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四章 结局(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一十四章结局(五)

    谢珂之所以没有怀疑两位舅舅皆被人动了手脚,实是因为自已的外祖母楚老夫人是个精明的,她还不至于连自己产下的孩子是生是死,是否被调换都不清楚。临产前,外祖母必定十分谨慎,毕竟产子对哪个女子来,都是鬼门关走上一遭。哪有不谨慎微的道理。

    所以对于玉阳公主的话,谢珂实在难以尽信。

    “此事确是千真万确,是从那女子,也就是律儿生母口中得知的,她生下律儿后,许是觉得用孩子可以要挟皇帝……也是那女子痴傻。他可是皇帝啊,天下万万人之上,便是他真心喜欢那女子又如何。他连把那女子接进宫中那时都做不到。

    更不要为了一个孩子而做出什么惊骇世俗之事了,许是那姑娘太过自傲了些。

    她竟然告诉皇帝,她实是前朝后人……”玉阳公主到这里,声音转为低沉。这些往事,她本不欲提起,若齐律不知,便让那孩子一世都不知道吧。这样对那孩子来,或许才是最好的。

    本来这事情中,最无辜的便是齐律了。

    快二十年了,齐律莫明其妙被其父母厌弃,那孩子也曾在她面前满腹委屈,可她能如何?她只有尽自己的全力,去疼他宠他,把他视为亲子。

    至于皇帝的宠……

    虽有层父子血脉亲情羁绊,只是他的皇帝啊。当初可以对那女人下狠手,如今对律儿也不会手软的。

    二十年前,皇帝或许也曾软弱过,犹豫过,可如今,他眼中只有他的大魏,只有他的天下。他万不会允许他的大魏有丝毫机会改姓易名。更不会让身子里流着前朝血脉的孩子去承继大统。这才是玉阳公主不想将一切告诉齐律的真相,她怕齐律失望,怕他突然间回首,却不知道自己这二十年活着的意义。

    倒不如懵懂的过活。便当自己是齐家的孩子。便在那邺城当个城主。一世平顺而活。

    只是造化弄人啊,竟然被齐律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谢珂今天●↓●↓●↓●↓,m.≈.已听了太多让她震惊的话,所以玉阳公主最后这句话,听在谢珂耳中。却是陡然松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齐律的母亲是什么罪大恶疾之人。所以皇帝起来十分隐晦。便连恨极齐律生母的齐夫人汉阳公主,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道出其真实身份。却原来……所以玉阳公主齐律和舅舅楚晔有些干系,确原来二人身子里都流着前朝之血。

    这在谢珂看来不算什么。可对于魏氏皇族来,这自然是十恶不赦之事。

    所以对于齐律的生母,皇帝和齐夫人才颇为忌讳。

    而这些也解释了皇帝为何对齐律又爱又恨。“……阿律若不娶我,皇帝是有意让他娶和乐公主的。姨母,是不是和乐的出身也是陛下精心安排的?”“这我倒是不十分清楚,不过以皇帝的心思,是想一辈子掩人耳目的,找个姑娘养在身边,将来让律儿娶这姑娘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想来此事,皇后也是知道几分的。所以皇后这些年来行事越发的肆无忌惮,皇帝都睁只眼睛闭只眼睛,恐怕便是律儿这‘短处’被皇后攥在手心,用以震慑皇帝。”

    玉阳公主沉声道。

    随后,是长久的沉默。

    玉阳公主虽然觉得心头一松,可想到如今的京城局势,又不由得心头觉和一凛。好在儿子青芫在信中提到。让她只管呆在府中,不去理会京城诸事。不管发生什么,让她都不要参与其中。对于儿子的话,玉阳公主从来毫无理由的相信。所以心中虽然难免忧心,可玉阳公主确实没有打算掺和京城之事。

    管哪个皇子最终得了那储君之位?

    都与她不相干,她只希望儿子在外一切都好,希望律儿夫妻这次归京平安,待大事得了,再送二人平安出京,她也便真的放下心来了。

    “姨母今日所言,我都记在心里了。我会寻机和阿律的,姨母请放心。阿律不是孩子了,他能明白姨母的苦心。”

    “如此便好,律儿多亏有了你,那孩子自便是个特立独行的性子,若是没个知冷知热的在身边,他许是一早便走了歪路。有你在他身边时时陪着,想必出不了什么纰漏……此次你们夫妻归京,便一直住在姨母这里。姨母别的本事没有,保你们夫妻周全还是不成问题的……不管最终谁执掌这天下,姨母都会想法子送你们夫妻离京。以后,你们夫妻便在邺城关起城门来,好好过你们的日子。”

    谢珂含笑头。

    而此时身在宫中的齐律,身边却是一片嘈杂之音。

    他是由林公公亲自接进皇帝寝宫的。便是湘王在外一脸阴霾,也只敢目光含怒的瞪向齐律,终究没敢出手阻拦林公公亲自出宫门将齐律迎了进去。

    “二公子,陛下身子越发的不好了,一会不管陛下什么,二公子只管静静听着便是。”林公公轻声叮嘱着,齐律面无表情的头。

    心中想的却是刚才与魏湘见面的情景。这是他与湘王为敌后,二人首次见面。魏湘脸上带笑,直言思他日久,还以前他前往北境时,便该绕路去湘王封地游玩一番,还那次劫粮之事,实是他的属下粗心,弄错了,他原想劫的是一个黑心富商的粮。言下之意,齐律因那件事而开始与他为敌,实是天大的误会。

    言语间还暗示,待齐律见过皇帝后,再与他酌一番,增进兄弟之情。兄弟二字,湘王咬的尤其重。

    齐律头,自始至终脸上都未露出怒意来。

    他转身跟了林公公离去后。自然没有看到湘王那一幅深思的神情。望着齐律与林公公的身形最终消失在殿门之内,湘王的眉头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他虽然斗赢了太子,而且皇帝并未责怪他,对他倒也一如既往,偶尔精神好的时候,也有有笑的。可是自始至终,对于储君之位都未松口。

    而且在此时召齐律入京?

    现在世人有谁不知齐律出身成迷……而且谣言他实是皇帝亲子。

    虽然齐律若是皇帝亲子,而其母又是汉阳公主,这实在是桩宫廷丑闻,可是皇帝从未头。而且齐夫人汉阳公主也否认此谣言。言齐律是齐氏血脉……事情越发的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