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将小白兔正在找他的消息传达,王融自认仁至义尽。

    回房畅畅快快地看了一册笔记。抬眼看天,又是日落时分。

    一般到了这个点,府衙都供应晚膳,今天却有些特别。

    来唤她吃饭的小童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王融摸摸肚皮,决定自力更生。

    掌灯的时段,府衙里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都在衙前集聚。

    人声嘈杂,沸反盈天。

    “无敌”白日里与她闲聊的时候提起过,这般大的动静乃是柳殊玉在“筛选”贼人。

    想想也是,濮阳暴民把持官道的消息已经传到平阳,领着天子旨意的使者应该是在路上了。

    等天使到达,要是事端已平息,贼人伏首到还好说;要是到那时还没个是非定论,不要说负责抓捕的柳殊玉,就连越过濮阳府令,总揽政务的江淮贞都脱不了干系。

    所以柳殊玉急了,连夜提审都不带休息的。

    而她自己“上进”还不算,连灶上当差的都没放过。

    王融掀开锅子一看,那一干二净的锅底看得她眼泪都要下来了。

    时人烧饭御寒都用的薪炭,王融起了几把火,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熏得满脸乌黑的出来,“无敌”一瞬间都没把人认出来。

    还是对方叫了他一声,他才把面前这个“黑炭头”与面皮白净的小姑娘划上等号。

    “王融?”

    小姑娘点点头。用手比了比府衙前边,“那边还没结束?”

    “无敌”悲催地点了点头。

    他原本是去看热闹的,热闹没看上多少,就被柳殊玉拉了壮丁。

    因为他契县“仓管”的身份驻在那里,所以登记人名的差事就落在了他头上。

    身为“濮阳府衙临时领导班”中的一员,他自然不好推辞。

    写得手都快断了,这才找到时间出来躲个闲。

    王融到现在也没吃饭,“无敌”也是一样的。

    所以这对从契县回来的小伙伴就在冷冷清清的府衙灶间相遇了。

    在王融期待的眼神里,“无敌”也尝试了一把。

    然后差点没把胡子赔进去。

    面对灶间狼藉,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心虚。

    灶间的门这个时候好死不死地“吱呀”一声排开了。

    回头去看,江大大沐浴着淡淡的月华,慢悠悠地晃了进来。

    紧接着做了个王吴二人都做过的动作。——从王融的角度,刚好能看到江大大慢悠悠地走到灶前,然后慢悠悠地把锅盖掀起来……然后画面就定格了。

    “你们也没吃?”江大大的表情挺淡定,慢悠悠地把锅盖又按了回去。

    王吴二人闻言老老实实地点头,江大大跟着轻叹了口气。

    王融刚想提议江大大把厨子唤回来,就看到了比较惊悚的一幕。

    ——江大大他把锅铲握在手里了!

    “吴狄,给我添柴,王融,去,把那菜给我洗了。”江大大派兵遣将,居中调度很有一套,现在使唤起小弟来,也是游刃有余。

    掌勺对王融来说很有难度,洗个菜却是轻松。

    闻言响亮地应了声,摸到池子边上摘菜叶;无敌方才差点被烧了胡子,现在“大佬”有此号令,不得不打起精神再试几次。

    这般热火朝天的姿态,让王融不禁想起了后世诸多拿着孟老夫子“君子远庖厨”当借口的“伪君子”。

    ——孟老夫子都说了君子应该远离厨房,我既然读圣贤书,自然要听孟老夫子的话啊,所以这饭我不做了,碗也不归我洗!

    孟老夫子也因此被后世许多家庭妇女定义为“大男子主义”的鼻祖。

    可谁知孟老夫子也冤啊,人家本意是说君子性善,不忍杀生。所以总是离厨房远远的。

    这是不是一种伪善另当别论,但是被这样曲解与引用,足可见“伪君子”队伍的壮大。

    同后世的刻意歪曲不同,时下的古人就要显得“纯良”许多。

    王融一边摘菜叶,一边放飞思绪。

    等到下锅的声音响起,方才记得手中活计。

    探过身去瞧,江大大已经利落地挥动锅铲,开始让锅子受热均匀了。

    她方才准备“自力更生”的时候,提过那把锅铲。

    锅铲由青铜打造,分量十足。她当时两手合握才把铲子挥起来。

    现在看江大大挥得轻松,心里不无羡慕。

    时人可不羡弱柳迎风的纸片美人,而是崇尚开朗奔放的矫健之美。王融小身板虽不至病弱,但离“健美”尚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她当然也不指望能同柳殊玉那样,精通骑马打猎,但普通的驭马骑射总要拿得出手。

    反思自己老是“宅”在屋子里看书,王融觉得自己也应该适当加强一□□育锻炼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