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梦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梦魇

    人死后大体是不会觉得痛的。可是此时周身的痛意又是为哪般?

    眼前有些朦胧。

    谢珂努力将眼睛睁得大些。

    眼前迷雾似乎渐渐散去,一个两三岁的女娃蹒跚的向她跑来,女娃穿着一件精致的石榴红对襟外裳,伸展着胖胖的小胳膊,白嫩嫩的手腕上套着一只珊瑚手钏。

    谢珂眼眶一热,认出这是她的小女儿。她的瑛姐儿……谢珂开口轻唤‘瑛姐儿。’可是小女娃似是看不到她般,便那般直直的穿过她的身体,随后小小的身子扑进一个年轻女人的怀中。

    女人轻轻笑着,将女娃抱起,然后挑衅的望向谢珂。

    痛意再次袭来,女人不见了,瑛姐儿不见了。

    谢珂感觉眼前是灼目的红。

    下一刻,熟悉的带着微微笑意的声音在谢珂耳旁扬起。

    谢珂抬目,看到一身喜服的权笙。迎上谢珂的目光,权笙因饮了酒的脸泛出淡淡红意。

    他说……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只对你一个人好。”

    噬人的痛意再次袭来,这次谢珂知道她真的该死了。

    十二岁与权笙定亲,十五岁祖父去世,她守孝三载。十八岁被人嘲笑无人愿娶,二十岁,她终于嫁进权家。

    想象中的幸福像皂角泡。

    ‘扑’的一声碎裂,她带着一身的病痛,满心悔意,踏上黄泉路。

    ……

    “姐儿,姐儿,醒醒……”谢珂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奶娘微胖的身形,奶娘身边,是一脸焦急的母亲。见到她醒来,母亲脸上的终是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意将她揽进怀里,一旁的奶娘长吁一口气。“姐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夜夜被魇着。莫不是……”奶娘欲言又止。

    “胡乱说什么,小心祸从口出。”谢珂半闭着眼睛,舒服的倚在母亲泛着淡淡香气的怀中,听着母亲柔声斥责奶娘。奶娘诺诺的应着,谢珂抬眼望去,知道奶娘是真的担心她,所以扬起小脸,甜甜的笑了。

    奶娘脸上神情一松。不由得夸道。

    “姐儿长的和奶奶真像,看那双大眼睛,葡萄仁似的。”

    女儿被夸,做母亲的自然欢喜。饶是出身书香,平日里矜持的母亲。

    “我的女儿,自然长的像我。宝姐儿,告诉娘,梦到了什么?”

    听到母亲的问话,谢珂的小脸瞬间一白,随后摇摇头。“忘了吗?忘了好……老辈人都说,噩梦忘了才有福。姐儿不怕,有你母亲在呢,谁也不敢欺负我们姐儿。”后背是母亲轻轻的拍抚,耳边奶娘的声音似带着安抚,谢珂打着小呵欠,又缓缓睡去。

    梦里,她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让她便是死都无法释怀的冬日……

    ***

    昭和五年的冬来的尤其寒冷,才入冬半月,己连降三场大雪。

    谢珂拢了拢自己这件仅有的云霏妆花缎织的海棠锦衣前襟,生怕沾到榻前火盆的丁点火星……她三年前因生女儿落了病根,身子一直反复不见大好。天气暖和些还好,自天气转冷,谢珂便染了风寒,己经一连几日没给田氏请安了,田氏虽让婆子来回说是养身子重要。可想到田氏的性子,谢珂强掩下喉头的痒意,还是强撑着起身。

    再加上大丫头暖翠打听到大姑奶奶今日回府,大姑奶奶是夫君权笙的长姐。

    与谢珂不算亲厚,每次见到谢珂,都要‘指点’一番,谢珂身子染恙,为了应付大姑奶奶,还是让暖翠替她取了这件很是华贵的外裳。

    前襟的海堂花开的异常娇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