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虽然纨绔有靠山,不过军中待着的武将不是吃素的。

    罗遥的名声在军中颇响亮,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一个女人能在军中挣出头儿来的总会叫人侧目,更何况罗遥并不是靠着手段上位。

    罗大人是真的一点一点拿拳头打出的威名。

    教武场上,留下来大家多少的血泪和大牙呀。

    一个好运气的纨绔竟然靠没脸没皮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扒住了大家心目中的大英雄,这合适么?

    太叫人生气了啊!

    如今这小子竟然还敢在大家面前嚣张,有点儿血性的武将那都是忍不住的,嗷嗷叫着就扑上来了!

    明秀虽然没有看见外头的场面,不过却仿佛听到了嘤嘤嘤的哭声,之后一个敏捷的身影飞快地窜了过来,竟是一脸惨不忍睹的安王殿下,躲进了明秀的屋里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太惨了。”

    安王今日为自己的小伙伴儿做了一把陪同的朋友,因冯五与他关系不错,因此一陪着冯五一同来的,一到门口看见这群虎视眈眈的武将就知道大事不妙。

    因冯五得志猖狂竟然还敢嚣张放话儿,慕容宁就知道此事只怕不能善了,缩着头躲出来了。

    安王殿下的预感很不错,因为没躲出来的,都在外头哭爹喊娘呢。

    “被揍了?”明秀想到哭声,便笑问道。

    安王幽幽地叹息了一声,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罗遥一眯眼睛,眼角流露出一抹寒光,叫慕容宁与明秀同时抖了抖,也不管作为新妇是应该腼腆在新房等着的,咔吧一声捏着手指出去了。

    罗大人捏了第一声手指的时候,安王夫妻就默默地装起了透明人,正在心中唏嘘了几声,就听见外头传来了更大的喧哗,之后,就听到了很多沉闷的击打声。不过这一回被揍的都挺有种,只是惨叫,没有个求饶什么的。

    看起来就不是没下限的纨绔能比得了的。

    听着这惨绝人寰的哀嚎,明秀笑得浑身乱抖扶住了吓得腿都软了的慕容宁,等了一会儿,就见一脸漠然毫发无损的罗遥提着一个衣裳都凌乱,哭哭啼啼的纨绔进来了。

    “英雄啊?!”被英雄解救出来并给自己报了仇,冯五抱着罗遥的手臂被拖进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道,“他们竟然敢打我!”

    “别哭。”罗遥抹了抹手上方才沾的血揉了揉这青年的发顶,目光落在门边儿青着眼眶趴着大门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同僚们,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看见这冷笑的武将们顾不得体面啥的了,转身嗷嗷叫着跑了。

    见自家英雄这样给力,冯五抖起来了,拍了拍自己皱巴巴的大红衣裳,松开罗遥扑到门边叫嚣道,“你们回来啊?!再来揍我啊!都给本少爷等着!乖乖洗干净,等着死吧!”他叫完了,见了屋里女眷们都在呆呆地看着自己,急忙露出了一抹小小的和气扭着手赔笑道,“不过是说说,我怎么会仗势欺人呢?”

    他说完了,这才大步走到了罗遥的身边,目光落在这人今日格外皎洁的眉目上,想到这人方才天神一样降临,就忍不住笑了。

    “咱们该去拜堂了。”他伸□□胆包天地牵住了罗遥的手。

    罗遥并无不可,况闹都闹完了,自然是该做正事,走到前头去对两家父母叩拜。

    明秀并不是一个爱玩儿爱闹的性子,见这两个坐床之后一同喝了交杯酒便告辞出府,慕容宁本兴致勃勃还想听墙角,只是叫自家媳妇儿给威胁了一下,表示若罗大人知道自家被听墙角,那还不揍死他呀,急忙抖了抖跟着明秀一同回了王府。因今日有喜事儿,虽然不是自己的喜事儿,不过也叫人心里快活不是?抱着明秀痴痴纠缠了一个晚上,第二日慕容宁早早儿地就起来,就见自己一头长发与明秀的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慕容宁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身边轻轻地睡着的明秀,看着她安详宁静的眉眼儿傻笑了一声,小心地凑过去将脸凑过去,只觉得两个人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叫人心里发热。

    他此时却并不想做别的,只将头放在明秀的身边,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静谧。

    明秀张开眼睛就看着这青年闭目悠闲地假寐,翻了一个身,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安王殿下叫拍了一下,急忙动起来趴在了床上,露出了自己的后背来,抬头看着明秀目光炯炯。

    明秀无奈地笑看了他一眼,伸手在这人的背上轻轻地抚摸,就见慕容宁眼睛眯起来,就跟一只懒洋洋吃饱了被顺毛的大猫一样儿,便含笑问道,“今日可进宫?”

    “不去。”慕容宁抱着明秀的腰肢拱了拱,并表示顺毛不能停,只觉得身上更暖和了,眉开眼笑地说道,“母后放了我好几日的假呢,咱们不去宫里忙忙碌碌的。”不知皇后是不是担心儿子,这些时候往慕容宁的府中赏下了很多的药材来,其中泰半都是燕窝人参等等,然而另一些就是鹿鞭虎鞭之类的大补之物了。

    这些对安王殿下可都是宝贝来的,用心地天天炖了,吃得很开心。

    跟媳妇儿在一起睡得也很开心,总之慕容宁觉得自己不想再上朝给皇帝太子当牛做马了,就想当个富贵闲人。

    天天在府里才好呢。

    “你呀。”因皇后为了不叫慕容宁一个人不好意思,因此这些大补之物还给了太子与唐王,并没有现出慕容宁来,明秀就笑了。

    “唐王府,没有什么罢?”她忍着心里的幸灾乐祸轻声问道。

    唐王这些日子就跟吃错药了一样,天天儿往安王府上来,默默地观察弟弟与弟媳妇儿的生活日常,安王妃表示压力很大。

    谁卿卿我我的时候叫大伯子围观,这种心情真是……

    “没有什么,二哥现在不睡在王府了。”要说太子苦逼就在这儿了,两个弟弟都罢工,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不说,荣王最近还有些异动。想到荣王的异动,慕容宁心中冷笑了一声作死,却不以为意地拱着明秀柔软的身子小声儿说道,“二嫂子家隔壁的宅子叫他买来了,他现在住在那儿呢。”

    唐王妃也是勋贵之家的贵女,隔壁的邻居身份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唐王能买下人家的一个小院子来,也很不容易了。

    这是跟唐王妃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