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章 矛盾和煽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婳是个合格的资本家,即使知道那是可能让自己绞死的套锁,她也会将之卖出去,只为了能够得到的利益。因为套锁是否会套在自己脖子上尚且未知,但眼下的利益却是切实可见的。

    易之理所当然认为这是不对的,但是问题在于即使他认为这并不应该,又能怎么样呢?说到底易之是个相对现实的人,在明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对方的情况下,想要他不断付出努力去劝说对方,这实在很困难。况且在旁敲侧击之后,易之就知道了白忆娥并非没有劝说过白婳,但是她的劝说对于白婳的意志毫无影响。

    以天下为己任并不是个问题,可是世界永远是不会绕着你转动的。就像商业领域完全就不是易之所擅长的范畴,他再怎么想要做出巨大的改变也得先度量一下自己的能力范畴。所以当下的现实在于,一直的的确确没有任何手段或者方法,能够改变白婳的决定。

    除非,他真的打算在大明的国土上开运动会。通过激进情绪煽动学生等人群,通过过激甚至暴力的手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易之能够这么做吗?

    从一开始,易之就致力于让自己的学生有自我思想和看法,不轻易地被各种理念糊弄过去,做出过激的行为来。毕竟,学生这个群体是一个极度特殊的群体。同一件事情,由普通人做和由学生做,得到的结果和外界的反应可能是截然不同的。从某个角度来说,实际上,学生团体是一个政治团体,一个很容易被外界诱导,很多时候认死理,很多时候又没有固定的政治态度和趋向的团体。

    煽动学生开运动会,实际上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然而这个口子一开,之后洪水就堵不住了。所以,易之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即使这样的选择,总让人有一种非战之罪的憋屈感。但易之明白,既然走在了这条道路上,遇到这一切都是一种必然。是选择放任心头的不痛快和这些腌臜事情较劲还是继续前行,将这一切抛在身后?至少他已经有所选择了。

    而就像是易之有自己的选择,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向自己的道路一样,他身边的人,也是一样的。

    每个人对于这个世界都有着自己的看法自己的选择,他们做他们认为正确或者应该做的事情,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干涉到另外一个人的人生道路,决定对方应该如何走,如何做。就像易之改变不了岳激流在他眼中过分激进甚至无理取闹的态度,也难以改变赵静章保守温吞甚至让人觉得是得过且过的态度。

    而如老师这样的职业之所以为人所敬畏,不过是因为他们能够对人们面对世界的态度产生一些影响罢了。

    说是如此,易之却不可能看着白婳就这样继续出售相关物资。即使倒退回汉朝,出售战争物资给匈奴也是夷族之罪,何况如今?

    身为文化界人士,除了嘴和笔杆子,易之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武器了。

    然而,即使是用笔杆子和嘴,也是有不同方式的。就像之前,易之是借助了自己的名气和上层的联系,直接向顾斯、朱鼎钧传达电报机的信息。然而这种“上达天听”的行为,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做的。因为这毕竟是一种对规则的破坏,仅仅能够在十分重大的事情上使用。如果易之有事没事就用这样的方式川大自己的思想,那么不论是文化圈还是政治圈,所有人都会觉得他这个人是在试图用自己的思想去影响当权者,这样就不好办了。

    作为文化圈人士,即使做起来十分无力,但最正常的表达自己想法和干涉他人的手段,还是写文章。而这,现今也成为了易之最习惯的手法。

    而想要达成抑制战争时期对外交易法案的目的,易之清楚,这种涉及到整个大明商业格局的情况的事情,不可能仅仅是面向上层决策者。他必须同时照顾到民众的感官,甚至因为目前大明家族资本和统治阶级的重合问题,需要利用民众力量倒逼上层。也就是说,必须要有煽动性。

    不管煽动哪一群人,煽动总是必须要有的。即使易之打从心里觉得这并不是他所喜欢的方式。然而既然路只有一条高效而有力,那就先放下心里的不情愿,先着手实行再说其他。

    提起煽动性,易之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地球上20世纪最著名的人之一,甚至在后世充满争议的被称为元首的人的演讲稿。他的演讲,已经是公认具有强烈的煽动性和号召力的文字,即使是经过翻译等等转录手段,人们一样可以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