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五章 硬姿态与明白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着就闭着眼座在了角落。

    葡萄牙和荷兰的书记官正在窃窃私语,对他们无法主导这种利益重大的谈判显得有些不满,但顶头上司在出发前的指示,让他们又不得不在这里仅仅扮演旁观者和最后的签字人。

    “估计要下雨了,舱里太闷了,大家喝点什么吗?”

    纪朝海走进军官餐厅,除了阿部忠秋,其他人纷纷起身行礼。

    “哦?”

    身为日本高级武士阶层的阿部忠秋能听懂汉语,此时慢慢睁开双眼,仔细打量起坐到自己对面的那个看起来要比自己略微年轻的华美上校。虽然上船之时看到了许多亚洲人面孔,但面前这个看起来属于最高指挥官的人,还让他略微有些吃惊。

    “纪朝海,中华美利坚共和国海军上校,金城公主号舰长兼联合舰队副总指挥,欢迎阿部忠秋先生光临本舰。抱歉,没有水果了,只有冰镇勾兑酒和白开水。”

    纪朝海将手里的餐厅单子推到阿部忠秋面前,露出和善的表情。

    “中华美利坚共和国……”阿部忠秋微微一愣,但旋即就冷静下来,尝试着模仿对方的音调语气点了个冰镇勾兑酒,“我还以为是明人……”

    “华美是东土民族移民国家,先祖是宋人后裔……阿部先生的华语说得很好。这样吧,我们长话短说,我再重复一次三国联合舰队以及我国政府对之前不友好事件的态度……”

    感觉对方是个修养不错的人,纪朝海也放下了外交架子,如同和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在交谈般进入了谈判流程。

    ……

    ……

    入夜了,阿部忠秋并没有选择离开金城公主号,反而是主动请求留宿在战舰上,甚至还拐弯抹角希望纪朝海带他参观一下这艘无论外形还是尺寸都比全日本最大的铁甲楼船还要庞大许多的金城公主号。

    除了部分军事保密部门和环境不太好的地方,纪朝海带阿部忠秋参观了舰内许多地方,而从头到尾阿部忠秋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倒是两个跟班近侍是大眼瞪小眼。尤其是终于搞明白那些布置在重要通道的“灯具”是不需要烧灯油之后,更是感觉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躺在某个军官舱室的阿部忠秋,脑子尽是会谈的内容以及参观时的所见所闻。再联想到三浦海防要塞的覆没,更加庆幸自己做出的决断。

    赔偿因炮击外交使者的损失是小事,粗略一算,折合10万贯,至于追加那些因攻占三崎奉行所而伤亡的士兵抚恤金10万贯,则更在阿部忠秋的预料之内。

    而让阿部忠秋一时无法接受的,则是纪朝海明言希望德川幕府废除《锁国令》,重新开放长崎离岛贸易站(葡萄牙人当年在长崎进行贸易的落脚地,面积),并将离岛对面一部分土地一起划为公共贸易租界的要求。

    虽然以前幕府垄断长崎贸易,但在国家经济不景气以及反天主教政策的要求下,这一对外贸易口岸被严格限制了。除了限制很少的明人商船和唐人屋敷(长崎港区专门给从事的贸易的明朝商人安排的居住地),欧洲商人不再允许在长崎逗留,葡萄牙人被永久驱逐,只有荷兰商船才能在严格限制下允许每年到长崎进行贸易。

    在华美上校的暗示中,华美政府将不承认德川幕府的《锁国令》有效性,如果德川幕府不公开废止这一阻碍“自由贸易”的政策,那华美政府将自己决定和九州部分友好人士展开独立贸易。

    这种话说出来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萨摩藩是德川幕府成立以来少有几个无法保证百分百控制的地方大名,岛津一族在九州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德川幕府在关东的地位,历代幕府将军对萨摩藩的一些任性要求和我行我素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不公开威胁德川幕府的统治地位,没人会主动去碰萨摩藩的地方利益。

    如果华美公开和萨摩藩展开国家级的海上贸易,那萨摩藩的实力就绝对不是可控的了,万一其他外样藩也有样学样,那家康公立下的江山就会被彻底架空,又一个战国时代就很可能出现。

    什么友好访问,什么冲突索赔,其实全是假的,通商才是真啊……阿部忠秋一夜没睡。

    ……

    ……

    “丰后大人、丰后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迷迷糊糊中,阿部忠秋被一阵激烈的晃荡与轰鸣给弄醒了。两个近侍紧张地守在床边,昏暗的船舱看不出白天黑夜,但仍能看到近侍脸上惊慌的神色

    又一阵震耳的轰鸣出现,震得人脑袋发晕,而脚下的战舰再次开始晃荡。

    连滚带爬地穿好衣服,然后在一个神色奇怪的华美海军少尉的引导下,阿部忠秋来到了金城公主号的舰桥。

    玻璃窗外,一艘大型关船在几百米外熊熊燃烧,除了金城公主号,其他几艘华美战舰正在如同游戏般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逼近的倒霉家伙宣泄着火力。

    巨大的炮口炎和震耳欲聋的炮声将平日里常见的江户湾小商船驱赶得一干二净,只有远方乱成一锅粥的江户水军的各种小船,以及那艘几乎都快燃烧解体的大型关船。

    “应该是松平信纲大人,还有稻叶正则大人的旗号……”

    近侍哆嗦着站在阿部忠秋的身后,脸色苍白,仿佛自己身处狼穴命不保夕。

    “他们无视我们的警告和正在展开的官方谈判,继续用偷袭的方式进行武力挑衅。贵国政府对军事部门的约束力让人有点诧异,阿部先生,您觉得会谈还需要继续吗?还是说,昨天晚上的会谈只是您的个人立场?”

    纪朝海的表情十分难看,昨天的友好态度荡然无存,当然现在还对阿部忠秋本人保持着起码的礼节。

    “纪先生,对于小田原藩主贸然无礼的行为,我表示歉意。不过我敢肯定,这绝不是将军大人本人的意思,更不是我对会谈内容的态度!”

    阿部忠秋努力保持自己的镇定,但远方那艘解体的火船以及海面上飘荡的尸体和幸存者,让阿部忠秋不忍直视。

    “虽然您对和谈抱有乐观和友好态度,但战争状态本身并没有结束,阿部先生,您应该明白这点。”

    说着,纪朝海下达了对任何没有退出警告射程的江户水军进行攻击的命令。随着旗舰信号旗的指令传达,一直保持最高战备状态的华美特遣舰队开始扩散战火。几艘荷兰或葡萄牙的风帆战船,更是对江户湾里的许多停泊船只展开了抢劫行动。

    阿部忠秋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艘接着一艘的江户水军小船被打爆打燃,那些明显换了总大将的水军如同丧家之犬般在起伏爆炸的水柱、晃荡着尸体、船只碎屑和鲜血之间崩溃。

    在华美海军首次使用的白磷燃烧弹的肆虐下,两艘耗费重金打造的大型关船被彻底摧毁,十几艘中小型关船或小早被击沉,甚至几发打偏的炮弹还飞到了江户凑,在一片木制建筑中掀起了一场规模不小的火灾。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越来越多的偏离目标的炮弹落到了江户凑及隅田川两岸,并逐渐散落在更大范围的内陆,一座位于“山之手”的历史悠久的庙宇被击中。

    大殿发生了垮塌,神官们四散奔逃,倒塌的建筑堵塞出逃的道路,许多人都被白磷燃烧弹爆炸后的毒烟闷死或活活烧死。爆炸飞出的燃烧碎块甚至蹿进了附近的山林和街区,将方圆数百米的树林和漂亮木屋都点着了。

    在海风的鼓吹下,火势迅速扩大,无数居住在庙宇周遭的居民都在慌乱逃跑或是抱着木盆水桶灭火,但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大火都一往无前地扩散淹没了整条街道。

    剧烈的爆炸和冲天的火势让位于江户城中央的天守阁的大人物们都陷入了惊恐。

    德川家光在小姓的围绕下缩在被子里,牙齿咬着被单角在发抖,一边的正室鹰司孝子更是全身瘫软,死拽着一名倒地侍女的小腿在哭。

    1646年5月31日,日本正保二年。

    被后来人称之为“明历新政之幕”、“江户湾合战”的战争在这天匆忙开始,然后匆忙结束。(注:明历,是日本17世纪中叶一个年号。)

    由松平信纲力荐小田原藩主稻叶正则充当江户水军临时总大将,对华美海军主导的三国联合舰队发起的驱逐战,以一边倒的残酷结果落幕,稻叶正则直接在自己的座舰上被活活烧死。

    三天后,在金城公主号上,正式获得德川家光授权的幕府老中阿部忠秋和松平信纲,与三国联合舰队副总指挥纪朝海签订了《江户湾和谈备忘录》。

    三国联合舰队宣布撤军,而从三浦半岛退回到联合舰队上的拉斯穆森率领的登陆部队,则在过去大半个月内的自由活动中抢夺了大量的粮食和钱物。

    外交备忘录约定:华美、日本、葡萄牙以及荷兰四国于一年后在长崎展开外交和谈,且提前支付这次三国联合舰队访问日本时的一切损失和开销,折合美元银币50万。

    这次意外粗暴的外交行动在随后的华美本土报纸中只是一笔带过,人们只是知道一年以后华美商品可以直接进入日本市场。

    而德川幕府方面,则收到了纪朝海撤军时留下的最后一批礼物:一批高级家用品,三支34B特别版后装燧发枪。

    这种系列型号和正在欧洲大杀四方的34A后装燧发枪相比,材质更好,精度和射程更高,还多了漂亮的花纹装饰,用于权贵们打猎是再好不过了。

    之前德川幕府在长崎贸易中也获得了一些二手的21B燧发枪,已经惊叹其性能完虐日本本土产的火绳枪。当德川家光捧着34B后装燧发枪爱不释手的时候,阿部忠秋和松平信纲两人又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种武器如果不处在幕府的垄断贸易之下,那将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大舰、巨炮、后膛枪,再加上精美而实用的各种民用商品,阿部忠秋似乎觉得时代变得太快了,快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