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卷一 人生如血 第一章 重生乃外挂神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厚重的垂地窗帘隔绝了夜色,昏暗的房中只亮着一盏床头灯,晕黄的灯光柔柔的,映照得整个房间朦朦胧胧影影绰绰的。空气中浮动着带着血腥的**气息,在近乎密闭的房间中透出一股奇诡的**。

    谢清欢醒过来已经有一会儿了,眉心微微蹙着,人却没有动弹。不是她不想,而是实在不能。

    身下的床铺很软,却有些潮。身体好像是被脱缰的烈马来回踩踏过,痛不可当,腰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左胸心脏部位一抽一抽地痛,耳中轰鸣作响,眼前阵阵发黑。

    她记得那日夜半月明,宫宴罢后,她在回府的途中遭到截杀。

    夜色寂静冷肃,月光皎皎如水,身边的守卫一个个倒下,血光四溅。高手环伺,夺命而来,她坐在软轿中,清晰地感觉到浑厚的内息在闹腾了一番之后如潮水一般散去。

    出自皇宫大内的‘雪消融’,专门用来散功。她知道,从此后她再不能动武——天机府主,九曜名流第一人,终成虚名。

    记忆停留在她自断心脉的那一刻——以她当时半废的功体,杀别人自然费力,杀自己确实绰绰有余。碎心一掌,绝无活路。

    怎会,没死?

    谢清欢一念及此,豁然睁眼,沉沉的目光落在古朴典雅的床头灯上。心中微微一沉:这里不是大雍,倒像是祖父手札中提到的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单凭一盏灯,没法儿下结论。谢清欢很快又释然了:这样的时世,没有身为谢氏家主的负累,也没有身为少帝之师的责任,无须再为家国之事费尽心力,有的只是全然的轻松自在。

    只是,对于习惯了忙碌的人,这样的轻松自在,有难免让人生出一种天地浩大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

    谢清欢在那自在与茫然之间惆怅得无意复加,耳边蓦然传来一下极其轻微的一声响,清新的水汽混着轻微的香气伴随着沉稳规律的脚步声慢慢靠近。

    房间里并不只是她一个人!谢清欢僵了僵,迅速回神,用尽全力挣扎着略扫了一眼。只一眼,便如遭雷击,恨不能自插双目——苍白的身躯上一片连一片的,都是青紫的痕迹,有些地方被牙齿咬破了皮肤,渗出滴滴的血珠。大开的双腿间满是红白交错的污浊,惨不忍睹。

    她刚苏醒不久,就发觉这身子心脉虚弱,丹田空虚,懵然间以为是之前重伤的缘故。后来察觉到自己是借尸还魂而来,与这个身体还不够契合,也没往深处想。

    现在看来,这身子的原主人生前分明是遭遇了极为残酷的凌虐。

    哎哎,谢清欢合了合眼睛,在心底长叹,真不如死了干净呢,现在倒是麻烦了。

    她刚才那一眼看得匆忙,却也足够看清了——那人是个年轻男子。从气势来看,怕是久居高位。

    能肆无忌惮地在床榻之上将人凌虐致死,这男子定然不是善类。面对杀人凶手,形势于己不利,谢清欢迅速掂量了一下,只纠结了一瞬,就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放松身体呈瘫软状,果断装死。

    段明楼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随手拿了条毛巾正在擦头发,谢清欢这点儿小动作自然全落在他眼里。

    还活着?段明楼挑眉,唇边泛起一抹冷笑。倒是小瞧她了。

    昨晚在蓝夜,这女人端着一杯酒蹭到他身边,说是玩大冒险要请他喝。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果然见角落里坐着几个年轻的男女,正看着这边。

    这女人长得不惹眼,却有种青涩宁和的气质,在鱼龙混杂的蓝夜,显出一种格格不入的别致来。说是请他喝酒,却不看他,眉眼间一抹无措流露无遗。

    段明楼见多了美艳的热情的风情的甚至是风尘的女子,乍然见到这一款会害羞的小清新,觉得十分新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