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可胜(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尖锐的哭叫声回荡在巨大的帐幕里,带着十二分的凄惨和十二分的癫狂。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军人,李恽在军旅中常听到的,是压抑在胸腔中以便爆发力量的低吼、是在凶猛杀戮中被痛楚激发出的喘息、是被酷烈军规压抑太久以致只能在生死之间彻底迸发的狂啸,而绝非这种仿佛摇尾乞怜般的鬼哭狼嚎。这样的哭嚎徒然暴露出发声者的卑怯,只会引起如李恽这般武人的鄙夷之情。

    这厮,果然是东海王的使者么?

    李恽去年觐见东海王时,幕府尚拥兵数十万虎踞中原,声威煊赫。而幕府上下僚佐也俱都气度昂扬,仿佛举手间天下可定、夷狄不足平也。那时的所见所闻,至今仍然深深在李恽的脑海里。李恽实在无法想象那些官员之中的某一个,此刻就在自己面前哭号。

    他皱眉凝视着在帐篷一角大叫大嚷的身影,几乎维持不住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恭敬表情。他大步踏前,想要对那人说些什么,沉重的脚步却激起了对方更加强烈的反应。

    那人双手抱头,将身体蜷缩进昏暗的角落深处,继续尖叫道:“啊啊啊啊啊……饶命啊饶命啊不要杀我!”

    ***……这厮是被吓疯了么?我干啥了就把他吓成这样?这样的废物,能成什么事?

    李恽摇了摇头,强自压下心中烦躁。他半蹲下身,慢慢靠近那个惊慌失措的家伙,用自己最和善的语气缓缓说道:“吾乃扬武将军李恽,并非贼寇!阁下不必惊慌……”

    一名部下讨好地凑近过来,略微放低手中擎起的火把。跃动的光亮使李恽看清了那人被散乱须发遮盖住大半的面庞。

    这张惨白浮肿的面庞看上去有些眼熟……

    李恽发出一声含混的惊呼。他的身体陡然僵硬,用极不协调的姿势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眼看将要保持不住平衡,他才下意识地伸手点地,挺腰立起。

    “将军?”几名扈从不知发生了什么,纷纷凑近过来。有特别警惕的,甚至已经抽刀在手。

    长刀出鞘的脆响引起了某人的注意。于是回荡在帐篷里的尖叫声又提高了些许:“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间断的噪音和太令人震惊的发现,使得李恽的额角青筋暴起,几乎有晕眩之感。他向扈从们连连挥手,喝令道:“我没事,你们先出去吧。”

    几名扈从彼此对视,待要说什么,李恽再次大喝:“出去!”

    注视着帐幕被掀起,重又落下,李恽回过头来,小心翼翼地躬下身子,低声问道:“殿下?殿下?”

    李恽身为冀州军主帅、扬武将军,数万人生杀予夺操之在手,平日里也是极有威严的。但他此刻的语气却异乎寻常地柔和,甚至还显得有几分谄媚……因为眼前这惊弓之鸟,分明就是当今天下第一号权臣,官拜丞相、领兖州牧、都督兖豫司冀幽并六州诸军事的东海王司马越!

    原来……真的不存在所谓东海王使者,置身于幽州军中的根本就是东海王司马越本人。陆道明啊陆道明,心计太深!

    虽然幕府大军正如漫山遍野的猪羊那般逃散,虽然作为根基的兖州已经被贼寇们打得稀烂,可李恽绝不会因此而看轻东海王半分。

    如果将东海王的势力比作一只大鼎,只消东海王在宗室诸王中的地位依旧重要、在朝堂上的政治力量依旧庞大到遮天蔽日,那么三支鼎足中的两足便完好无损。代表军事实力的鼎足虽阙,但若能尽快补上,大鼎便仍然四平八稳,绝无翻覆之虞。

    陆道明显然有意于这支鼎足的地位。若成为支撑东海王幕府的鼎足之一,他获取的利益简直无可估量!

    这样的好处怎能全让陆道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