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54、我根本就不怕,一个人跳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月还是说来就来了。

    燕翦将正式结束自己的大学生涯,而一再避而不谈的毕业舞会也终将召开。

    从詹姆士四月遭遇枪击,到随后的庭审,时间不过滑过一月,可是人生际遇在她心上却似乎已过三生。

    审判结束之后,詹姆士销声匿迹,专心在医院养病。他的磨难结束了,以后迎接他的将是他想要的、平顺幸福的工作和幸福了吧?

    她便也学会了再不去从媒体和网络上寻找他的消息,更不再偷偷去他的医院溲。

    甚至,她还将那晚从银行保险箱里取出的物件儿,一部分还回了银行去,又找了那晚的那位经理,又封回了原来的箱子。

    那部分物件儿,她留下了自己的照片,而将那里面还莫名其妙存着的一些东西都送了回去。

    那些东西……起初她不明他留给她是何意,后来庭审前后她才根据庭审的情形猜到恧。

    可是就算猜到又怎样,那些物件儿既然已经不应该属于她,那她就都不要了。

    留在手里的照片,她几番想给烧了。

    就如同最初听他说到他手里有照片的刹那,她原本想要做到的那样。

    可是后来,几番拿出来端详,最终她还是叹了口气作罢。

    既然不是她曾经所以为的果照,既然照片里的情形没有想象里的不堪,甚至还是宁谧美丽的……她便舍不得了。

    只是就算再舍不得,就算照片将她拍得再美,可是事已至此,她曾经遭遇的那件事、她曾经枉动过的那段情,就应该就此尘封,再不能被家人知道了。

    尽管——小哥小嫂子,甚至还有爷爷、薛叔儿都知道了,可是她却不能再让更多的家人知道。

    曾经的一切,她都将从此,守口如瓶。

    .

    以为心事就这样安顿好了,以为自己从此之后可以重生,可是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鬼使神差地,在毕业舞会前夜,她还是又到了那间银行去,打开了那个保险箱。

    她告诉自己说:其实只是想看看,他究竟有没有将她还回保险箱里的东西都拿走。

    她将东西还回来的时候,曾经就此拜托过那位银行经理,请求对方通知给詹姆士。

    她想,他应该明白那箱子里东西的价值——那其实是戳穿他和本沙明法庭策略的罪证!

    他是那么善于自保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放心将那些东西继续留在一个银行的箱子里而不拿回去呢?

    更何况……那些东西对于他本人来讲,也许具有比罪证更为重要的意义吧?

    .

    燕翦走进保险库的时候,心下还在替自己解释:这一回除了要确定他取走那些物件儿没有,也是要将他留给她的钥匙也搁进保险箱里去,连同还给他原始投资的支票……这样一来,就算是与他彻底做个了断,从此彻底将过去掩埋,再没有理由联络了吧。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便没有十分留意那位银行经理在回答是否通知了詹姆士一事上的支支吾吾。

    两人两把钥匙同时打开了保险箱,那经理便躬身告退而去。

    燕翦深吸口气,手握在把手上,闭上眼睛,心里暗暗祈祷。

    但愿一切都如所愿,打开的箱子里空空如也,就也能让她同样腾空了自己的心,然后放进钥匙和支票去……那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

    深吸一口气,毅然拉动把手。

    箱子徐徐拉出,最终呈现在燕翦面前的,却根本就不是她所祈祷呈现的空空如也!

    她一震,下意识想倒退开,可是手却像是被磁力黏在了箱子上,无法抽开而去。

    她深吸气,也许是空气来得太凉太猛,眼前的视野不由得模糊了。

    她小心地呼吸,取出首先映入视野的大信封。

    依旧还是原来的模样,依旧还是她还回来时候的重量。

    她咬住唇,打开封口的火漆,重又看向里面的物件儿。

    婚礼那晚的记忆便又重来。

    那晚她的注意力都在照片上,花了那么艰涩漫长的时间来一张一张翻看照片,用了那么大的气力忍住自己内心的翻涌,于是便一时之间没办法分辨出跟照片在一起的那些杂七杂八的物件儿都是什么,也猜不透他为什么要将那些杂物也留给她。

    那晚她还没从照片里透露的事实所带来的震惊里平复下来,随后就发生了枪击案,让她的心在接下来的那许多天里无法再留意到那些杂物。

    直到庭审,直到他突然的出现,才让她重又关注到那些物件儿。

    后来夜半,她捧着它们一件一件摩挲,才终于明白了它们的原本所在,以及……他留给她的用意。

    那些杂七杂八的物件儿啊,每一件都是旧物。有木头削成的小手枪,有残缺不全的乐高玩具,有改装成奇怪模样的铁皮金刚,还有林林总总许多的汽车模型;甚至还有磨秃了的迷你尺寸的马鞭、穿了底的童码皮靴……更为奇怪的是还有一枚损坏了的、女性的发卡,以及不成对的两只耳环。

    当中唯有一样东西是她曾经有所印象的:一个古老的啤酒罐。那样静谧的午夜最适合回忆往事,于是她隐约想起仿佛曾经在他的树屋里,见过这样风格的物件儿。

    彼时她内心对他充满了防备、厌恶和蔑视,所以他树屋里的所有物件儿她都只是极快扫过,不想让自己留下任何的印象,所以才使得那啤酒罐并没能第一时间开启她的记忆。

    那晚忽然想起,她莫名地忽然泪盈于睫。

    因为啤酒罐就是钥匙,可以打开灵识,她既然想通了那枚啤酒罐的意义,其余那些杂七杂八的物件儿就也都找到了解释。

    ——这些看来陈旧的物件儿,应该都是他小时候用过的、亲手制造的,以及用心收集的。

    尤其是听过小嫂子讲过他少年时候的经历之后,她就越发明白,这些杂七杂八的物件儿虽然看起来已经都没什么价值,可是它们集合起来却代表了他那个还曾经亲情完整、还曾经从未受过伤害时候的、无忧无虑的他。

    以他的身份,以他现在的能力,他是可以拥有更多的财富和权势,可是对于他来说也许现在的一切都不珍贵;而唯一珍贵的,只是他那个猝然失落、再也没有机会找回来的、无邪的童年啊。

    而他的家、他的父亲、母亲、兄长,也都还在那个童年里陪伴着他。后来童年结束了,他曾经拥有的珍贵的一切,便也都一去不复返。

    那个夜晚,那个他迎娶了其他女人的婚礼之夜,那个他接下来发生了致命枪击案的晚上……他却竟让将这些物件儿锁进银行保险箱里,留给了她。

    其中的万千情意,其中的殷殷托付,纵然没有明言,她那一刻却也终究都明白了。

    只是……

    就算明白了,可也已经太晚了。

    况且事易时移,那晚虽然发生了枪击案,却并没有朝他所担心的方向去发展。

    他受了致命的重伤,可是却并没有因此死去。他活下来了,而且救了他的,还是他的新娘……

    既然幸运活下来了,那么这些托付便都没有了意义;

    既然他有了新娘,那他就应该将这些物件儿都留给他的妻子,而不是她。

    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事。

    忍住难过,她将那些物件儿一件一件都装回大信封,重又封好封口。

    她不知他为什么还任由这些物件儿都还放在这里,她宁愿相信他是还没有时间来取走——他正在享受他的新婚生活,况且他也还在养伤。等他伤好了,腾出时间想起这件事,到时候他自然就会来取走了吧。

    她闭上眼,将那大信封推回箱子里去。然后摘下脖子上的钥匙,准备一并放回去。

    她来的时候是夜晚,保险库里的灯光也不甚明亮,她在打开保险箱的时候并未细看,却在这时指尖莫名触到箱子里面的柔软之物。

    她一怔,伸手向内。

    取出来看,是以绉纱精美包装的物件儿。像是一个代表惊喜的礼物。

    燕翦怔住,之前好不容易平复下的心潮重又翻涌开来。

    她能保证,上一回这巷子里绝对没有这个物件儿。那么也就是说,是后来又有人来过,将这物件儿放进保险箱里的。

    虽然不能确定那个人一定就是詹姆士本人,毕竟他还受枪击一月,身子远未复原;可是她却也相信这个保险箱他理应不放心别人来处置才是。

    如此说来,他不是没来过,不是没看见她送回在箱子里的那些物件儿……是他看过了,却没有取走,像个赌气的孩子似的近乎执拗依旧留下。

    同时,还另外多留了这样一个物件儿。

    捧着那包装精美的大大“礼物”,她捂住嘴,忍住哽咽。

    更反复犹豫,是否该打开这礼物。

    终是抵不住,还是想知道他来过、又留在里面给她的,究竟是什么。

    就仿佛曾经心下的不忿和不甘,他凭什么就能笃定她在婚礼那晚终究还是会来银行取走这些物件儿;更凭什么笃定,她此时还会再来,还会在这里看见他留下的这个“礼物”。

    如果说上回她还有一点线索,毕竟知道里面会有照片;那这一次他又留下了什么,她却没有半点线索可言。

    她也恨自己的好奇,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还是打开了它。

    金色花结解开,琥珀色绉纱徐徐散开,燕翦只看了一眼,便猜到了里面放着的是什么。

    登时,心头又是哽咽轻颤。

    她轻轻展开那里面的织物——正是她发布会那晚丢失了的那套衣裳,也正是曾经她与他在街上初遇、明明那么宽敞的大街,可是两个人却没能绕开彼此,反而撞了个满怀的那套衣裙……

    发布会那晚她自己没敢穿,只提前准备了缩小版由解忧穿出镜。事后以为丢了就丢了吧,就仿佛代表她跟他孽缘的结束……谁能想到,竟然今晚,这套衣裙又出现在了这里?!

    如此前后贯通,她便自然猜到了发布会当晚,是谁偷走了这套衣裙!

    原来那晚——他的婚礼前夜,他没有陪伴他千娇百媚的新娘,他也没有筹备自己的单身派对,他竟然是躲过了所有人的目光,悄悄来到了她的发布会后台。

    他公然出入,公然带走这套让她又爱又恨的衣裙,他还是想让她知道,他那晚其实来过了!

    他更将这套衣裙,于今晚放在这儿,笃定了她在毕业舞会前夜一定会来,一定会打开它……这个混蛋,他始终笃定他仍能牢牢将她握在掌心,仍能毫不费力猜到她心念的一举一动的,是不是?

    她气急,又委屈极,恼得索性将那衣裙团成一团重新塞回去,锁好了转身就走!

    不,她才不上当,她才不要称他所愿!

    可是走出保险库,却被那银行经理拦住,盯着她空空的两手,讷讷问:“汤小姐怎么果真没将里面的东西都带出来么?”

    燕翦听出话里有话,便吞回泪意,紧紧盯着他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经理叹了口气:“这箱子佛德先生只是租用,租期到今晚24时截止。我们已经事先通知过了佛德先生,可是他说这里面还有东西,等你今晚来取空。”

    果然,果然……那个该死的笃定的家伙!

    燕翦跺脚:“我才不管,你们去找他,让他自己来清空!”

    银行经理叹了口气:“可是佛德先生说,那些东西只是留给汤小姐你的。若你不肯清空,就让我们到时候全给扔了就是了。他说他送出去的东西,就再也不会收回,既然没人要,就宁肯都毁了。”

    燕翦咬住唇钉在原地。

    喵的,她不是看不穿他的用意,可是——她却还是着了他的道儿。只因为她是真的舍不得那些物件儿就这么被清空了。虽然谅那银行也不敢轻易都给扔了,可是如果只是这样废弃在角落里,就此蒙尘,她也还是舍不得。

    她攥紧指尖,闭上眼睛狠狠吸一口气:“好,如你们所愿,我拿走就是!”

    那晚她抱着那套失而复得的衣裙,了无睡意。

    .

    毕业舞会的早晨,她先去找了小嫂子时年。

    小嫂子拈了几款疏朗清雅的手制首饰给她,拍着她的手嘱咐她:“这不是我给你的,是大姐的嘱咐。她说你们虽然是姐妹,可是从情分上她甚至将你当做小女儿。所以你这样重要的毕业舞会,她如果不是此时还在狱中,她必定要亲自陪你参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