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 他与灾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3年3月3日,

    当晚间的最后一抹阳光坠落时,血红的月光瞬间散漫了整片大陆,在栗色之地的千重草叶片里,有人听到了他的脚步,形如镰刃般的弯月高高挂起,带来了死亡的气息,带走了活人的声音。

    只有一个人知道,这天是冥王诞生的日子。

    ——《星空的预言师·索菲亚日记第四章》

    ……

    天忽然的就变得更暗了,风已停,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水汽,交织着血液的腥锈。

    耳畔有摩挲的感觉,犹如情人间的温柔爱抚,似带情绪,听得到碎骨的咀嚼声。地面上,蘑菇的伞盖缝里结了一层浅浅薄冰,几近透明的冰沙里闪烁着几缕暗蓝,隐约绰绰之中,似乎还盘旋着未亡人的哭泣。

    不知何时起,云涌翻转,天空色沉复暗未明,残绕狂雷的乌云悄悄地,汇聚的更加密集了一些。

    就在那漫天狂沙里,旋转的魔法阵之下,有一颗巨大的骸之藤随着风靡摇摇曳曳,幽幽转转斥进鼻尖有一抹暗香。周边,多道巨大的龙形风暴仿佛要吞噬天地一般,声势浩荡,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空气里漂浮着的魔力因子有些不稳,元素粒子显得斑驳而杂乱,即使在如此阴暗湿燥的环境中,光的元素,却诡异的与黯元素保持了一种平衡的状态,其余的元素含量极少,就仿佛有人刻意的操纵了这块土地一般。

    “终于……你终于来了……快……救我。”

    修与亚德里安并肩朝前走着,不一会,在转交与岔路□□汇之处,刚刚踏上前面的土地时,修忽然听到了一声断续且急促的呼唤,有些耳熟,他愣了愣神,面带疑惑的停在了原地。

    “怎么了吗?”

    亚德里安侧过头,出声问道。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修侧过头:“并且,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像是熟人。”

    “根据魔力的感知,前面应该只有一个人才对,而那个人……”

    亚德里安沉思了几秒:“根据这里的情形与魔力的躁动,混乱的空间令我不能推测出那人的具体情况,但,未必不是陷阱。”

    “的确有这个可能。”

    “所以你的决定呢?”

    亚德里安低下头,看着修问。

    “我们现在有办法从这里离开,但是……”

    修的面色有些古怪,他扭着眉头看着前方:“我总感觉那里,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一样,这个感觉太奇怪了。”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亚德里安望着他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极其自然的牵过了对方的手掌,拉着修自行朝前走去。

    “好的。”

    ……

    “仪式还需多久时间才能准备完成?”

    神殿之中,堂厅最里,洁白的圣强边上,手捧大束白木槿的哲罗姆轻移脚步来到了木桌前。

    他低着头,神色柔和的抽出一支白色花束,轻嗅一番之后插入旁边的水晶瓶中,接着手腕一番,数枝木槿转眼间便已落成无数花瓣纷纷飘过,紧随之伸手在虚空一带,将黑色皮革包裹的羊皮卷从空间的裂缝中取出后平放手心。

    虚空,透明的冰棺影影绰绰闪闪烁烁。

    “约莫不到三个曜时左右。”

    哈维尔估算了下时辰,心底还是有些犹豫,她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心思稍转,所以她便这样问了:“您有把握吗?即使黑暗已将神物玷污?当所有仪式全部成功时,最后,神的国度真的会降临吗?”

    连着三句疑问,一句比一句轻,甚至低于呼吸。

    哲罗姆似乎有所察觉,侧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冰冷:“神明的旨意岂会有错?你难道忘记了光明能驱逐一切污秽?还有你是否担忧太多,如没有万全把握,吾为何会以这片大陆为祭,以身为容器,以冰棺为载体,以黑暗为门扉,以魔力为连接之钥匙?换句话说,汝是否在怀疑吾的决定?汝,难道在否定神的旨意?”

    “并非如此。”

    哈维尔摇摇头,有些恐慌。

    “退下吧。”

    哲罗姆转过身,不再看她。

    “是……”

    哈维尔张了张嘴,哽着喉应了一声,接着起身退出了厅堂。

    哲罗姆看了她一眼,当哈维尔完全消失后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