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卖官鬻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开春不久,满清朝廷完成了入关后第一次科举殿试,山东东昌府人傅以渐被取为首科状元。@,紧接着,满清朝廷以“将谋不轨”的罪名处死了去年降清的潞王朱常淓及被俘的弘光帝朱由菘等人,展开了对明朝宗室的大清洗。

    与此同时,满清入关后的绿营汉军整编也基本完成,除满蒙汉八旗之外,大量明朝降兵降被正式纳入满清正规部队。第二次大规模南征的战争行动拉开了序幕,几十万满清军队兵分三路,分别从西、中、东三个战略方向挥师南下。

    西路大军由陕西出发,负责平定四川,由肃亲王豪格领衔,旗下主要将领包括多罗贝勒尼堪、护军统领鳌拜等人。对手将是控制半个四川的张献忠的大西军,以及著名女将秦良玉为首的部分效忠隆武朝廷的四川明军。

    中路大军从河南出发,负责湖广方向,以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为主将,统帅恭顺王孔有德、怀顺王耿忠明、护军统领博尔辉、镇国将军巴布泰等满汉八旗。

    勒克德浑的对手是李自成死后留下的李过、郝摇旗等几十万大顺军残部,以及湖广总督何滕蛟麾下的明军。此时的大顺军残部已经正式投靠了何滕蛟,也算是一致对外了。

    湖广明军表面上的实力远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强大,所以满清中路军主要还是起战略牵制作用,以阻止湖广明军对其他两路的增援。

    东路军是此次南征的真正主力,负责平定东南沿海的鲁王和隆武帝政权。多罗贝勒博洛担任主帅,麾下主要将领包括固山额真图赖、固山额真韩岱、护军统领杜尔德、前锋统领努山、昂邦章京佟养甲、绿营江南提督李成栋等人。

    李成栋是前南明江北四镇之一高杰的部下,在江南明朝降军之中兵力最雄厚,为人残忍冷酷,更是亲手主导了嘉定三屠。因卖命有功,李成栋被满清朝廷授予江南提督官职,统管苏浙地区大部分绿营兵力。此次南征。李成栋所部就将担任东路军的急先锋。

    西、中、东,三路大军进退有据、张弛有度,战线东西横贯数千里,血雨腥风闻之即来。

    以睿亲王多尔衮为首的满清朝廷此时正值一个王朝兴起的鼎盛期,整个清廷从上到下都自信满满,认为天下大局已定,甚至迫不及待地在河北开始了大规模的圈地运动,将数以十万顷的土地强行瓜分封赏给满清八旗贵戚,无数平民百姓或乡绅地主家破人亡,追悔莫及。

    ……

    ……

    1646年5月5日。大明帝国历隆武二年三月二十,立夏。

    本来一直滴雨未下的广东,在这天下起了雨。迟来的春雨看起来量很足,而且覆盖面极广,让忧心旱情的广东士民们欣喜若狂。

    不过没人会预计到今年的雨水一下就是一个多月,会引发一场罕见的大涝灾,也没人知道这场涝灾会和满清南下的危局会搅合成广东近代历史上一场大灾难。

    相对稳定的广东不断吸引着北方诸省难民涌入,甚至因为赵有恒出兵平定“靖江王逆乱”的战争,不少广西的受灾流民也进入了广东地界。

    赵有恒现在几乎每天都埋在了广东各地官员寄来的书山文海里。而空出的时间,则是组织人手疏导各地海量流民,或是接见新军将官以及从湖广逃入的北方零散官员,整合分析一切内外敌我信息。时刻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清兵南征。

    至于之前华美外交官到访留下的贸易合作协议,还没有完全消化的赵有恒既不同意,也未拒绝,而是直接写了封简单的“待议”回信就暂时放到了一边。至少在表面上。算是一种正式接受双方外交接触的态度。

    今天,赵有恒难得的抛开了一切公务,在自家宅院举办了一场宴席。因为赵家嫡孙满月了。

    赵有恒晚年得子,又成功得来嫡孙,山河未圆,但小家已满,对他来说也算是紧张时刻的另一种慰藉。为了体现乐观的分享同乐精神,赵有恒还派管家在城门处设置了赈济站,为流民乞丐供应稀粥窝头。

    赵家嫡孙的满月宴虽然没有广发请帖,但也引来了不少广州官员和乡绅大族的道贺,甚至远在琼州的琼州兵备道王昌言,都在宴会当天准时出现在广州,几大车的礼物让街道上围观的广州士民甚是惊讶,不过大多数人眼里并没有多少愤恨或嫉妒的神色。

    广东巡抚赵有恒是个好官,广州城百姓心里都很清楚。城外流民汹涌、城内物价飞腾、北方兵凶在即的当下,赵有恒为稳定广东局势也算是殚精竭虑。赵家过去一年来多次变卖家财主动赈济广州城外的难民,也让百姓们称道。

    大多数来客都算是没有请帖的不请自到,赵有恒也只能把礼数做到尽可能的周全。当这场半公开的家宴结束之后,赵有恒才有时间一一清点在前院堆成小山的礼物,自认为清廉的赵有恒也乐得频频点头,不过他也会在恰当的时候向所有送礼道贺的人一一回礼。

    赵家嫡孙满月,真正有请帖的客人大多是亲戚,其中妻弟刘耀禹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位,另外还包括去年从山东逃难南下的几户赵氏家族旁支亲戚。

    这些赵氏族人最初对山东刘氏满门抄家案袖手旁观,生怕波及自身,眼睁睁看着刘家女婿赵有恒被牵连贬谪琼州。现如今风水轮流转,满清入关,山东沦陷,赵氏家族也掉进了大坑,一部分死难,一部分舍不得家业曲膝投降,少数骨头硬但胆子小的也只能灰溜溜南下避祸。

    除了自家资助外,赵有恒还不得不借助自己的地位和妻弟刘耀禹的面子,腆着脸私下给琼州或广州地方打招呼,才算勉强安顿了这些赵氏族人。

    为了回报琼州王家对落难赵氏族人的帮助,更为了表彰琼州王家在广东新军组建过程中给予的大力支持,赵有恒兑现诺言,在宣布归附鲁王监国******的时候,举荐王家长房嫡子王昌言担任正七品广东道监察御史。不过几个月,又提升为琼州兵备道,掌握了琼州地方实权,可谓给足了王家面子。

    琼州王家祖上可是一代名臣王弘诲,一等一的广东名门望族,这个王昌言又是长房嫡传子孙,一直是王家精心栽培的苗子。不过王昌言并没有多大天分,加上家族家大业大,也失去了积极向上的动力,只是凭着祖宗的功德。恩荫国子监监生。

    满清南下,南京沦陷,王昌言运气较好逃回了原籍。一个国子监“荫监”的身份充其量也就是个举人档次,能担任琼州兵备道的官职完全属于平地百尺飞升,成为了琼州乡绅在当地的官场保护伞。

    而在原本的历史中,王昌言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汉奸。在清兵进入海南的时候王昌言举家投降,并多次参与镇压海南各族人民的抗清起义,最后还是死于起义军之手,算是身败名裂。给祖宗丢尽了颜面。

    今天王昌言不事公务,居然大摇大摆地穿街走巷,赶着好几大车的礼物来道贺,还故意以请教地方公务为由迟迟不走人。单论做人做官的本事。王昌言已经到家了,但却让赵有恒心里暗暗不快。

    客人散尽,书房里,三十多岁的王昌言一表人才。一身官服官帽是派头十足,正对着书桌后的赵有恒恭敬地行弟子礼。

    “恩师操劳国事,士民共知。学生才疏学浅无以分忧,夜不能寐……粤省一地虽远离兵凶,然圣人云居安而思危,方能久安。可如今流民遍野,粮价腾贵,诸事纷乱,仅以岭南一省之力,实难有所作为。国朝逢此危局,无心者醉生梦死,有心人却无门报效,学生甚为不安,还请恩师指点一二。”

    王昌言似乎早有准备,先是一番拍马屁将赵有恒吹到天,然后又突然急转直下,对当前广东的局势大倒苦水。

    静静看着这个一手提携起来的“学生”,赵有恒心里琢磨着对方刚才一番话,似乎听出了某些意思。

    只是一番官样的勉励,评点了下王昌言在琼州任上的功绩,顺带着感谢王家这次送来的大礼,赵有恒就以公务为由结束了会谈。

    ……

    ……

    入夜了,赵家书房里烛光通亮,赵有恒一身便服在房中走来走去,脚步凌乱,表情甚为阴沉,而坐在一侧的妻弟刘耀禹则沉默不语。

    “老夫当初看他王家有心为国,牵头捐纳钱粮、协助地方操办新军有功,老夫自然有诺必应,上报朝廷,恩赏分明。否则区区一荫监,又有何能位居地方要职!”

    “前有琼州乡绅子弟入新军,后有举荐王昌言为官。如今居然又为黄家、张家要官,当老夫是卖官鬻爵的严嵩之辈吗?!真是荒唐!”

    赵有恒走累了,停下脚步,用手指着沉默不语的刘耀禹,语气十分严厉:“老夫看重的,是你九弟的能耐,是南海公司这些年扶民兴业的善义之功,朝廷都看在眼里!若以捐纳钱粮多寡来求官,必陷老夫于不义!”

    “谁不知定安的王家、黄家和儋州的张家这些年频频联姻,已然一体,琼州之中唯此三家跋扈有加,四下圈地围山有如自家后院,合股结社之风遍及地方乡绅官吏,老夫若不是看在琼州民业大兴的份上,看在你的面上,早已拿办!若再不知足,休怪老夫翻脸不认人!”

    说完,赵有恒气呼呼地坐回位上,端着茶大口喝了起来,不再看刘耀禹一眼。

    一炷香后,刘耀禹长叹一声,慢慢站了起来,对着赵有恒微微低头:“姐夫所言,正是忠耿风范。话说,琼州上下皆知,若无姐夫之助,无三家之力,琼州新业与南海公司断无今日。这为国捐纳,也是为自己求一份安泰……”

    “难道此时还有谁动得了他们?若琼州等人真是本分,又何来污人耳目。哼哼,好一个王昌言,拐弯抹角一通,知道老夫心中不喜,又让你来当说客!”

    赵有恒手中的茶杯重重落在书案上,发出脆响。

    “我等乡绅商贾之人。花再多钱粮,也不过求财求安。若财、安都求不到,只能自求自争。”刘耀禹不为所动,继续缓缓而谈,“天下不宁,国政两裂,前有郑芝龙谗言封海,后有丁楚奎恶榨商民,幸我一省士民得姐夫所在,民心齐使。才能扭转危局。如今三镇新军拱卫岭南,姐夫以一人之力维护全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