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偷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哧溜!

    一条水鳝从河底钻出来,翻滚着要逃,就被一个长手长脚的少年拿手指一掐甩到河滩上。跟着一阵小跑,来到支起的小火堆旁。攥着烧得火红的铁钎,直接往水鳝上一串,就架着烤起来。

    没得半晌,便听到嗤嗤的声响,少年拾起放在一旁的盐罐子,往那水鳝身上一抹,张嘴就大口的咀嚼。沿着头往下一滑啦,满嘴都是油。

    等吃完了,少年赶紧低头往裤裆里一瞅,那鸟杆子已高昂起头,硬得像根烧火根。

    嘿,大功告成!

    这少年就是陈村有名的陈傻子,大名陈来虎,打小就长得虎头虎脑,两岁就能背千字文,三字经,到四岁的时候就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神童,都说这再过十几年,一定能考上大学,成陈村第一个大学生。

    可惜天妒英才,陈傻子在七岁那年爬树上摸鸟窝,头朝下直接来了个倒头栽。他爸陈大个背着他跑到镇卫生院,又转到医院里,折腾了半年,最终只捡回一条命。至于那脑瓜,就再没那份聪明劲了,从八岁起就只会绕着村口大树转,有时还追着村尾那条癞皮狗唤爹,成了陈村十足的笑话。

    到今年十七,倒有十年没上过学了。个头却是长得高大,随他爹陈风波陈大个的,这还没成年就有一米八二,看着还能往上长。陈风波就是一米九零的大个,身板壮实,干农活还是一把好手。

    眼瞅着陈傻子没指望了,谁知在年初的时候来了个游方的老和尚,一登陈家门,就嗬嗬的吸气,先要了两斤酱牛肉,就问陈风波家里是不是有个傻子。再问生辰八字,一对上后,啪的拿出一副药,要给陈来虎洗药澡。

    这十年来,陈风波求医问药不知花了多少钱,这老和尚也就要口吃食,药也没说要钱,就怀着半信半疑的心,将家中水缸给搬出来,让陈来虎坐进去,烧了水就放药。

    老和尚站在缸边瞅了半晌,眼睛晦暗不明,等陈来虎抬出来后,他就拉着陈风波问陈家想不想有后?陈风波那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老和尚就说他那药有燥性,这男人泡了那地方都得撅起来,可瞅陈来虎那下头还软趴趴的,这肯定是有毛病。

    陈风波当时就急了,这脑子好了,落下个男人病,那算个啥。

    老和尚给留了副药方,以水鳝做主药,以地瓜黄做辅药,混着一起吃,一周两次,吃个半年就成了。只是……瞅陈来虎这八字跟面相,以后这桃花劫可少不了。

    于是,老和尚就跟陈风波说,陈来虎脑子好了这事,至少要三年后才能跟村里人说,这要破桃花劫,就得先多沾桃花。

    不等陈风波想明白,老和尚就掐着两斤酱牛肉走了。

    陈风波先按老和尚说的药方,给陈来虎泡澡,这等脑子好全了,再让陈来虎自己去抓水鳝挖地瓜黄来治那男人病。

    回头瞅陈来虎这眼睛里那灵性,透着些奸诈狡猾,哪还是那陈村人嘴里说的陈傻子,再瞧他那裤裆里的玩意儿,就那陈村里号称大鸟枪的徐二愣子都比不得。

    将那钢钎随手往河里一扔,陈来虎神清气爽的抛着那鸟杆子往家里走,寻思着这会儿赶过去,还能瞅见那徐二愣子家的婆娘从地里下来。

    没走得多远,就听到河里哗啦啦的水声,陈来虎的耳朵立马就竖起来了。

    拨开陈支书家的甘蔗林,往前走了几步,便瞅见条白花花的身子立在河中央。

    胸前挺着两团要人命的棉花团子,细长的双手抓着个小脸盆,往河里舀了半盆水,就往肩上淋下来。水顺着锁骨流到那花骨朵般的蕊苞上,就在那粉红肉尖上流下来,滴到水中。

    那腰窄得跟那树秧子似的,一双腿站在水里倒瞅不见,可那胯子往下一矮,整颗跟剥开的白玉西瓜一般的屁股蛋子就冲着陈来虎,那撮黝黑让他立时全身都硬起来。

    这女人是陈支书家的儿媳妇李桂花,是外村人,嫁到陈村才小半年,就让陈村的爷们口水都落地上了。那杏眼桃腮,说起话来的骚媚样,走起路来那腰摇得像风吹柳絮,连那村口的牛大爷,都说要睡了她,少活十年都愿意。

    瞅着陈来虎就失了神,活了十七年,有十年都是白活,更别说瞧这没穿衣服的女人。

    喉头咕噜一下,脚底打滑,踩在甘蔗叶子上溜了出去。

    “谁!”

    李桂花嚯地转身,拿起小脸盆就要砸过去,等她瞅清是陈来虎,就先是一愣,跟着笑起来,胸前那两团棉花抖得像筛米。

    “我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夯货敢来偷看老娘洗澡,原来是来虎兄弟啊,咋的?想嫂子想疯了,偷偷跟着嫂子来这甘蔗地里,寻摸着瞧个痛快?”

    李桂花一点都不介意让陈来虎瞧,她嫁给陈支书的儿子,就巴望着他家这上百亩的甘蔗林,也瞧着陈支书那儿子模样好,谁知嫁来才知道,那就是个样子货,上了炕,一点能耐都没有。

    那鸟杆子就是霜打的茄子,别说是硬了,就是个头,连根手指都比不上。嫁了他真就是守活寡,弄得陈支书每回问起来,她都嫁来半年了,那肚皮咋都没个响,她都没法说。

    这陈来虎要说模样比陈黑狗还长得俊俏,又是个傻货,让他瞅就让他瞅,那能有个啥。

    瞅着陈来虎还杵在那头,一脸痴呆,李桂花就扭着腰身踏着水上岸。

    “光瞅不得劲,来虎兄弟,要不摸摸你嫂子?”

    说完,也不等陈来虎答应,拿他手掌就捂在那团棉花上。

    陈来虎傻病早就好了,得了便宜,哪还能放过,脸上还是傻愣愣的,手却揉了起来。那丰硕的奶子被弄得像团白面,还不时的拿两颗玉峰挤在一起。

    半掐半搓的,揉没得几下李桂花骚情起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