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五章 争锋(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陆遥的第二道军令传至鲜卑骑营中时,营垒里正是人马嘈杂的时候,胡族战士们几乎都已经戎服在身、刀枪并举。

    冀州叛军并未攻打这处距离幽州军本部四五里开外的营地,只是,当某些特别凶悍的鲜卑人透过营垒边缘稀疏的鹿角,发觉叛军的几支骑队在远处逡巡时,他们便嗷嗷叫嚷着,急不可耐地想要出营将之打退。

    所幸作为主将的段文鸯还记得陆道明的吩咐,严禁部属们妄动。对于某些特别渴望厮杀的战士,他干脆将之聚集在火塘边吃喝起来。

    一头不知来路的野兽被洗剥干净,驾在火上滋滋地烤得出油,肉香味和焦香味一齐散发出来,令人垂涎。众人用随身的小刀直接割取半熟的肉吃,吃一口肉,喝一口用皮囊装的劣酒,再嚼几口杂粮饼子。吃喝得惬意,便有人用嘶哑的嗓音唱起了节奏简单的鲜卑曲调,又有人拍打刀鞘与之相和,意境苍茫辽阔的歌声回旋起伏,反复不休。

    鲜卑人的性格确有单纯质朴的地方,吃喝得兴发,脑子里便只有吃喝,居然一时便无人再提起出营厮杀的事。哪怕平北将军派出的军使走到近处,众人也浑不在意。

    唯有段文鸯站了起来。作为鲜卑骑兵的首领和平北军府的右司马,段文鸯对军府体制的了解程度超过众人。他知道,幽州军中传递军令的使者不是寻常士卒,而是由军府中的参军、功曹之类僚佐担任,地位非同寻常。于是他早早地抢上几步,先不接令,而是殷勤地举起手中一条兽腿:“怎么样?尝尝?”

    那兽腿半截被火燎得糊了,半截还血淋淋的,腥骚之气扑鼻。使者连忙侧身避过,心中不禁暗暗苦笑。

    鲜卑人性气凶悍,虽知畏服强者,却不通汉家礼仪,更缺乏上下尊卑的念头。因此有时候明明想表达善意,却让人难以接受。即使是在大量驱使诸胡的平北军府中,鲜卑人的风评也并不很好。当日平北将军以段文鸯为军府右司马时,就有人谏言说信用胡族过甚,日后恐生暴害不测之事,王彭祖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然而,值此乱世,鲜卑人的武力是幽州军极重要的组成部分。与彼辈往来,总须格外容忍些。这般想着,军使稍许躬身道:“多谢右司马厚赐,怎奈军务紧急,日后再行领受吧。”

    “那也行。”段文鸯不以为意地把兽腿收了回来:“大将军有什么吩咐?”

    “主公令,全军备战。另外,请右司马立即前往本营议事。”

    “好!”

    段文鸯重重点头。他嘎吱嘎吱地将那兽腿三五口啃尽,随即嘬唇发出响亮的哨声,稍远处的骑奴闻声立即带马过来。他翻身上马,以鲜卑语大声道:“兀奚突!段步延!贺楼蔑!拔烈乞归!你们带上得力的人,随我去见大将军!段烈奉达、贺兰举、莫哒犍,你们几个好好看着狗崽子们……随时准备厮杀啦!”

    众人轰然接令,巨大的营垒里愈发喧哗了。而段文鸯等数十人的骑队卷地而出,声势也远比军使来时要浩大得多,立即引起了叛军的注意。

    原本在远处盘旋往来的叛军骑兵中,便有骑士策马奔到近处,看清楚鲜卑人的动向后,又分出数骑返回。不久,更多骑士赶了上来。他们在距离段文鸯等人身侧百数十步的地方排开队形跟随着,但并不迫得更近。远远看去,两支齐头并进的骑队,就像是两条正在贴着地面疾速飞行的火蛇。

    段文鸯的亲信部下段步延往敌骑的方向眺望半晌,跃跃欲试地道:“那个骑黄骠马的是他们的头目。我带十个人去,宰了他!”

    贺楼蔑在一众鲜卑骑兵之中年纪最长,性格也较稳健,他探身过去,替段步延拢住辔头:“大将军的营地就在前头了,你不要生事。”

    话音未落,一支箭矢从叛军那边飞来,从贺楼蔑的颌下短髯间穿过,划伤了他的颈侧皮肉,歪歪斜斜地没入另一侧的黑暗中去了。

    贺楼蔑勃然大怒。他侧头望见一名叛军骑士正放下手中的角弓,便猛地带马。马匹还未转过头来,他已扭身弯弓搭箭,对准那人猛力还射过去。

    或许双方的距离稍许远了点,又或许连绵的阴雨对弓弦的弹性也有影响,这一箭并未射中敌骑,而是射中了那骑士胯下战马的头部。战马哀鸣一声,侧倒下来。那骑士也被带倒在地,手忙脚乱地爬起来。

    鲜卑人们发出一阵哄笑,也不知是嘲笑对手的狼狈,还是嘲笑贺楼蔑射术不精。

    就在这一箭来回的时间里,幽州军的本营已到。叛军们纷纷勒停战马,止步于营地边沿箭楼的射程之外。而段文鸯等疾驰入内,也不再与之纠缠。

    围绕着本营展开的战斗,已经延续了小半个时辰。东西向绵延数里的营垒上,幽州军和叛军犬牙交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