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来一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对于日本这个岛国邻居,如同他们熟知我们一样,我们也同样了解这片土地上的一切人和事。

    “村长或乡长战争”为主的日本战国时代,由丰臣秀吉画了休止符,但最终却被老乌龟德川家康给摘了最后的桃子。德川幕府建立,日本社会登上了领主封建制的顶峰,也同样在封闭几百年后遭受了西方文明的冲击和翻天覆地的变革。

    但至少在17世纪,在这个对全世界而言都是懵懂而浩荡的岁月里,在东方帝国的巨大身影覆盖下,日本在欧洲人眼里还依然保留着几丝神秘感,属于东方帝国体系内的二当家或三当家身份。

    一直到17世纪中期,不少欧洲人依然坚信在日本列岛的东北方的深海里,还有个金银遍地的海上乌托邦,并孜孜不倦地又寻找了上百年。当然,这个金银国度并不存在,也肯定不是指冰雪万里的北美阿拉斯加。

    宽永,是日本历史纪年中一个很重要的年号,从1624年到1644年。在它的历史跨度中,发生了许多深深影响日本后世历史的大事。

    宽永年间,日本连续出现了两代三位天皇,而其中还有一位女天皇。从德川家康开始,德川幕府一方面陆续出台《僧侣之诸出世法度》、《武家诸法度》、《禁中并公家诸法度》等一系列削弱皇室存在感的制度,一方面将德川家女子强嫁入皇室,以期获得日本法统上的更稳固地位。对德川幕府压制皇室无比愤怒但又无可奈何的后水尾天皇,一气之下退位,将皇位让给了自己年仅七岁的女儿兴子内亲王。

    宽永年间,日本也没有在全球性的小冰河气候下幸免于难,甚至因为贫瘠的岛国土地,爆发的******惨烈程度不比世界其他地方差多少。本就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尝上一口稻米滋味的日本下层民众,这下更是生不如死。

    宽永******,是日本历史上的三******之一,在最严重的时候,粮食价格离谱到比明朝或欧洲的重灾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京都这样的繁华富裕之地,一年中饿死的民众就超过八万人,骨瘦如柴的居民或乞丐随处可见,不管是幕府还是地方藩主,面对这种局面都无计可施。

    宽永年间,也是日本经济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以明朝走私商、荷兰东印度公司、葡萄牙为首的海上贸易,在这个时期深深渗透并改变了日本的国内经济,平均每年有超过50吨的金银贵金属通过对外贸易流出。

    货币经济从没有像这个时期那样普遍深入日本社会,超过三分之一的民间赋税都开始由实物转为货币缴纳,宽永通宝的出现,更是代替了日本社会沿用了近千年的中国铜钱。

    为抵御饥荒、降低消耗,德川幕府在宽永年间出台了大量遏制贵族和平民消费的法令。德川幕府所倡导或强制推行的社会保守消费行为,极大压低了对生丝、砂糖、丝绸以及其他海外商品的市场需求,日本国内大量经营囤积海外商品的商人破产,动摇了日本过去大半个世界的对外贸易格局。

    由于葡萄牙人的传教行为严重影响统治秩序,德川幕府有针对性的排外政策也欲加严厉,连续出台了闭关锁国法令。取缔葡萄牙、英格兰、西班牙等国的贸易资格,而对于只做生意不传教的荷兰人,德川幕府算是象征性的网开一面,将平户的荷兰商馆强行迁往长崎,并定下诸多的严格限制和重税法令。

    曾经繁荣一时的日本贸易戛然而止,只剩下郑芝龙集团在长崎等极少数几个口岸的垄断贸易资格。

    封建领主制下的诸藩横征暴敛,使在饥荒和瘟疫中本就急剧恶化的底层民众生计更加走投无路,社会底层矛盾激烈酝酿。宽永年间,爆发了德川幕府时期规模空前的农民起义,史称岛原之乱。

    饥荒肆掠下,三万多不堪沉重赋税的日本基层天主教徒农民,在一位十几岁的少年天草四郎时贞的带领下,在九州长崎愤然起义,将十几万前来镇压的幕府军打得丢盔弃甲。岛原天主教众起义最终被镇压下去,使得德川幕府更加坚定了闭关锁国的态度。

    看起来似乎并非是一个很好的年代,充满了各种内忧,但不管怎么说,宽永时期,随着毛利辉元、伊达政宗等战国时代残余的最后一拨枭雄去世,德川幕府的统治终于平稳下来,日本正式过渡到了江户时代。

    ……

    ……

    日本本州相模国,后世的神奈川县三浦半岛,森林茂盛,沿岸礁石嶙峋,水浪拍岸。

    17世纪40年代的三浦半岛最南端的宫川湾,海岸郁郁葱葱的原始色彩下掩盖着一座历史悠久的小渔村,南岸五百多米外还有一个面积仅一平方公里的城岛。

    这里有着环境不错的天然良港,还是海上通往德川幕府首府江户城的咽喉要道,扼守通往江户湾的浦贺水道,在百年战国纷争中也曾经是多家海盗水军的重要据点。

    根据德川幕府“一国一城令”的严规,曾经的三崎城被废弃,使周边的村町越发显得偏僻封闭。但在某些蝴蝶翅膀的微风下,颁布锁国令的德川幕府于几年前在三崎城原址上重修了一座三崎奉行所,和东面千叶半岛的馆山奉行所遥相呼应,以监察进出江户湾的所有船只。

    紧接着德川幕府又在原本古旧的观音山海岸烽火台基础上扩建出一道海防要塞,沿地形部署了十几门多年前从荷兰东印度公司二道贩子的手里购买到的华美12磅或18磅铁制加农炮。

    东北面的浦贺水道上,一艘全身上下钉满各种不靠谱厚实木盾的幕府江户水军关船(一种中小型快船)正在巡逻,而在江户湾的更深处,还坐镇着一艘安宅船(一种大型重甲战船),如同漂浮在海面的“大楼房”一样威风八面。

    载运着满足江户城贵族和平民生活的荷船(一种以运货为主的小型船)在江户湾里来来往往,每每遇见江户水军的巡逻关船,商人或水手们都不得不匍匐在甲板上,以最大的礼节来表达自己的卑微。

    忙碌的沿海贸易支撑着日本统治中心的繁荣,无论是渔民还是商人,都不太可能去关心遥远深海中可能发生的变化,对远方的惊涛骇浪保持着祖辈流传下来的始终如一的敬畏。

    1646年5月18日,周五,清晨。浦贺水道的南方海平线上,一支舰队渐渐冒出。

    完成一次南向巡逻,正打算掉头返回江户湾的幕府关船上,几个带着斗笠的幕府小兵连连揉着眼睛,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慢慢地,南方来的陌生舰队终于展现出较为清晰的轮廓,那一溜淡淡的煤烟和鼓涨的雪白风帆十分明显地与当地人常见的渔船划清了界限。

    “哦……是南蛮船……他们过来了!快啊,摇旗号!快去报告松平大人和三浦大人!”

    甲板上的幕府小兵们一阵目瞪口呆后,连滚带爬地朝身后船楼跑去。不多时,在一个幕府水军头目的指挥下,关船的船楼上一个小兵开始向远方的海岸要塞和江户湾内方向拼命摇起了一杆长长的信号旗。

    报警的信号首先通达了一艘小早(一种船型更小、机动性更好的小关船),然后小早又挂上了一副奇怪的信号旗,向海岸要塞传递信息的同时掉头向江户湾内返航。

    而在浦贺奉行所的海岸要塞上,收到水军信号后不久,烽火台就腾起了烟柱,紧接着一个精瘦的矮个子中年幕府官员全身披甲,带着几个随从走上一栋木制高楼,举着“南蛮筒镜”眯着一只眼细细查探起来。

    松平五郎勘右卫门忠信,是当今江户德川幕府中的老中(辅佐幕府将军的最高官员)松平信纲的一门。本来只是一个在历史上默默无闻的出身卑微的旁支,却在三崎奉行所成立后,被松平信纲推举成为了奉行官,可谓也沾了蝴蝶翅膀的光。

    “嗯,是南蛮船,他们不是应该前往长崎吗?不过,现在‘泊期’也未到啊!”

    泊期,就是指德川幕府在闭关锁国后专门为前往长崎的荷兰商船定下的进港期限,通常为每年的七月二十日(依然采用的中国农历),而完成交易后,又必须于十月二十日前离开日本,而且数量也严格限制为一艘。

    除此以外的任何时间段,胆敢靠近日本沿海港口的外国商船,都算是违反幕府锁国令,可以采取“无二念打退”(毫不犹豫的开炮)措施强行驱逐。

    松平忠信看了半响,嘴角扭了扭,一脸的傲气与不屑。不过镜头中那艘雪白色漂亮得让人目眩的最大一条船,还是让他心里微微一跳。

    “给正木大人传信,让江户水军前来支援。如果(南蛮)有什么无礼举动,那就用大炮好好告诫一下他们才行!”

    看起来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南蛮大炮就放在身边,但小兵们可没权力随便玩弄的,一听奉行大人将要执行“无二念打退令”,早就耐不住心痒痒的小兵们当即就扑到了炮位上做准备。

    抬火药桶的抬火药桶,操炮杵的操炮杵,塞炮弹的塞炮弹,在松平忠信的注视下,十几个罗圈腿是忙了个不亦乐乎。

    “平太,多放点火药,就能打远点吧!”满脸麻子的小兵在建议。

    “佐助,等会让我点火好吗?”另一个脏兮兮的小兵也在凑热闹。

    不多时,江户水军的几艘小早纷纷在浦贺水道完成了集结,于此同时,一艘更大的关船也慢悠悠地开到了警戒线后方,和小早一起组成了一个水军轮型阵。

    ……

    ……

    荷美葡三国联合舰队,旗舰“爪哇号”。

    望远镜里,浦贺水道西侧的三浦半岛最南端的海岬和小岛上还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影和斑点般的岩石绝壁,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而通往江户湾的水道海面,则显得乱哄哄的,几艘小渔船是拼命往湾内躲,而若干较大的则慢慢开出水道。

    虽然从香港岛算起,到江户湾的最短航程只有不到1500海里,但三国联合舰队出发后就一路走走停停,还在琉球“观光”了大半个月,所以出航一个多月后才抵达江户湾。

    离开琉球群岛后的海上航行是极其无聊的,当联合舰队的三国官兵看到陆地的时候,无论是华美海军官兵,还是葡萄牙或荷兰人,一个个都急不可耐地涌到了船舷边。

    “布隆克先生,我原以为这里看起来会和科罗曼德尔(印度东海岸地名)一样原始无聊……那座小岛看起来很平坦,我们可以靠上去。”

    荷兰东印度公司任命的远东军事事务官拉斯穆森少将放下了望远镜,指着北面略偏西的宫川湾,鼻腔里不屑地哼哼着,仿佛对这次前来日本讨说法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多大兴趣。

    比起这种大部分时间都飘荡在海上的行动,拉斯穆森似乎更喜欢在爪哇岛上和那个狡猾的万丹苏丹麾下的土著战士玩捉迷藏,或是在马鲁古群岛教训那些胆敢和英格兰东印度公司眉来眼去私下进行香料贸易的土著。

    作为一名经历过三十年战争的丹麦雇佣军将领,拉斯穆森对远东平淡的生活一直缺乏耐心和享受。

    “将军阁下,不久之后,您将看到一座繁华的城市,那是日本的统治中心。但它是不会允许任何外来者轻易靠近的,当然是指通常情况下……我们需要在这里获得当地统治者的同意,让贸易能够更自由顺利地进行下去。”

    一个东印度公司书记官在一边讨好地恭维着,眼底还闪着一丝不容觉察的嗤笑。

    “那么,上校,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