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章 结局(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一十章结局(一)

    哪怕他心中存着恨,可血脉共通。她真的不能因为自己,而阻止齐律。这世间之事,她已经历的足够多。

    福享了,祸闯了,痛受了,便是此时真的与他一同离去,其实也没什么挂念的了。

    女儿有萧青芫照顾,还有小舅舅楚晔,有林长源,有程劲,还有周子秋父子,这些人,已经与‘齐氏’二字密不可分,她相信,便是没有他们夫妻在近旁,女儿也会得到妥善的照顾。

    萧青芫这人虽然看起来滑溜,是个油嘴滑舌的,可是谢珂心中清楚,他这人,本性最是良善。若非良善者,也不会被大福泽寺前主持收为关门弟子,也不会得到大福泽寺主持了空和尚的极致推崇,更不会身怀佛缘,看尽前生今后事。

    “青芫兄长,麻烦你便留守邺城。小女,一切便交由兄长了。”离去之前,谢珂回首,含笑嘱托。

    她竟然在笑,而且笑的让萧青芫感觉如沐春风,谢珂是个漂亮姑娘,这么漂亮的姑娘,若是真心笑起来,便是自诩心如止水的萧青芫,心神也不免一荡。随后意会过来谢珂之意,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如果说齐律信奉那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调调,谢珂该是清楚的。

    她应该心如明镜。

    她当知晓湘王注定登基为帝,而湘王登基,便等同于宣布了他们的死讯。湘王可不是个善男信女,可不会念那劳什子的兄弟情谊。再说齐律自始至终,都一幅不欲与湘王同流合污的清贵模样。湘王心中如何不记恨?此时回京,无疑于送羊入虎口。可是谢珂毫不犹豫的便点了头,而且始终在笑。此时更是笑着将女儿托付给他。

    她怎么能?

    怎么能这般……不动声色的便将一切交付。她的性命,还有他们唯一宝贝的女儿……“宝姐儿,你何必为难青芫兄长。”一旁齐律看了看谢珂和萧青芫,最终淡淡的道。

    他这招以退为进,实在让萧青芫大为恼火,可是眼见着这对小夫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架式。他又觉得自己这怒意来的不明所以。

    人家小夫妻都不急。他这里却急的火急火燎的,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萧青芫悲哀的发现,他竟然把自己比做了太监。

    这世道,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而这千年祸害。自然非齐律莫属。想必对于这样的祸害,连老天都不会收他……

    萧青芫只能这般安慰自己。最终。在齐律挤兑的目光中,只能闷声点头。他还能如何,这对小夫妻将他逼至这个境地,难道对于他们的托付。他还能摇头不成。

    “多谢兄长。”谢珂满意了,笑着福了福身,然后施施然的出了门。

    齐律望着谢珂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夜色中。脸上不由得笑了。

    他的宝姐儿,总是最懂他的。

    萧青芫目送谢珂出了门。回首便见齐律在笑。齐律这一笑,终于将萧青芫笑的炸了毛。“齐律,你胡闹什么?你胡闹便罢了,你从小到大,从来没消停过。若真的你哪天不为非作歹,我反倒觉得天有异象。

    只是,你怎么能让谢珂也跟了你一起胡闹。

    要不,退一步,你自去回京。便让谢珂留在邺城。

    陛下对你,终有不忍,可对谢珂,他是犯得下心的。若是你们此行身陷京城,谢珂岂不性命堪忧。”明知道自己不该掺和其中,可是萧青芫终是不忍心啊。

    那样一个姑娘,她苦苦的活了两辈子。

    最终,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进那龙潭虎穴。萧青芫突然有些恨起自己那所谓的佛缘来……听完萧青芫的话,齐律沉默良久。

    “……你当我不想留她在邺城吗?只是我和她,已牵扯太深。我曾承诺过,此生,不管经历什么,都不会瞒她欺她。

    何况此次京城之行,也是势在必行的。我便是已下定决心,也不愿谢珂被我牵连,以至名声遗臭万年。”萧青芫叹气。说来说去,无非是不想背那谋反的罪名。但凡有丝毫转机,谁又想做那大逆不道之事。

    可此事在萧青芫看来,实是迫在眉睫。

    与其让湘王登基,然后祸害大魏几载,再被人赶下龙椅。

    还不如果断出击,名声这东西,本就是被胜利者书写的。只是,萧青芫也不能否定齐律的话。

    毕竟,他可以不在意,可是谢珂……她一人身系谢氏的楚氏二脉。

    所以,齐律最终决定铤而走险?“楚晔终究与此事脱不得干系?便是谢珂不连累楚氏,楚氏也休想脱身。你何必为此而苦了自己和谢珂。”萧青芫自嘲的想,自己终是被齐律三言两语说服了,可是有些话,他还是要问出口的。“那是楚晔的事,只要宝姐儿不是源头。”言下之意,便是将来楚氏大富大贵,或是遗臭万年,只要谢珂不是源头,齐律都不在意。

    萧青芫实在不知道自己还有说什么。

    这个傻子,或者该说,这夫妻二人都是傻的。齐律为谢珂考虑,谢珂一切以齐律意愿为先。

    这二人,怎么能这么傻,怎么能傻到让他有种恨不得代替他们夫妻去赴险的冲动……原来,他也是傻的。

    最终,萧青芫还是按捺着和齐律将入京可以遇到的事情推演了一遍。直到近午夜,二人才分道扬镳……齐律负了手,缓缓的走在廊下。眼见着远处那点点灯火,他突然觉得眼眶一热,那里是他的谢珂的寝室,是他的家。不管多晚,那里总有盏烛灯是谢珂给他燃着的,不管他走到哪里,走了多远,只要有那光亮在。他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刚刚萧青芫的话确实让他动摇了。

    他确实深思过,此事到底如何应对,是干脆强硬的拒绝赴京,让皇帝大怒之下命官兵来擒?还是态度模棱两可,便这般拖着耗着?

    抑或,入京去见皇帝最后一面?

    最终,他决定入京。

    因为。他想亲口问一问皇帝。问一问他的‘父亲’他的身子里到底流着谁的血?

    他的生母,是谁?

    他以为不在意的,可是皇帝若注定殒于今年。他便连开口相问的机会都没有了。如果皇帝不在这世间了,还有谁知道真相?齐夫人?齐律冷笑,他的那位母亲心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