不将目光转回到一直沉默的翼王身上,只因他清楚的知悉只有翼王开口给出承诺,纵是沐瑾明语意再刁钻刻薄也拿自己没有办法。同时也想弄明白翼王看待自己这个穷尽所有真心的人是何态度。

    “之所以应下婚事,是为子嗣考虑。”汐朝不加隐瞒的坦言自己的目的所在,“你我之间达不到生死相随的契机,希望你能明白。”没有必要去欺骗燕苏意的感情。

    燕苏意脑中有多种猜测。万万不曾想过翼王会因子嗣的事何其痛快的答应婚事。一时错愕难当,情绪起伏之余脑子里一片空白。

    “子嗣?”望向翼王的眼中充满了荒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