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王融走出府院的时候还未到正午,门口乌鸦鸦的已经聚了一大片人头。人头中间还矜持地点缀了零星几个凉棚。

    她顶着众人火辣辣的视线艰难前行,没走几步就被早候在一边的三元拉着往其中一个略小凉棚赶。

    凉棚里侯着的是这个身体的大伯娘,一看见三元和她背后的王融,就揪着手帕连声问,“难不难,难不难?这次府试的题出得难不难?”跟现代的考生家长没什么两样。

    王融体谅她的心情,老老实实地回答,“题目大多都是夫子课上讲过的,但又有差别,比平时的题要难……”看到大伯娘一脸要晕厥的架势,连忙补充道,“对我来说是难了些,对慧姐姐来说定是不难的。”

    大伯娘的脸色总算是好了点,心里有了底总算是想起要慰问下面前的侄女了,“你怎的出来这般早?题可都答完了?检查过一遍没有?”

    王融心里感叹考试真乃沟通古今的桥梁,这考后三问到哪里都是避免不了了。遂如实回答,“我把会做的题都写上了,余下的再看几百遍还是不会的,不如早早交了答卷为好。”

    王融说的诚恳,她来到这个朝代不过三月有余。从最初的胆战心惊,到慢慢了解这个时代,还没从这个时代完全迥异的文字打击中接受自己是个文盲的事实,就被泪眼婆娑的本尊娘赶去了学堂;等她好不容易偷偷摸摸认了几个字,还没沾沾自喜一把,又被本尊的奶奶同其他堂兄弟姐妹一道打包来参加府试了。

    她说再看几百遍还是不会的,也并不是夸张。连题目在讲什么都不知道,你能答出来看看?她能有幸避免交白卷的命运,还是托了几道几何证明题的福。

    大伯娘闻言也并不感到意外。王融才学平平,从前在族学的旬考中排名也是从后头往前数的。再加上数月前还生了场大病,醒过来之后人就越发不济了,听说连握笔都成问题。这次要不是三弟妹哭着求了老祖宗,他们原本也没准备让王融参加府试。但王融既然也下场了,她这个作大伯娘的就算心里再怎么不当回事,面子上也要周全。所以她唤人端盆打水,张罗吃食,惊动了不少前来探听消息的人。

    王融含着酥脆骨啃的时候,就听到凉棚外大伯娘细细碎碎的声音传来,“说是题有些难度,我家六娘子都没答完就出来了……”紧接着就传来一两声惊呼,再然后是大伯娘轻声的安慰,“对六娘子来说是难了点,你家大郎向来是优等,当是不成问题的……”

    王融看了眼身边略显尴尬的小丫鬟,继续啃手里的酥脆骨。

    少顷,外头的喧哗声响了起来,不一会,一队花红柳绿的少男少女就被人簇拥着往凉棚方向走来。前面打头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五官秀丽,穿了件贴身的红袄裙,正和身边的少年争论着什么,一脸的激动;那少年边走边翻书,似乎是想从书中得到支持自己的论据。

    王融差点就给他们跪了:马蛋,这不是造成万千考生沉重心理负担的“对答案”又是啥?没看到你们身边的小伙伴都快哭了么?

    王融不是土著,也怕被人看出不同来,是以平日里除了非去不可的族学,她是哪儿都不去的。队伍里绝大多数的人对她都是生面孔。本尊王融却是认识这帮人的。于是她扯了扯三元的袖子,让她先指认一番,省的到时候丢丑。

    三元在三房当值,对王融病后不认人的毛病早就习以为常。遂轻声为她解答,“为首穿红裙的是陈家的二姑娘陈怡君,就是出过礼部尚书的那一家。她旁边的是她的表兄,自幼附学在陈家的……”

    王融听过陈家族学,在当地类似于私立重点中学。一般有点关系,门路的人家都想把子弟塞进去附学。本尊她娘当初也打着这个主意,当然最后也没成,所以王融读的还是王家族学。大伯家的一双儿女,王沛王慧倒是在陈家附学。

    等以陈怡君为首的陈家人消失在最大的凉棚里,队伍里剩下的少年男女就是附学的各家子弟了。王融就在其中看到了王慧,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

    这个朝代对做学问有很高的追求,科举取仕的体制已趋于成熟。无论是官商子弟,亦或平民百姓,凡是要寻个出身,出人头地的,都免不了进学,参加府试。府试取中的,则可以到府学进修,人称“府学生”。府学生可免兵役,从府学领取月俸。也是出仕要求的最低“学历”。一般府衙内的文书,秘书处都聘用的府学生。

    像王慧的胞兄王沛就是阜阳府的府学生,吃住都在阜阳府,每岁还能领回一斗的粳米。在长辈面前也很有体面。遇到跟他有关的事情,也会先听取他的意见,把他当个独立的对象看待。

    王融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就很羡慕,详细了解了所谓的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