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前一天晚上熬夜的关系,姐弟俩个第二天起得都有些迟。

    王融到教舍的时候,同窗差不多都来齐了,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问题。

    她甫一出现,就有眼尖的几只围上来问情况。

    “王融,昨天的题你解出来了么?答案是多少?”

    “我只解出了两道,一会儿孔先生来,可又得挨板子了。”

    “你还至少还解出了一题,我第一道就卡死了,算了好几遍,次次答案都不相同!”

    叽叽喳喳讨论地都是昨天的习题。

    王融昨天演算了很久,对习题的答案十拿九稳。此时听小伙伴有疑,就把“习题册”贡献出来。

    她昨天用了两种方法求解,一种常规解法,还有一种即是简便计算。

    常规解法因为计算量庞大,占据的篇幅也比较多。小伙伴们首先瞅到的也是这个。

    董平站在最前面,看得也最清楚。

    一看到王融给出的答案与自己有出入,脸色就是一白。再同身边小伙伴对了下答案,心里顿时安慰不少。——谁叫大家的答案都不相同呢。

    错一个和错一片,这心理压力明显不一样。

    “师妹,你这习题册能不能先借我看?一会儿孔先生回来,我帮你一起交了!”

    这自然没什么不能答应的。

    王融于是把附纸夹在“习题册”里,一并交到董平手里。

    过了会,孔先生来了。原本挤成堆的学子匆匆忙忙地回到座位。

    可能是考虑到昨天的“课业负担”过重,孔先生今天的讲课相对“温和”了些。

    他今天拿了道濮阳府的“时务策”考题来做“课堂讨论”。

    事情的起因就是有商家在“诽谤木”上贴小广告。

    “诽谤木”从外形上来说类似于现代的路标,一般驻在过往的交通要道上。

    但凡民众对当局有什么不满,或者想要“爆料”给大家知道,又要玩“匿名”的。就会趁着夜黑风高,暗搓搓地把内容刻到“诽谤木”上。第二天,保管闹得全程皆知。

    这个就好比是哪啥字报一样。受众面广,宣传力度强。

    换做现代来说就是地段最好的“广告位”。也难怪被商家看重,组队来贴小广告。

    本来吧,小广告贴了也就贴了,也没啥。官方睁只眼闭着眼就权当没看到了。

    偏濮阳城有个饱受虐待的老叟,前脚刚把举报信糊在“诽谤木”上,后脚马上就被各色小广告淹没。

    他所诉求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回音。

    等官方发现老叟的诉求,人坟头草长出都一大截了。

    这件事情一经爆出,自然引发了民众强烈的不满。

    负责察举的官员“引咎辞职”,尚不足以平复民愤,濮阳城内一系列“倒商”运动尚在持续中。

    孔先生一本正经地将事情的前情阐明,临了抛出问题。——如果你是濮阳府处理此事的官员,你会怎么做?

    这是个蛮开放的问题。有人稍作思考就提出了“严惩犯事商家,明令禁公物私用”的观点。

    他认为,在这一事中,犯事的商家是导致老叟逝世的一大重要原因,必将受到严惩。只有严惩了首犯,民众的怒火才会平息。同时为了保障未来再无此类事件发生,应该明令禁止商家这些个行为。

    然后马上就有人站起来反驳,“首倡者不怪,官家不怪,竟将罪责统统归于一跟风者,岂不可笑?”

    “在我看来,要为此事负绝大部分责任的乃是负责察举的官员!身在其位,不谋其职。因己疏忽,导致人命官司,又岂是如此简单就能了结的?”

    言罢,陆陆续续又有许多学子起来发言,观点各不相同。

    王融在一旁听得是兴致勃勃。

    要她说,惩罚措施是绝对不能少的,不说罪名的多少,单是从安民的角度来说,就十分有必要以此证明官方的“公正性”;而在老叟的事情上,官方未施援手只是次要原因,老叟长期受虐待才是导致悲剧的主因。不能旁落罪证。

    孔先生对这堂课的“课堂气氛”还是非常满意的,听得学子们观点不一的解决办法,稍加评点后道,“世上解决问题的方法千千万,没有水平高下之说,端看合不合适罢了。濮阳府之事未有先例,要如何做,我们且看着吧。”

    闻言,有消息灵便的马上追问,“听说黜置使已在赶过去的路上,有濮阳的事情挡在前头,府学舞弊案该是了结了吧。”

    这件事在座的都是全程围观,有些家里还牵扯颇深,说不关注那是不可能的。

    面对一众“先生快来报个料”的期盼,孔先生眼皮也没抬,“什么事情都问我,就没点自己的判断?多看多思方是处世之道!”

    言罢,提着上交的习题册便出门去了,留下那学子满面通红地立在原地,好不尴尬。

    这么大火气?不会是陈家又有变故了吧。

    王融心中疑惑,与同窗对视,皆是一脸的茫然无措。

    学子们探听了一圈,没找到由头,也就将事情放开不再提起。

    等下了学,王融与小白兔练字。闲聊当中提起。

    小白兔犹豫了下,压低了声音道,“听说陈尚书前天被放出来了。陈家一事……可能还有变故!”

    王融都惊了。一来是为的小白兔说话内容;二来就是这消息得来的渠道了。

    “你又如何知道?”

    据她所知,按正常途径,从平阳城到阜阳要五天。

    而前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