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分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cript>

    却见那人头血迹未干,显然是这鹤草才杀了拎来。

    永嗔两军对杀之时,对于人头鲜血这种东西早已司空见惯,瞥眼过去,不禁“咦”了一声。

    鹤草抓过包袱皮来,用还算干净的表面擦了擦并没有血迹的双手,笑着让脸上的刀疤扭曲起来,他指着那人头道:“可认得?这便是你们要办的李福全。”

    从前在京都,永嗔曾见过永澹岳家的这位李福全。原本查科考舞弊案,这李福全是里面最难打通的关节,就算撤了他查案的职责。这李福全在江南一带经营日久,门生故旧遍衙门,只要他不倒,谁来查证据都要多费许多心思。

    “你倒当真了得。”永嗔笑道:“这李福全虽不是皇家贵族,却也是每每出行,要两队护卫跟随的。”

    鹤草笑道:“难道他□□女人的时候,那两队护卫也在一旁守着,干瞪眼看着不成?”他踢了一脚那血淋淋的人头,冷冷道:“既贪财又好色,弱点这样多的人,倒不知怎能在官场上撑到如今。”他似笑非笑地盯着太子永湛,“这一届的朝廷不行啊。”

    “这份大礼我收下了。”永嗔示意“黄泥螺”去把那人头收起来。

    “郡王爷,少年将军,一诺千金。”鹤草伸出双手,仿照那天两人击掌为誓的模样,轻轻拍了一记,这便号令大船靠岸,命人送永嗔与太子永湛、并柳无华等人下了船。

    下了船,便有永嗔庄子上的人来接他;鹤草的人倒又护送了一程,等永嗔抵达了庄子,这才告辞。

    来护送的人中,便有那少年蔡泽延。

    永嗔再三挽留他,“留下来,随我一同回京都去。难道你就看着另一个人鸠占鹊巢,抢了你的名字,也抢了你的亲人不成?”

    蔡泽延低头不语,抿紧的下巴却透出倔强的弧度。

    “你跟随那少主近十年,却是连自己的亲人都没有好好看过一眼。”永嗔恳切道:“从前我也不明白这道理,一来我也年轻,二来我的亲长还都俱在。直到前些时日,蔡老师傅离世——我才悟了,许多人,你此刻不见,便再也见不到;有些事,你此刻不做,便再也没有做的时机。不要觉得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因果之间,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如何。”

    蔡泽延终于动容,却仍是一语不发,面上透出极大的挣扎来,显然自己心中也在做了艰难的抉择。

    良久,他从脖颈上解下一枚玉环来,双手捧给永嗔,低哑道:“劳烦殿下,将此物供奉在我姐姐常去的佛堂里,保佑她长命百岁、平安如意。”说着转身拔腿就走,像是怕晚一秒,便会后悔留下来。

    “我还会再江南盘桓旬月,你若改了主意,便来此地寻我。”永嗔冲着少年背影喊道,却见少年走得更急了。

    永嗔打量着手心的玉环,只见那串着玉环的红线颜色都已经暗沉,显然是很多年的旧物了;玉环触手生温,圆润光滑,显然是时常被人摩挲把玩。也许是蔡家传世的宝物。这么想着,永嗔仔细将这玉环收好。

    此地却已是苏州的姑苏城。

    “黄泥鳅”上前,叩响了庄园的大门。

    这里乃是多年前,苏子墨为了给永嗔作证,揪出李主事的罪行,却也自爆了偷、盗春宫图的行径,而被革除功名。那时候永嗔颇为向往林妹妹的故乡,姑苏;便用经营京都几个铺子赚来的银钱,交给苏子墨,让他在姑苏为自己置办了一座庄子。

    如今庄子已经初具雏形,只放在姑苏富户的名下,几乎没人知道这庄子与永嗔的关系。

    是夜,兄弟二人月下游园。

    永嗔指着各处花木,与当初苏子墨图纸上报来的模样,一一映照,“这里是一片银杏林,只是年数尚浅,还未长成。等再过几年,若是秋日来看,一片黄叶,美不胜收。”

    太子永湛含笑听着,慢慢活动着左臂,伤处已经渐渐好了,只是行动之时还不太灵活。

    至一凉亭,两人入内稍歇。

    “这处凉亭倒还没起名字。”永嗔笑道:“我京都那处宅子,有阁楼起名‘隐清阁’,这便已经是我的极致了。倒也想过让苏子墨起一个,倒是少了意义。恰如今哥哥来了,便请哥哥赐个名字吧。”

    太子永湛罕见地玩笑道:“想来是合该没有名字。便唤做‘无名亭’如何?”

    “又有何不可?”永嗔大笑。

    笑过之后,两人都沉默下来。

    这片刻的轻松闲谈便如同冰面上的阳光,看着美好,底下却藏着要人性命的危险。

    到底是永嗔养气功夫比不及太子哥哥,先开口问道:“蔡泽延之事,哥哥该是早就知道了吧。”

    “不算太早。”太子永湛并不意外于他的问话。

    “何时?”

    “淑母妃将蔡慧指给你之后。”太子永湛慢慢道:“我使人查她,旁者都好,只是对她那个弟弟不似外人以为的亲厚。她弟弟年纪渐长,她便几乎不与之见面了。若是定然要见面说的话,也是隔着屏风。我便觉得不对。从这里一层一层倒着追回去,便知道根子上错了。”

    “却也不必告诉我。”

    太子永湛似乎有些歉然,“我知道不久,蔡老师傅便离世了。你本就伤心……我一时没寻到合适的时机告诉你。再者,若是戳穿了这隐情,要如何善后,却也需思量——不可莽撞。”

    永嗔低头不语,半响忽又道:“我极不喜柳无华。”

    “我知道。”太子永湛莞尔一笑,淡淡道:“他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这几日便会离开的。”

    永嗔这才无话。

    沉默中,太子永湛也不着急,动作舒缓地煮着茶。

    “那鹤草……”永嗔自己主动提起来,当日太子哥哥问时,他以船上人多嘴杂回避了这个问题没有回答,这会儿却是道:“我原没打算真心与他立下誓约,不过用这一时。哪知道他连送两份大礼——一则救了真正的蔡泽延,且将其养育成人,我不能不代蔡老师傅感激他;二则,他杀了李福全,省了我们多少麻烦。”

    太子永湛静静听着,适时问了一句,“如今见他送了这样两份大礼,你又是作何打算呢?”:

    永嗔苦笑道:“我也正是为难呢。你可知道这鹤草与十六哥的仇怨?”

    “略知一二。”

    “我虽然与十六哥关系一般,却也到底是兄弟一场,不至于为了个前朝少主,反而卖了自己兄弟的道理。”永嗔自嘲一笑,“哥哥叮嘱我不要与虎谋皮,我却是一开始压根儿没想着与他谋划的。如今倒实在不能不承他的情。”

    “所以?”

    “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永嗔便有些兴致低落。

    “既然那鹤草信了你。你且与我说说,事成之后,你要如何把永沂交给他处置?”太子永湛闲闲一问,却是惊得永嗔心脏停了一息。

    要是什么位置上的人,才能把一介皇子交给江湖草莽处置?这世间,唯有一人有这样可怕的权力。

    永嗔面色不变,笑道:“那还要什么法子?就像那李福全,贪财好色,不就被鹤草寻到落点取了项上人头?我若诚心要害十六哥,有的是法子让鹤草接近他。”

    太子永湛冷静地看着他,思考着慢慢道:“你此言多半不尽不实。”

    “再不敢欺瞒哥哥。”永嗔笑嘻嘻的。

    “果真不敢?”

    永嗔被他目光所慑,一时竟点不下头去。

    太子永湛便微微一笑,不去戳穿他,推了一盏才沏好的茶水过去,温和道:“尝尝这洞庭碧螺春。”

    永嗔满肚子的话都给这一盏茶水给压了下去。

    “可认得这茶壶?”太子永湛只给他看,见永嗔摇头,便笑道:“今日才见牛嚼牡丹。苏子墨挖空心思,置办来的物什——到了你眼中,只怕与寻常物件也并无何差别。”

    “哥哥笑我。”

    太子永湛摇头道:“却也不是。茶壶便是茶壶,数百年前流传下来的紫套茶壶,与田塍巷陌每户一把的黄土茶壶,都是用来煮茶的。就如人一般,都是一般的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何必非要分出个高低贵贱来?”

    永嗔才要附和,却听太子永湛又道:“只是要煮出好的碧螺春茶,却必得是用这紫套茶壶。”

    永嗔听了这话,隐约觉得太子哥哥这话中还有深意,一时却也不敢深想,指着前面道:“那便原计划着要挖一亩荷塘。如今荷塘倒是挖出来了,只是还没引来活水,只白白空着。”又笑道:“这么大的坑,却也少见。哥哥可要瞧一眼?”

    太子永湛从善如流。

    兄弟二人并排站在半人深的土坑边沿,头顶的明月又高又小。

    “倒是个埋尸的好地方。”永嗔忽然冒出来一句。

    一阵夜风吹来。

    太子永湛道:“果然埋了尸体,只怕上面荷花开得更盛。”

    永嗔竟打了个寒颤。

    “夜凉了,回去歇息吧。”太子永湛见永嗔还在打量那深坑,又道:“你若果然想看荷花,其实京都畅春园里便有一汪。等回了京都,我带你去看便是。”

    永嗔才又欢喜起来,跟在太子哥哥身后往回走,一面又问道:“李福全既然死了,咱们查案之事,岂不是要快上许多?”又道:“那日哥哥考我要如何善后,哥哥可想清楚了——要如何善后呢?”

    “天机不可泄露。”太子永湛罕见地玩笑了一句,又轻斥道:“你便是不肯自己去想。”

    “有哥哥在呢。”永嗔亦玩笑道:“我只听哥哥的便是。”

    次日,永嗔方醒,便听说柳无华已经离开;推窗一望,便觉得神清气爽,连天色都格外蓝了几分。

    永嗔以太子哥哥为先,见他每日只是看书作画,便也守着庄子不出去,或是练练八极拳,或是读几篇《武岳兵法》。只是时不时的,太子永湛会把永嗔叫到跟前,猛不丁从书里抽几则出来考他,又要他解释意思;或是翻出一卷案宗来,考他当如何判。这本是为了陶冶性情而修建的庄子,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国子监,真是让永嗔措手不及、哭笑不得。

    虽然哭笑不得,永嗔却还是老老实实受“考”;难得太子哥哥有这样的雅兴,他又怎么会不奉陪呢?

    这样恬淡安逸的日子过了四五日,便被寻上门来的当地官员给打破了。

    这时候,京都的消息终于传到了这苏州的姑苏城:德妃薨,五皇子、九皇子与国舅爷都被高墙圈禁,十六皇子日日跟随在皇帝身边读书……而下江南的太子殿下与勇郡王在梅花渡口便不见踪影。

    就在这乱局中,两江总督李福全忽然在家中被人隔了脑袋。

    鹤草杀人之后并未掩饰行迹,永嗔等人上岸入庄时也没有刻意隐藏,所以顺藤摸瓜——一个个人精才能做的官员,就如此找到了这座还未成形的大庄子上。

    姑苏县丞率领衙门上下,至庄前,跪地叩门;而苏州总督还在快马而来的路上。

    永嗔不许人应门,外面官员更不敢擅闯,只跪在外面等着,不断地写奏本,请守门人递进去。

    如此过了一日,连苏州总督也跪在外面,“臣,万死。不知太子殿下驾临……”不等他说完,里面的守门人便高声道:“我们殿下吩咐了,有甚么话要说,都写下来递进来。不许在门前喧哗,吵了殿下清静。”

    “是是是。”苏州总督是个白胖子,擦着满脸的汗,隔着门板讪笑道:“劳驾里面这位小哥,帮我给勇郡王殿下传个话。当初林如海林大人在姑苏时,我与他乃是拜把子的交情……”

    “再说话,我便轰人了!”

    苏州总督老老实实跪了回去,白胖的手指捏起毛笔,流着汗开始写奏本。

    又过了一日,当初在驿站失散的苏淡墨、莲溪并秦白羽等人也寻上门来——奏本一递,永嗔自然就命放这几人进来了。

    莲溪见了永嗔,毫不意外又是一场嚎哭。

    “还以为您淹死在那江里了呢。”莲溪抽着鼻子,眼睛一眨巴便是一大颗泪滚出来。

    “就不能盼你主子点儿好?”永嗔故意嫌弃道:“哭起来丑死了,还不快去洗漱过了来伺候爷?”

    相比之下,苏淡墨见了太子殿下就老成多了,请过安,还来问永嗔晚膳想用什么。

    “太子哥哥,还要让他们在外头跪多久?”

    太子永湛蹙眉翻着这两日新送进来的卷宗,不答反问,指着卷宗道:“你来看看此处,可有内情?”

    永嗔俯身看去,却见是科场舞弊案之前的案宗,太子哥哥指着的那处乃是李福全弹劾检举人张继伦的部分。

    李福全弹劾张继伦,说:“刚会审时,我还在审查囚犯,张继伦说我说话不妥,我怕争论起来有失体统,便闭口不言。张继伦便阴谋诬陷,以出卖举人衔获银五十万两来损坏我的名声,因此我不能与他共存。”同时提及张继伦专门从事著书,猜忌胡涂,不能很好地审理案件。

    永嗔道:“不管如何,李福全是已经死了。”

    太子永湛却是摇摇头,点点更下面一行,却见记载的是:李福全又说:“《西山集》刻板在苏州印行,张继伦难道能不知道吗?进士蒋英华由于为此书作序而遭连坐,张继伦一向与他交往,不肯去逮捕对他治罪。”并且罗列不称职方面的几件事。

    “朱启伦因诗词获罪的事情才过去多久?”永嗔恨道:“这个李福全死有余辜。”

    “这便是了。”太子永湛徐徐道:“一则不能再兴文字狱;二则……”他含笑睨了永嗔一眼,“这李福全家里大大的又银子。你去抄了他的家,这庄子也就该修起来了。”

    庄子未能成型,不知是年数未到的关系,以太子永湛的眼光阅历,哪里瞧不出这庄子修建之时捉襟见肘的情形。想来,永嗔多年来都是未封府的皇子,又没领着官职,只在军中打磨却又绝不是吃空饷的人,虽然京中经营着几个铺子——但只怕每年为了给他这个哥哥备生辰贺礼,便要耗去大半收益,又还有多少余钱能用来修这庄子呢?

    永嗔嘻嘻一笑,“您这么一说,我这修庄子的钱可就算是过了明路了。”

    “原也是你该得的。”太子永湛微笑,淡淡得捉弄了他一句,“鹤草杀李福全,大半是你的功劳。”

    见这话题走向不妙,永嗔不敢再多话,找个因头躲出去了。

    太子永湛望着他逃也似的的背影,脸上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来。

    直到次日下午,张继伦的奏本递进来,太子永湛这才令大开庄门,让百官来贺。

    虽让百官入内,太子永湛却并未现身,只让苏淡墨宣读了自己的诏书。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