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哗啦!”

    唐王妃手上的茶杯就掉在了地上。

    她茫然地看着明秀,竟双手颤抖不知该说些什么。

    “嫂子快回去瞧瞧。”明秀急忙将慕容复给抱起来,与唐王妃说道。

    她就算再讨厌唐王,也没有想过唐王会倒下。唐王妃怔怔地看了明秀一会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而一起身竟腿一软,跌在了地上。

    “嫂子!”明秀急忙把怀里哭起来的慕容复给放在地上,扶起唐王妃,就见慕容宁一脸铁青地进来,便问道,“你也知道了?”唐王妃仿佛一点儿力气都没了,几乎喘不过气来似的靠在明秀的肩头,握着她的手都是凉的。

    慕容宁目光落在眼神怔忡的唐王妃身上一瞬,抿了抿嘴角微微点头,一边带着明秀与好容易爬起来的唐王妃上车,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二哥遇刺这事儿古怪的很。”他见唐王妃杀人一样的眼神看过来,目中也露出一抹阴沉地说道,“二哥从都是谨慎的人,身边护卫也不少,怎么会这样轻易叫人伤到?”他方才听说了此事就详细地询问过,听说唐王遇刺之处连军中重弩都有,便在心中恍惚地明白了。

    上辈子唐王就出过事,因这个,他还劝唐王出巡就多带些人手,就是防备这个。

    唐王虽然疑惑,却也应了,也因此带了许多的人手,方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军中重弩杀伤力惊人,然而都是有数儿的,少一把都是重罪,能得到这个,想必在军中很有势力。

    几乎是同时,慕容宁心里就有了怀疑的对象。

    就是他那人渣父皇了。

    心里狠得咬牙,慕容宁见唐王妃从一开始的惊慌变得沉稳了起来,就知道这嫂子心性刚毅是个能稳住家门的人,心里也一松,与明秀一同送了唐王妃回去,就见此时唐王府里里外外都叫东宫亲卫给护住,急忙一同往里头去,就见太子一脸铁青地立在府中,转头见了慕容宁等人轻车而来,顿时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怎么敢这样出行?!”

    他额上青筋迸起,显然是气得狠了,见慕容宁上前便咬着后槽牙冷冷地说道,“能来刺杀二弟,莫非不能刺杀你?!你胆子也忒大了!”太子从来都是稳重淡定的人,只是眼下眼睛里全是血丝,看着叫人害怕。

    “我也是心里担心二哥、”慕容宁不敢在太子暴怒之时反驳,轻声说道。

    太子见慕容宁不与自己计较,嘴角轻轻动了动,叹气道,“对不住。”他知道不该与弟弟发脾气,只是此时,是真憋不住火儿去。

    若唐王才出事,慕容宁才有个好歹,太子真是没法儿活了。

    “我知道大哥也是担心我。”慕容宁便劝道,“大哥也要保重身体。”看太子暴怒成这样,慕容宁心里也是一紧。

    太子想要勾起嘴角笑笑却没有成功,摇头没有说话。

    他怎么会不怒?伤了的那个是他的弟弟!

    他做大哥的,竟然护不住弟弟,那这个太子有什么用?!

    “捉着刺杀的人没有?”慕容宁轻声问道,看着明秀与唐王妃匆匆往唐王的屋里去了。

    “是死士。”太子心里早就将可能的人给过了一遍。他本就是个极聪明的人,如今心中就有些怀疑,又想到荣王最近在军中造势,还真有几个蠢货叫他说动,又有理国公一家也在蠢蠢欲动,便眯了眯眼轻声说道,“这一次,我绝不放过一个!”

    他忍耐得太久,忍耐得再也忍不住了。他也不在意旁人日后如何评说他,是畜生还是酷戾都无所谓,只想给自己的母亲弟弟妻儿们一个没有危险的生活,这错了么?

    “老五也就罢了,我只担心是父皇。”慕容宁敛目稳稳地说道。

    太子一怔,之后冷笑。

    “没错。”皇帝三番两次要废了他却不得,只怕如今早就没有耐心,荣王刺杀唐王的理由,其实皇帝也有。

    可是为什么不冲着他来?!

    他才是太子,为什么不来杀了他?!

    “父皇!”太子的嘴角溢出淡淡的血迹,目中的仇恨叫慕容宁看着就心惊,有心叫太子不要恼怒,然而却说不出话来。

    “先去看看二哥罢。”许久之后,他低声说道。

    太子沉默了片刻,抹了一把脸叫脸上的狰狞褪去许多,应了,一同往唐王之处而去。

    慕容宁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儿,他急忙走过去,就见唐王闭目倒在床上,屋里床上都是干净的,显然已经换过。一旁太子妃与明秀都在劝说唐王妃不要难过,又见唐王就算昏迷过去,却死死地抓着唐王妃的手,心里一叹,劝了脸色苍白露出几分虚弱的太子妃往一旁歇着,这才摸着明秀的手轻声说道,“别害怕,我在。”

    他见明秀几乎是恐惧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充满了仓皇,仿佛平日的稳重都不见了,心里竟一痛。

    “我不会如此的。”明秀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却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明秀的手冰凉,凉得叫他心中酸楚。

    她在害怕,怕自己也变成唐王这无声无息的样子。他本是该为了这心意欣喜,可是却欢喜不出来。

    复杂的滋味儿在慕容宁的心头,他总是有许多甜言蜜语的嘴里却说不出什么,只能轻声说道,“我在这里。”

    明秀看着唐王,就觉得仿佛看见了慕容宁也如此了一样,小小地应了,将头靠在了这人有些单薄的肩膀上。

    唐王妃这一回没有甩开唐王的手,目光有些散乱地垂头给他擦去了头上的冷汗。

    他虽然中箭却一直都是清醒的,方才叫太医拔出胸口的那□□的时候,目光却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无声无言,却执着得可怕。

    他握着她的手,仿佛这是生命里最重要的。

    若不是为了来见她,他或许就不会遇刺。

    唐王妃想到这个就心痛难忍,忍不住将头抵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默默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二哥这伤……”明秀迟疑了片刻,轻声问道。

    “无事。”太子是第一个过来的,太医的话都与他说了,此时看了一眼关切望过来的唐王妃,他抿了抿嘴角方才说道,“最要紧的箭伤没有刺入多少,二弟这命算是无恙。”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继续说道,“那□□射在了他怀里一面银镜上,镜子坏了,却挡了一下,因此无事。”他将手上一块碎了的银镜丢在唐王的床上,见唐王妃默默地看着这银镜不说话,到底叹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