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直的大道上,一架马车正在急速前行。

    驾马车的杨大郎声音豪爽,“邓掌柜来找我的时候,我还当他在同我说笑。我外甥女要出门,哪里用得着这般麻烦!今天看你们老太太对那房着紧的态度……哼!竟是真当我杨氏无人了!”

    王杨氏方才被他一对揉红的眼睛搞得心中七上八下的,唯恐老母亲有何不测。

    这份煎熬直到出了阜阳城,舅甥两人通了气方才打消。

    此时听到弟弟的笑声,一个耳刮子就挠过去了。

    “还笑!有你这么为人子女的么?竟敢拿母亲的身后事开玩笑!融姐儿胡闹,你多大人了还陪着她闹!真是岂有此理!”

    杨大郎堂堂七尺男儿被“发威”的王杨氏挠得惨叫连连。

    始作俑者坐在马车里,听着这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呼,感觉牙口发酸。

    “阿姐,我是真有事找你……”被拧了好几把的杨大郎有点哭笑不得,“你弟妹有了身孕,我想找人帮忙照看几分。”

    掐人的动作一顿,王杨氏有些不敢相信地又确认了一遍,“真的?”

    待得到弟弟肯定的回复,惊喜瞬间盈上脸庞。

    “这果然是大事!都多少年了,真是老天保佑!”

    杨大郎年岁不小,膝下仍是荒凉。王杨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得此消息,心中巨石落地,端得轻松不少。

    再思及弟妹这是头胎,也确实需要个有经验地从旁指点。

    心中愤懑稍解,嘴上仍是不饶,“那你怎不能好好说?还拿母亲之事开玩笑!”

    杨大郎觑了眼马车内安静的外甥女,小声嘀咕,“那样的话,不是去你一个就尽够了,怎么能把我外甥也接出来?”

    王杨氏没听清,待再问,杨大郎却不再重复。

    眼看道路尽头城门模样影影绰绰,他与王杨氏商量,要去濮阳买些东西。

    濮阳商业繁华,历来就是就是五府之最。王杨氏听了也没甚奇怪的。

    王昂现在也是有自己“交际圈”的人了,对濮阳的“倒商运动”也算是有所耳闻。刚想出口提醒舅舅,濮阳去不得,手上被人捏了一把。

    他吃疼地抬头,入目就是姐姐平静的脸。

    心有所悟,王昂于是闭紧嘴巴再不开口。

    等到了濮阳,杨大郎将王杨氏等人安顿在城外客栈,以挑选礼物为由,又把王融拎了出来。

    此时舅甥两人帷帽一顶,正行走在濮阳城清冷的街道。

    身边再无旁人,杨大郎总算可以将心中疑问尽数吐露。

    “融姐儿你绕那么大个圈子,究竟想做甚?”

    对于一接到她请求,日夜兼程赶来解围的舅舅,王融打从心里感激。

    闻言,她敛容郑重地向杨大郎行了个大礼。认真道,“融之前险些为母亲招祸,此番是为化解而来。”

    杨大郎本想说你一个小姑娘文文静静的,又能闯下多大祸端。突然想起亲身前来报讯的邓掌柜,这没说出口的话就收了回去。

    能请动邓宪安出面为其奔走的,还真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且看那人话语间的推崇,这久未见面的外甥女保不齐还是个厉害角色。

    王融既点到为止,杨大郎走南闯北,何等通透的心思,当下就不再细究。

    “我尚有一个疑问,若是按你信上所说,阖府都被人监视,那你这信又是如何递出来的?”

    这就要感谢现代播到泛滥的谍战片了。

    因时间有限,王融只得与他简单解释。

    “我闲暇时候会帮邓先生的算学馆做账,有时帐目出入太大,怕是里头猫腻甚深。我不能明面上提醒,也不想白纸黑字地徒惹人猜疑。便与邓先生约定,以《算经》为模版,我每有不能明说的话,便在账簿右上角用数字代替。邓先生照着数字的页码行数,找出相对应的文字,将文字整合,便是我欲告予他知晓之事。”

    “有此先例,我借帐目告之困顿,也就不足为奇了。”

    外甥女简简单单一番话,说得杨大郎目瞪口呆。

    惊愕良久,方极为感叹地道了句,“舅舅算是服了!”

    大眼睛的小姑娘闻言微微一笑,冲他作了个揖。

    “舅舅,且容我先告退了。”

    目光尽头,丹柱金匾,硕大的斗拱承载着飞檐,展翅欲飞。——濮阳府衙到了。

    杨大郎立在原地,看着那堪堪到他胸口的小姑娘将什么东西递了进去,不一会儿就被一对双胞胎童子迎进了门。

    “……阿姐,我好像有了一个了不得的外甥女。”

    府衙前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