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鹤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cript>

    此地已到了梅花渡口,乃是入扬州的水路要道,永嗔等人藏身的密林小径虽然罕有人至;但是不远处,与江面相接的渡口却是往人之人不绝,更有客栈沿街,颇有人烟。

    这一带江面上,青帮往来,原是常见,民众也不以为意;然而却少有反贼敢光天化日之下,不仅打出黑金旗这明晃晃的反贼招牌,而且强弩激射,意图杀人。

    “黄泥鳅”最是机灵,当即翻身滚入车底。

    永嗔却并不惊慌,安坐在马车内,对太子哥哥道:“莫慌,是我的人。”

    一时那几艘船停在岸边,抢出几号黑巾蒙面的壮汉来,疾奔至马车前,抛进几套一模一样的黑巾黑衣来。

    永嗔给太子哥哥换上,给自己也换好,只在那晕死过去的柳无华身上一遮;这便扶着太子哥哥下了车。

    黑衣壮汉中又有人将昏迷中的柳无华夹在腋下,原躲到马车底下的“黄泥螺”也哆哆嗦嗦换了衣裳。

    “小少爷,这、这……”他小心翼翼打量着那些黑衣人,凑到永嗔耳边,小声道:“这绝对不是青帮的人。”

    “我知道。”永嗔接过黑衣壮汉递来的火折子,眼看着另一人把早就备好的桐油倒在马车上,这便将点燃的火折子往马车的青布罩上一丢。

    大火冲天而起。

    太子永湛沉默看着,取了一旁黑衣壮汉的佩刀——永嗔已知其意,夺过来,横刀劈断了车辕。

    那感受到火烤炙热的老马嘶鸣一声,迸发出求生意志,一改方才慢吞吞的速度,一头扎进了密林深处。

    等得到渡口民众传信的官丁赶到密林小径,便只见烧得只剩铁质骨架的马车,与地上暗沉稀疏的点点血迹,一路指向江面——然而大江之上,月朗风清,浮光跃金,哪里还有黑金旗船只踪影。

    永嗔与太子永湛等混在黑衣壮汉之中,上了船,待船鸣驶入江流之中,这一颗提了大半月的心才算是落入了腹中。

    船舱里早有人久候。

    “十七殿下,一别十余载,您还是这样淘气。”黑衣壮汉缓缓将草帘卷起来,里面有一三十如许的清瘦男子举步迎出来。

    永嗔定睛看他,扶着太子哥哥入了船舱,也笑道:“十余载不见,你却是老了许多。上次见面时,你还是翩翩少年郎呢——鹤草。”

    原来这反、贼头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假扮佛门子弟,帮永嗔骗皇太后的鹤草。

    永嗔年幼之时,皇太后从五台山归来,却是偏帮德妃,无故责罚永嗔生母。当初永嗔见了淑妃膝盖上斑驳的瘀伤,气愤难抑。因知道皇太后信佛,便与自己出宫游玩时在天桥上认识的“社会人士”密谋,起了“鹤草”这个名字,编了鹤草幼时多病后来有仙鹤衔仙草来救的故事,以镜子反射的佛光,借鹤草之后,赚得皇太后才回京都又感知到“佛祖召唤”,没留几日便又起驾往五台山去了。

    这事儿当初让景隆帝发了好大脾气,一则为永嗔胆大包天,不尊亲长;二则为永嗔找的这鹤草,乃是个十足的反、贼。不过当初永嗔与鹤草何等机灵,早在景隆帝查处之前,鹤草便溜出京都,不见人影了。

    而皇太后被永嗔一坑十数年,至今仍在五台山虔诚侍佛。

    说不得真是诚心感动了佛祖,已是七十余岁的人了,身康体健,从五台山传回来的奏报上看,竟比景隆帝还要康健些。

    如今的鹤草,却与少年时的面容大不相同了。少年时的他,面容清俊,让人望之便生好感,否则皇太后也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他。如今的鹤草,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左脸上从额角一路横劈到下巴右侧的一道刀疤。这疤痕触目惊心,可以想见当日挥刀之人若是力气再加上一分,此刻的鹤草便是已被削去了一半脑袋的死人了。

    鹤草听了永嗔的话,自然知道他指的什么,微微一笑。他少年时微笑起来,清俊宜人,此刻却是刀疤扭曲,骇人到了极点。唯一能依稀认出往日风采的,那是那随着年岁渐渐醇厚了的嗓音,“拜你的好十六哥所赐。倒是要找个机会当面谢他。”

    一旁听着的太子永湛忽然开口问道:“你与山东张九龙是什么关系?”

    这张九龙,就是数年前在山东平县作乱,杀了蔡老师傅独子并儿媳的反、贼,后被十六皇子永沂带兵诛杀。

    “张九龙?”鹤草脸上的刀疤又扭曲起来,他笑道:“不过是我的替身罢了。”

    永嗔看了一眼太子哥哥左臂,插着匕首的地方血迹都变成了乌色,因笑道:“咱们二位外面叙旧。倒是劳烦你叫个会医术的手下来,为我哥哥拔刀。”

    鹤草点头,拍手召唤黑衣壮汉近来,吩咐了几句,便示意永嗔出去说话。

    一时大夫拎着药箱进来。

    永嗔虽然不放心太子哥哥伤情,却更不忍亲见他忍受拔刀之痛,便转身出了船舱。

    “随我来,我有大礼送你。”鹤草带着永嗔向船尾走去。

    船尾却有一名少年在煮酒,看身量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听到脚步声抬起脸来。

    永嗔看了他一眼,心下奇怪,怎得有种莫名的眼熟;因又盯着他仔细辨认。

    一旁鹤草看着,冷笑道:“可认出来了?”

    “恁淂眼熟。”永嗔心中奇怪,命那少年站起身来。

    鹤草在一旁冷眼看着,冷不丁来一句,“可像你那蔡老师傅?”

    永嗔悚然一惊,走近了,捏住那少年肩膀,细细打量。

    少年脸型果然与蔡世远一模一样,眉眼更是像极了蔡世远。

    被永嗔捏住肩膀,少年抬起头来,沉静道:“草民蔡泽延,见过十七爷。”

    “若你是蔡泽延……”永嗔盯着他,眼前这少年沉静的气质倒与蔡慧如出一辙,“那京都那位又是谁?”

    “当初爹娘遇难,奶娘带着我躲到庄户人家里。后来张九龙等人追杀来,农家与奶娘怕死,便将我送了出去。阴错阳差,却是……”少年看了一眼鹤草,“少主身边的人救下了我。再后来朝廷派兵来擒拿张九龙等人,追到我原先藏匿的农家,农家与奶娘不敢说出已经我供给张九龙之事,便拿农家那与我一般大小的儿子做伪。想来回了京都,奶娘更不敢将实情告之。便这么将错就错,这些年来,都是少主教养我。”他忽然跪下去,对着鹤草重重磕了个响头,“少主之恩,泽延终生不忘。”

    永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