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朝中有大臣谏言皇上该是准备大婚了,外族已平定眼下四海升平,该是为后宫添一位有分量的女主人。

    其他安全员摩拳擦掌就等着皇上点头将家中适龄的嫡出小姐送入宫中坐享尊荣。

    沐瑾明直接了当的驳回,说自己无意女色,宫中的妃嫔足够,不愿听朝臣为此事不依不饶,强硬的调转话头说起宫中公主成年婚配一事,来堵众臣司马昭之心。

    朝中百官见此打住话头,不应逼的太紧适得其反就不妙了,已有过一次不成功的实例,不少官员长了记性,至于翼王的婚事,是否还需要送人进去,没有朝臣有这份胆量开这个口,翼王心狠手辣没见送去的三人当中已有两人身损,谁敢将自己的儿孙送过去受罪自讨苦吃。

    皇上提及公主的婚配不少官员心念急转,看上去是个不错的好消息,但又觉欠缺点什么,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一时没有开口各抒己见。

    皇上与宫中的几位公主并不亲近,纵然娶了公主到手的利益只会是那么多,印证了一句老话留之无用弃之可惜,不过公主总要嫁人,不论是官员主动提亲,还是皇上下旨赐婚,终究要落到百官中的其中一人身上,说不出的幸或是不幸。

    沐瑾明不会拿公主来联姻缔结关系,自己的皇位坐的已经很稳了,不需要笼络朝堂之上的老臣,早晚有一日这些老家伙是要被剔除出去由新血加入,是以对尚不尚公主一事不大上心。

    在某些官员心中公主虽好却比不上同是世家大族中的嫡小姐来的更有分量。只因公主能左右皇上意向的能力有限,而世家联姻则是切切实实的强强联合,多番思量斟酌之下对尚公主不太热衷。又怕皇上为显示对手足亲眷宽和大度,将事件本身放到刚入朝堂为官的进士身上,其中大多数为朝中官员之子,心里面难免直打鼓,不太乐意被皇上钦点为驸马。

    官员之间传递着读的懂的眼神,于是有朝臣站出来试探皇上有无这层用意,也好再做打算。

    沐瑾明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端看个人的意愿。打趣了一句说要不然也如民间一样办个抛绣球选驸马的形式,公主看好了谁绣球就抛给谁,询问朝臣意下如何?

    朝臣一听皇上如此不靠谱的戏言脸色几变之余不知说什么好。那可是一国公主再怎么不受皇上待见该有的体面也得给予,民间的戏耍怎能照搬不误,至公主及公主的母族于何地!

    官员只道不妥不合礼数,心里面到是乐意公主选旁人。哪怕是个一无事处的究小子。只要别带累了自己家孩子即可。

    沐瑾明不过这么一说玩笑而已,为了一国颜面抛绣球这等事万万行不通,其他反对者先放一边,光是后宫内的太妃就能在自己面前哭死过去,咒骂自己冷血无情不顾亲缘,外头的风言风语就更不用提了。

    问及朝臣可有好主意,沐瑾明看得出多数官员不乐意揽下这份姻缘,暗地里在打何小九九门清的很。没指望朝臣真能给出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答案。

    朝臣能说什么,谁也不敢太过表露出对此事的犹豫。将公主推出去,一听就不像话,是以沉默以对。

    沐瑾明懒得耗下去直接下旨,有意尚公主的报上名来,若无到时候直接赐婚了事,让朝臣回去好好考虑一二。

    朝臣一听赐婚心好似被揪住喘不过气,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反对,互相间递去眼色,看来此事又得多家相聚共议。

    散了朝沐瑾明去御书房处理奏折,今日汐朝称病未上朝,想着等批完了奏折去瞧瞧。

    洛长青一行人路上还算顺利有翼王亲卫随行在侧,一些危及情况有惊无险的躲过,已经行至行程的中段,从一开始的心事重重到现在的游刃有余,心境上有很大的变化,这全赖于某些顽固不化加上地方官员的贪得无厌上演一幕幕啼笑皆非的戏码,从中吸取精华去其糟粕,处事手法上看长,可以说受益匪浅。

    一路上还算惬意,只除了薛子晋这厮每每夹枪带棒的讽刺洛长青几句,洛长青偶尔反唇相讥偶尔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当其为不存在,几句不中听的话而已,又不少块肉随他去,不搭理他便不会再继续。

    卫城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日渐繁盛,卫地虽差了那么一层也已安稳平静,总算功夫不负苦心人,汐朝腰包内的银子再没有大把大把的流失掉,无疑是个值得庆贺的好消息。

    许严二人不必在卫城担当督管一职,放了个长假回家自在多时,打算前往上京,毕竟许家已经升任皇商,怎么说也该顺势在京中扎根下来,为家族尽一份绵薄之力。

    严家虽为药商又开医馆,京中也只有一两家药铺,适时应趁着这股东风发展起来,算是沾了翼王的光为后世子孙留点荫庇。

    两家长辈皆有此想法,毕竟家中繁盛谁人不想将家族发展壮大留给后世子孙更多,于是两家家主一合计,拍板定论先让两个儿子打头阵,探探京中的居住情况好置办宅院举家迁至上京。

    许晨临和严律接了长辈的差事提早启程,趁着路上不太炎热加快赶路到达上京,提前送信给翼王说明情况。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沐瑾明深觉日子过的飞快,眼看洛长青等人就要回京,心里别提什么滋味。

    “两日后许严二人来访。”汐朝接到传信,给沐瑾明提个醒。

    “住在府里?”沐瑾明老大不乐意,翼王府住些闲杂人等打破了原有的平静感觉不大好。

    “许严二人在上京的宅子小需要重新购置,住也就一两日。”汐朝见沐瑾明又显别扭的性子微勾了唇角。

    “那行。”沐瑾明不喜欢私人地盘上有外人。还得时刻谨记礼数不出格,想想就烦不能随心所欲,跟在外边没有两样。心够累的。

    两日后许严二人带着好几辆车的礼物送入翼王府,来见翼王不便空着手,虽然明知翼王什么都不缺,一份心意总要尽到,何况之后在京中稳住跟脚也得翼王提点帮衬一二。

    这几年中发生了很多件件吓得肝颤的大事,许严二人消息灵通得知后不禁叹服翼王每每惊人之举。

    许严二人这几年中顺在卫城的时日多过回家,两人年岁渐长仍无婚配。不是瞧不上上门撮合的人家,也非找不到门当户对的人家,家中长辈眼界开了。之前盘算好的婚事全部不作数,想到另选终归自家的身份因将要入京久居而发生改变,长辈更希望在京中选一家门当户对的,男子年长一点无妨。又没有娶过仍有可供选择的资格。是以家中并不急,也不催。

    进入翼王府见过翼王后兴致勃勃的游览王府内的风采,虽然之前已经在卫国皇宫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